专栏首页>叶檀
叶檀: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
2016-10-25 09:44:43 来源:叶檀财经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东南地区,江西是个传统农业省份,距离海洋较远,小农经济和思想比较重,并且官场生态与民间信用生态不大良好。我有个朋友就在南昌附近上了个投资的大当,与当时的领导人提倡的植树相关。环保是好事,南昌也是全国首批6个低碳试点城市,但补贴的腐败使得绿服成为绿腐。

  从武汉到长沙,南昌是2030年规划中高铁不算太发达的地方,与南京、武汉等城市不可同日而语。在华东城市圈中,目前从城市群的粘合度来看,只是从南京幅射到合肥,而南昌则是下一波大经济转型的幅射地,目前还没有根本性变化的迹象。

  8

  温 州

  什么,温州,有没有搞错?这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发源地之一,是我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温州人足迹遍布全球,炒房有温州帮,现在炒股也有温州帮,温州人是中国的犹太人,也是中国最具有金融意识的群体,说温州前景黯淡,搞错了吧。

  没有错。温州人有前景,不等于温州有前景。

  温州有特色,此前的特色成为其发展之源,现在则桎梏了温州的发展。

  首先,温州城市缺乏规划,基建不太好,以前这一景象受人称道,小政府才能发展起大市场。当城市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起码说明此处缺乏规划发展的自组织能力,或者说,这帮先富起来的人没有得到制度的支撑,可以向着规划健康发展过度。现在,温州资金无论炒房还是炒股,以凶猛的赚快钱为主,这说明温州人存在恐惧心理,以规避未来的不可测的风险。这样的恐慌对于当地经济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其次,温州人圈子相对封闭,以前做为信用圈互相支撑的基础受到称道,现在我们知道,一旦发生大型经济周期转变,老乡的信用担保体系会从如履平地变成火烧连营,一场大火就能烧掉担保体系。温州金融创新曾经那么受重视,但到现在为止,温州的金融创新并没有取得重要成果。这既有外部的因素,也有当地文化基础的因素。

  无论是婚姻还是其他,温州人形成密不透风的圈子,有点像潮汕商帮。在市场经济刚起步之时,这样的做法可以形成合力,但发展到一定阶段,只有深圳、北京这样的移民城市才能合最优秀的人才之力,而在温州当地却很难做到,温州不是一个开放的移民城市。

  一些温州人在外地可以是人中龙凤,我认识一些很优秀的温州企业家,但到了当地,却因为池水太浅得不到太大的发展。他们大规模地移居外地,很多移居到纽约、巴黎。

  第三,温州人有钱,地球人都知道。但从本外币存款来看,2015年温州人均10.51万元,远不如绍兴和宁波,跟唐山这些城市差不了多远,宁波人均本外币存款20.67万元,绍兴13.99万元,金华12.63万元——问题来了,温州的资金流向了哪儿?为什么不能沉淀在当地?为什么富裕之后,还在笑傲邻居这些面子工程上涂抹?

  再看教育,温州虽然有8所高校,只有宁波的一半,嘉兴也有10所,又一个问题是,温州的资金为什么不能在三十年里积聚起足够的教育资源,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后劲?

  温州是这样的一个城市,显示了在传统文化中放松管制,城市能够达到的市场化发展前景。同时也显示了,没有市民文化、规制文化为支撑,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经济圈中,资金会怎么运作,人会往哪儿走。

  温州希望温商回归,他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当地的环境,以及当地并不鲜明的经济特性,使得温商的回归,更多地基于感情,而不是基于理性。

  9

  唐 山

  寻找不同城市的统计数据,统计数据的详尽与寻找的难易,是非常反映政府部门的服务意识的。唐山就属于数据比较粗陋的城市,从统计公报中,无法找到2005年、2010年的中小学生人数等数据,通常来说,数据越是详尽的城市,市场化程度越高,河北一些地区的数据屡有缺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