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叶檀
叶檀: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
2016-10-25 09:44:43 来源:叶檀财经

  根据兰州市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兰州将扩大文化旅游合作、建设丝路信息走廊、全力打造综合交通枢纽、大力建设国际港务区、深化国际经贸合作、推动区域合作发展。从这个规划中,我们仍然看不出,特色在什么地方。

  5

  大 同

  大同虽然有石窟,是中国著名旅游城市,但文化产业在经济中很不占主流,人们印象中是遮天蔽日的尘土,这与大同过于丰盛的煤炭资源有关,也与大同历史上是军事重镇无法大力发展经济有关。

  过去60余年,大同向全国输送煤炭24亿吨。1984年,大同市被国务院列为13个全国较大的市之一,与重庆、洛阳、无锡等城市比肩。沉浮起落,现在,大同与重庆、无锡无法相比。

  2005年,大同GDP为370.06亿元,到2015年GDP上升到1052.9亿元,上涨约2.85倍,略低于省会城市太原的3.05倍,这个速度在国内较低。

  常住人口从2005年到2015年的十年时间,增长不到30万,在校的小学生人数从34.1万大幅下滑到19.8万人,人们对未来预期不佳,纷纷把孩子送出本地。这是山西各城市的常态,只不过大同、运城数据更典型更可怕而已,在煤炭产业发展过程中,各地富豪忙着把孩子送出去读书生活。

  从大同可以看出当地经济结构不良、贫富分化严重,重化工业忽上忽下、煤价忽上忽下之际,总有一些人靠煤炭发了大财,总体财富的提升有助于经济度过目前的难关,很可惜,山西不然,不仅省会城市太原的财富数据不佳,其他城市更是如此。

  大同2015年人均本外币存款为7.10万元,在山西各市中已经算不错,其他如吕梁、临汾等城市更糟,财富数据不佳导致大同消费不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去年为567.7亿元。有一种可能,地方富翁不仅把孩子送出去,也把资金转向其他大城市包括省会太原,而不是留在当地。

  在经济煤炭价格不振时,太原大同经济不好可以理解,但在煤价疯狂上升时,当地的经济与财富仍未得到较好的配置,说明当地经济缺乏良善的制度支撑,大同在山西省内的经济地位一路下滑,同煤的情况就可以揭开冰山一角。

  大同这个城市的未来如同其原掌门人耿彦波一样不可琢磨,充满不确定性。据《财经》杂志报道,2008年2月耿彦波出任市长后,从2008年到2012年,城建投入共达1000亿元,除去社会资金,政府投入大约六七百亿元。2013年2月7日,耿彦波前往省城太原担任市长,大同部分市民要求耿留任。虽然已经开工的工程继续开工,但古城西城墙未按原计划于8月合拢。大同现在如半边阴阳城,一部分做好的花团锦簇,另一部分难以入目。《财经》报道,大同古城成为一种奇异的混杂:以四面城墙为界线,一座座修缮完备的古建筑群落巍峨高古,颇有北魏遗风,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新场所,但深入到老城的细部,却如同步入一座鬼城,尤其夜晚时分,站在华灯初上的东城墙上俯瞰,老城内黑黢黢一片死寂。2015年,大同全市房地产业开发投资139.2亿元,比上年下降41.4%。只这一个数据,就可以得出财政紧张的结论。

  幸运的是,大同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晰,与北京接轨毫不含糊。提出“大开放”,强力建设东承首都、西接丝路、南贯三晋、北通蒙俄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大旅游”,激活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重磅打造通向世界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大产业”,全力承接京津溢出产业,紧盯新兴产业,厚植发展优势,走永续发展的绿色之路。

  一句话,只要有绿色制造业,对接北京成功了,成为北京的后花园,成为连接塞上的特色城市,大同也就有了未来。现在,在定位方面与大同竞争的不少,北京的后花园暂时轮不到大同,苦日子还得过几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