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叶檀
我们不需要现代科技 乾隆以后中国地图为什么越来越退步? | 檀历史
2016-09-29 10:50:59 来源:叶檀财经


 一 明末全球大贸易产生现代地图

  中国完整、现代的世界地图,应该产生于明万历年间。

  明万历三十年(1602年),传教士耶稣会士利玛窦进宫,一是给献给万历皇帝的自鸣钟上发条,二是献上世界地图。此时,距离麦哲伦完成环球旅行已经过去了80年,大航海时代方兴未艾,欧洲人了解地球是圆形的,经纬线、子午线已经成形,对各大洲有相对准确的了解。

  明代后期到康熙时期是传教士的黄金时代之一,也是中国与西方科技文化接触的鼎盛时期。当时正值中国通过瓷器、茶叶、丝绸等贸易全面融入全球产业链,虽然贸易在每一朝都存在,但明末开始的白银时代显然与前朝不同,中国吸走了多半美洲新大陆与日本的白银,中国登上舞台中心,成为国际贸易中的主角。

  万明先生在《中国的“白银时代”与国家转型》一文是指出,明代中国白银货币化,并且通过白银货币化打通了全球贸易链条。否则,源源不断运往欧洲的丝绸与茶叶是没有办法有效交易的。

  土地买卖契约文书的考察证明,十四世纪末,中国市场开始白银货币化,十六世纪初奠定了白银在流通领域的主币地位。这本来只有中国本土的意义,由于十六世纪全球化开端,日本、美洲白银矿产资源的发现、开采和进入全球贸易而呈现出了新的全球性的意涵。

  白银货币化是中外互动的一个典型事例。十六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中国与全球互动的关节点,一方面美洲白银经西班牙拥有的马尼拉海上国际贸易航线大量输入中国,中国丝瓷商品远播全球;另一方面在中国一系列赋役改革之后,张居正改革的重要文献《万历会计录》——迄今中国古代唯一传世的国家财政会计总册,见证了以白银货币作为计量单位的部分财政收入,这一划时代的变革,标志中国由古代赋役国家向近代赋税国家转型的开端。

  毫不奇怪,晚明是中国可怕而诱人的时代,一方面是饥饿到人吃人、出现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起义与屠杀,另一方面,当时的开放程度如今难以想像,不仅名妓董小宛可能穿上西方的新料子,晚明宫廷、官员中很多人接受洗礼成为教徒。

  晚明最后几十年风雨飘摇,南明政权曾希望借助于天主教的力量,永历帝作为南明政权最后一个帝位继承人,派人去澳门搬兵求援也曾如此。

  1646年,澳葡政府发兵300人、携大炮数门前来助战,让南明收复了不少失地。为了感谢传教士,1648年永历帝家族皆入教,同时宫中受洗的还有嫔妃50人,大员40人,太监无数。永历帝的嫡母王太后、妻子王皇后、太子慈炫都接受了洗礼。而后求救一直持续到南明结束,当卜弥格携教皇复书返回抵交趾(安南)时已是1658年8月,南明政权已濒于瓦解,教皇的回信最终亦未能送到永历帝的手中。

  晚明是中国历史上科学有立足之地的时代,地图与全球知识对中国很大一批商人、知识分子产生了切身的利益攸关的重大影响。总有些好奇宝宝想知道,白银从哪儿来,磁器运到哪儿去。

  虽然明代的《坤舆万国全图》是否由传教士利玛窦刊发尚有争议,但传教士在传播科技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当时的大炮、地图、几何学、天文学、透视画法等等,无不与传教士有着密切关系。

  中国官员徐光启、李之藻等人既成为天主教徒,同时也是西方科技的积极传播者,他们比林则徐睁眼看世界要早200多年,亲身加入科技的研究与传播中。

  早在万历十二年(1584年),利玛窦抵达澳门,以后在肇庆知府王泮的支持下,先后刻印了西文、中文版《山海舆地全图》,这被认为是《坤舆万国全图》的前身,万历三十年(1602年),由李之藻出版。当时有N多个版本的地图,这一版本最受人重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