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许小年
许小年直戳中国经济转型八大核心问题
2017-05-08 14:14:11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的经济发展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到现在处于一个很关键的转型期。这个转型期能否顺利过渡,决定了中国未来十年、二十年经济发展的态势。这几年可以说是非常关键的时间段。

转折是从资本积累到创新驱动的经济增长,这是它一个很大的特点。

为什么经济要转型?如何去转型?为什么企业的经营模式要转型?如何去转型?这是今天我演讲的主要内容。

01数量型增长无法持续

第一个现象,不管你再投入什么,GDP增长不动了。这个时候我们就说这个国家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的背后是什么?

所谓的中等收入大概是人均收入1万美元左右,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说1万美元的人均收入是一个魔障谁也过不去,好像是一个神奇的数字,在这个数字面前世界上发展中国家纷纷败下阵来,而是说一个国家通过工业化可以实现经济增长,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工业化所带来的增长动力消失了,经济增长缺乏新的动力,于是就停在1万美元左右。

1978年开始的时候,中国经济是一个资本、装备严重不足的经济,那个时候你进行投资,用先进的生产设备、工业设备,可以很快地增加GDP。但是现在用大机器装备各行各业的过程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在这个时候再增加资本投入没有用了,因为它的收益等于0了。


我们看到过去几年间,中国的GDP增长在不断地下降,尽管每年政府增加的投入并没有减少。2009年的时候4万亿,4万亿那只是一个符号,真正的投入是十几万亿,现在我们谈40万亿,又加了一个0。可是GDP增长为什么还在下滑呢?

因为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所以我们现在在宏观现象上看到一系列的数字下滑,它只是表明经济规律正在发生作用。

不断下降的GDP增长率印证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是两种模式当中的数量型增长,而不是效率型增长。当资本的边际收益等于0或者是接近0的时候,农民还要提高亩产怎么办?农民说“三农”政策执行得很好,我现在已经有三台拖拉机不要再给我拖拉机了,因为没用。现在还要增产怎么办?

这要去找袁隆平院士,跟他讨一些良种,跟袁隆平院士讲,现在靠资本积累拖拉机无法提高亩产了,喷灌机、拖拉机都有了,化肥也用了,亩产已经到头了。如果要继续增产,我向您讨教,能不能用优良的品种给我,我可以继续增加亩产。
袁隆平院士的种子不是老天给的,这个种子比农民一般的种子技术含量要高得多。如果我们找袁隆平院士,那就是把农业生产的动力从资本积累转向了技术创新。这是今天我们要讲的核心内容,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经济规律。
通过资本积累来驱动经济的增长无法持续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当资本边际收益等于0的时候再增加资本没用了,增长停止了。所以靠资源数量投入的增加来驱动经济的增长是无法持续的,而通过A的增加来驱动经济的增长是可以持续的,为什么?因为人类认识自然、认识经济的能力是无限的,因为技术进步是无止境的。

当然你不能够把这两种增长动力截然分开,我们只能在概念上把它分开,来理解中国经济当前所面临的困境以及摆脱困境的方法。

02中国掉进中等收入陷阱了吗?

中国目前的资本边际收益是不是等于0了?我们是不是已经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了?我的判断是:是的。

从数据上来讲,大概在1990年代晚期,1块钱人民币的投资可以带来大约4毛钱到5毛钱的新增GDP;今天或者说去年,1块钱的投资能够带来多少新增GDP?今天是不是投资边际收益等于0了?

我们看到的统计数字是,在过去的大概十几年间,1块钱投资收益从4-5毛钱一路下降到了今天的7分钱,1块钱人民币的投资能够带来新增GDP只有7分,不等于0也差不多了。所以这个时候投资怎么都拉不起来,边际收益接近0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