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许小年
许小年:房地产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这么大的体量
2016-09-21 12:28:47 来源:凤凰财知道

  经济下行压力大,产业转型升级日益迫切。政府先后出台多项政策“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引导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但近段时间全国地王频出,资金持续流入房地产领域,与振兴实体经济的目标相背离。在这样矛盾的局面下,应如何看待政府“三去”政策、产业政策、财政政策?

  9月下旬,著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即将出席时代传媒举办的“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诺奖学者丝路行论坛”。

  论坛举办之前,许小年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在谈及房地产的持续高烧,他忧心忡忡:“内部的风险超越临界点的时候,就有可能出现债务危机,和资本市场的大幅度调整。”

  时代周报:近年经济下行压力大,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指标有所好转,下行压力似乎有所减轻,你对当前经济形势,如何判断?

  许小年:今年前几个月经济暂时好转,这是实施传统凯恩斯主义政策的结果,增加货币、信贷投放,政府上马投资项目,经济似乎企稳,但这只是一种无法持续的表象。

  5月份,有关部门发布权威讲话,扩张性政策的势头得到抑制,但是从六七月份到八月份的数据来看,讲话的精神并没有得到认真的落实。

  时代周报:近段时间,全国各地地王频出。人们预估楼价会继续疯涨,纷纷入市。房地产的盛宴会把中国社会带向何方呢?

  许小年: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依然不景气。从数据上看,7月份新增贷款4000多亿人民币,几乎全都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八月份新增贷款9000亿元,其中6700亿是住房贷款。信贷如此集中在房地产,这是前所未有的,需要引起警惕。房地产一个行业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这么大的体量,而且房价不断上涨,使得市场的风险越来越高。

  如果不能在“三去”(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上取得显著的进展,中国经济内部风险积累越来越多,对经济的长远发展十分不利。风险一旦超过临界点,资产价格大幅度调整,有可能引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

  目前市场上流行一种错误观点,认为中国的居民部门负债率并不高,可以在企业和政府去杠杆的同时,增加居民负债。如果对比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中国居民部门的负债确实不算高,但是这种横向比较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因为中国的社会保障相对落后,居民部门不得不通过私人储蓄以弥补公共保障的不足,居民储蓄率与福利国家是没有办法对比的。

  时代周报:世界经济疲软,不少国家施行超低利率政策、负利率政策,但是收效甚微。这一货币政策对中国有何启示呢?

  许小年: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进行发钞票的竞赛,实行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政策,荒唐到了不着边的地步,但是印钞票并没有使得这些国家摆脱萧条。希腊的债务危机反复不断地爆发,意大利最近又遭遇银行危机。事实证明,去杠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仅靠中央银行发行货币,解决不了问题,需要政府、家庭和企业部门承受短期阵痛,认认真真地削减债务,核销坏账。低利率只能减轻一点还款负担,不能解决债务的存量问题。

  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的政策是一个整体,现实中看到的是加杠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总量在继续上升。加杠杆的结果是推高过剩产品和资产的价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推高房地产价格,政策性扭曲的价格给企业送去错误的信号,诱导企业增加产能,增加供应,结果是更多的过剩产能和更多的库存,用加杠杆的方法不可能实现去产能和去库存的目标。房地产市场就是一个突出的案例,在高房价的引导下,开发商看好未来的销售,频频拍出地王,这意味着未来供应的增加和存货的增加。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