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许小年
许小年:创新转型要靠专注执着的“笨人”
2016-09-14 14:16:03 来源:凤凰财知道

  增长:短期行为 饮鸩止渴

  许小年承认今年一季度的经济形势好转,但原因却是不健康的。“基本来自于货币信贷放水。”

  按照经济学理论,这属于数量型增长,即依靠加大资本和劳动投入。而许教授希望的是效率型增长,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和效率提升。

  对于数量型增长的结果,许小年非常悲观,称之为“恶果”。

  “4万亿以及4万亿2.0,为什么能造成产能过剩?因为投资上去了,但居民收入却滞后,产能增加快于购买力。PPI下滑,成本却有刚性,挤压利润,企业倒闭,职工下岗。”许小年提到,仅渤海钢铁的债务重组,就涉及100多家银行的2000亿贷款。

  数量型增长使得土地财政持续,但房地产市场一旦出现下调,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就将加剧。

  许小年对数量型增长悲观,还因为其鲁缟之末式的边际收益递减。他举农业的例子说明,肥料使用越多,单位肥料的新增产出越少,直至毁掉农田。

  在其它产业,投资越多,产能越大,价格越低,投资收益越低。当投资的边际收益等于零,即刺激投资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无效、增加投入而产出不变的时候,我们就掉入了那个著名的“中等收入陷阱”。

  政策:南辕北辙 自欺他欺

  怎么办?

  “转向供给侧改革。”许小年认为,要收缩资产负债表,阻止过剩的进一步增加,从政府拉动需求变为企业提高供给效率。

  “对于企业来说,有利润才能投资,才能增加工资,提高购买力和消费需求。”

  供应侧改革的要义在于“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化解供给侧的风险。”

  具体药方是

  1. 市场化的行业重组和企业购并,关闭僵尸企业,提高集中度;

  2. 银行核销坏账,出售国有资产,充实银行和国企资本金;

  3. 平衡地方财政,收缩开支,消减冗员和投资;

  4. 将增长动力从政府转到企业,一切围绕提高企业效率;

  5. 全面而不是“结构性减税,减轻企业负担,由企业和市场来配置资源。”

  6. 缩小国有经济的规模,放松和解除管制。消除对民企在各方面的歧视,包括信贷、资本市场通道、牌照,甚至成为僵尸企业的资格等。

  7. 推过司法独立,保护私人产权。否则,不会有长期稳定预期和长期投资计划,特别是投资研发计划。没有研发,哪来创新?

  但药方归药方,现实归现实。许小年痛惜不已的是,政策信号混乱,方向不明。“口头供给侧,实际上还是刺激需求。”

  看看我们实际上干了什么?

  莫名其妙干预股市;银行投贷联动、债转股和债务置换,2015年债务置换配额从1万亿元增至2-3万亿元,这属于掩盖而非解决问题;明知无效仍降息降准;减税减负迟迟不见行动;仍在做大做强国企。

  针对这种舍本逐末的驼鸟心态,“权威人士”又出雄文纠偏,重申L型的凶险和供给侧的重要。对此,许小年心有戚戚焉。

  创新:李逵太少 李鬼太多

  许小年无疑更钟意效率型增长,而这种正能量模式的题中应有之义就是创新。

  因为这可以促使企业两极分化,整合产生规模经济效益,落后企业被淘汰,市场份额向优秀企业集中。

  但对于目前流行的创新概念和做法,许小年认为大多似是而非,只能表示“呵呵”。

  “追随潮流焉有创新?”许小年认为,创新是有源之水,并非完全的弃旧取新。“转型不等于转行,传统行业仍有巨大潜力。”

  在传统的工业领域,创新有着多种含义和做法。比如,为适应个性化需求,可以应用信息数据技术,实现多品种小批量的工业化生产。另外,在行业格局发生巨变的时候,可以适当通过海外收购进行技术升级,尤其在制造业发达的德国和日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