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许权胜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并非水火不容
2017-01-06 16:35:03 来源:许权胜

最近看到马云宗庆后关于虚拟与实体的对立之争的隔空喊话颇感意外,这个可能是受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资本市场向“野蛮人”喊话的一种余波,因为资本市场多是虚拟经济,被说成“野蛮人” 就好像实体经济是被虚拟经济搞坏的。自然引来人们对虚实之间的是非判断,也引发全社会对虚拟经济的声讨。

其实任何一个发达的经济体系都离不开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补充而不是敌对,像美国,金融业那么发达,金融属于虚拟经济,即使美国发生金融过度衍生方面的次贷危机,虚拟经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但由于美国制造业等实体产业一般布局在全球,所以他们的实体经济受到的影响有限,这个危机的出现,正好也给美国提供一个探究危机成因的机会,找出虚拟服务于实体的制度漏洞,以避免下一次同类悲剧的发生。尽管美国也出现了反对虚拟经济而占领华尔街的运动,但也只是民间的抗议,政府加以解决的是正好借助这个运动强化了对金融的监管。

而我国,对实体经济的下滑不是去努力找制度上的问题,而是总想找个替罪羊,把一个问题归结于另一个问题,好像为失败找一个发泄的窗口事情就能完美解决,不是从怎样来完善虚拟经济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方面找出问题。打个比方,如果船在大海中航行偏移航道,是船长的问题还是水水问题?水手只是听从调度按部就班干好自己岗位,出现航向问题就不能去责怪水手,分明是船长的能力出了问题。

这种情况与虚拟经济同实体经济性质一样,虚拟经济本来只是给实体经济在生产运作中提供资金的一种工具,只是被一些人发现工具的炒作比生产产品更赚钱,所以引发人人都懒得再去生产,变成争先恐后去炒作这种虚拟的工具,这种情况是谁的错?一定是制定的规则出错了,导致虚拟与实体水火不能相容。

有一种现象在我国非常普遍,就是房地产炒作,人们也把房地产业归类与虚拟经济中,其实虚拟经济的定义是形态上是虚拟的而非实物的,以价值符号为交易对象,不是以实物为交易对象。而房地产是具有实物的,所以房地产也应该划为实体经济范畴。

但房地产被聪明的中国人发现同时也具有金融属性,如果二套房就能使一家上市公司卖房保壳实现扭亏,房地产就会完全被忽视居住功能而当做虚拟的工具来炒作,房地产业也就成为虚拟经济,所以房地产是具有二种属性,既是实体经济也是虚拟经济。2016年12月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这个信号无疑就是政府要解决房子的虚拟功能。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马云与宗庆后的虚拟与实体之争背后有什么动机?宗庆后之所以咬定马云的阿里集团公司是虚拟企业,因为马云的淘宝阿里巴巴都是以网络形式存在,这种摸不着看不见给人感觉符合虚拟的定位,所以宗庆后说马云的企业具有虚拟性,但这种之争明显是想陷马云于“不义”,在当前政策空间中隐含着不利于虚拟经济发展的动向,一旦被识别为虚拟就有可能被列为受限制的企业,对今后发展有极为不好的预期。

所以马云也在极力挣脱这种指责,防止“笼头”被莫名奇妙的政策所套住,马云隔空喊话也意味深长,马云有段话:不是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销售总额在年初时已经超过三万亿人民币,这说明通过互联网转变流通方式,实体经济找到了新的方向。必须发展这样的新实体经济,才有办法面对明天。

马云这句话的含义是把自己定位为“新实体经济”,意思就是区别与老实体经济,就是有别于宗庆后的那种产品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经济。那么这个“新实体经济”的提法正确吗? 马云说的“新”,是对社会提高的生产就业的方式的新,创造了超过3000多万的就业机会,包括上下游制造业、批发业、金融、物流、服务商等行业和岗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