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徐瑾书单:新春年度阅读回顾
2018-03-05 14:44:35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新春之际,接受朋友采访,顺带回顾了今年阅读中最惊喜与最失望的书,全文发出,与大家分享。

问: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答: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的书,《血缘与归属》、《火与烬》、《战士的荣耀》等系列,三辉出品,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出版。

近年读书很喜欢多重身份的写作者,比如奈保尔,比如叶礼庭。他在过去是白人精英的代表,在现在则可以视为世界主义的代表。他出生在多伦多,祖父这边是俄罗斯显贵,曾祖父尼古拉·帕夫洛维奇·伊格那季耶夫曾经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内务部大臣,还在1860年在北京签订《中俄北京条约》,祖父保罗·伊格纳季耶夫则是沙皇俄国最后一任教育部大臣,十月革命后幸运地逃离到举家逃到加拿大;他父亲是加拿大外交官,而他的母亲家族这边也是很出名,与罗德奖渊源不小。

至于他自己,不仅是思想家以赛亚.伯林的学生和传记作者,还是曾经是哈佛博士与哈佛教授,一度还是加拿大自由党党魁,几年之前与加拿大总理的宝座擦肩而过,如今在中欧。在《血缘与归属》导读中,经济人读书会书友、东京大学的王前老师撰写了《从“战地记者”到“新人”政治家》的导读值得一读,他评价叶礼庭是典型的行动型知识人。

正如我在经济人读书会书单所言,以前读叶礼庭在《金融时报》的文章,并不觉得文采好,或许是题材更多是分析,但《血缘与归宿》之类确实文采斐然,充满人性的冲突与诗意的反思。叶礼庭的敏锐在于,他认同甚至享受世界主义,但是并不沉湎于此,他思考更进一层。

当然,如果说惊艳是一见钟情,往往也意味着高估。叶礼庭个人执政经验,外界评价并不高,他也还在盛年,思想假以时日,可能成就更大。

问: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答:范里安《信息规则:网络经济的策略指导》中文版。原著很好,所以到手没多久就在经济人读书会书单如是推荐:看硅谷那帮人感觉是他们天天在颠覆经济学规律几次,至少现在并没有;范里安十多年前的书今天还适用,清晰而有逻辑,不愧是写经济学教科书的好手,而且卖得也比kk好呃。

不过读着读着发现不对,正文有不少腾讯案例,一查原来是译者所加(译者来自腾讯研究院),排版上却不加区分,也不做任何说明。这对于读者以及译者出版社甚至腾讯,都是失分之举。

问: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在春节里,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答:德鲁克的书,刚刚重新读完《旁观者》与《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小时候有点轻视管理学,所以总悄悄把德鲁克当作知识分子而非管理大师,现在越发觉得在这样变动的知识社会,重审管理非常有必要。

管理不仅在于使得人力资源产生效能,能在于使命的实现,所以无论企业、非盈利机构、个人其实都非常需要重新认识。要谈管理,德鲁克是绕不过的人物,何况他身上还有那么多故事以及常识。

德鲁克可谓那种要一奉十类型的作者,我2018年准备系统重读。为了实践教学相长,我在知识星球设立了一个“一起读德鲁克”的小组,找了一些朋友们一切讨论有趣的德鲁克话题,有兴趣成为嘉宾的朋友,欢迎加入。

徐瑾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白银帝国》作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