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大历史中的中国白银货币化
2017-09-26 15:48:33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银,白金也。《说文解字》中如是说,白银是价值仅次于金的贵金属。

对比西方人对于黄金的迷恋,国人对于白银可谓念念不忘。从古至今,中国历史上对于白银的偏好几乎随着时间日益加深,而白银成为中国本位货币的艰难历程,恰恰也隐藏着中国历史大变迁的隐秘纬线。

白银在中国上古时代已有出没,从考古来看殷商时期就用银贝等物,“农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所从来久远。自高辛氏之前尚矣,靡得而记云。……虞夏之币,金为三品,或黄、或白、或赤、或钱、或布、或刀、或龟、贝”。这里的“白”,也就是银。银在春秋战国已经具备货币部分职能,目前能够找到当时的各类银贝等货币出土。

即使如此,五代之前银更多作为装饰赏赐,在秦汉之间银并不作为主要支付手段,司马迁在《史记??平准书》中如此记录,“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溢名,为上币;铜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而珠玉龟贝银锡之属为器饰宝藏,不为币。”

从“不为币”到最终的法定货币,白银在中国的货币化历程不无曲折。中国战国秦汉时,更多用金与钱,进入六朝、隋、唐是钱帛并行,宋、金、元至明初是钱钞流通。白银五代后才开始逐渐用作支付,两宋后白银这逐步进入民间,与钱并行使用,直到从明代中晚期,白银正式完成在中国的货币化。从此之后直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这五百多年间,中国经历了大小战争,浩劫无数,始终固守白银,期间银两银元通用。

对比中西货币史,从一开始中国与西方的货币制度就呈现出不一样的特点。古代西方小国林立、国际贸易发达,虽然一国之内国王可以规定何为货币、价值几何,这些规定却无法在其他国家疆域内使用,真正能够被国际市场接受的流通物,从很早开始就被锁定为贵金属铸币。早在公元前7世纪,小亚细亚的希腊小国吕底亚就已经开始铸造固定总量、标明价值的金银合金铸币(而中国迟至清朝末年才开始白银铸币),从此塑造了西方货币史注重贵金属铸币的路径。

相比之下,在明朝中期之前,大部分时间内各种贱金属铸币(铜钱、铁钱)构成中国货币的主要形态,中间间杂着货币史上的早熟传奇,即北宋到明初400余年最终失败的纸币试验。回顾货币史,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在中国历史上交叠出现,政府不时地受到诱惑,以虚值大币或者轻薄恶滥铸币方式大肆搜刮,民间则以私铸、停用轻薄恶币等方式反击,虽严刑峻法亦难禁绝。

其结果则是,最终而言,即使帝王意志亦需接受市场检验,从半两钱、五铢钱到开元钱再到宋代铜钱铁钱纸币,中国钱币命运难以与王朝兴衰相隔离。

即使白银在明中期得以货币化之后,白银在中国大部分情况之下作为称量货币使用,而非西方早已习惯的铸币方式。

从来古代银两形态来看,一说隋唐以前称银两为银铤或银饼、银笏,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古代“铤”通“锭”,从宋代开始一般称呼银铤为银锭,而把银锭叫做“元宝”始自元朝,据说元朝至元三年以平准库的白银熔铸成“锭”,重量达50两者叫元宝,即“元朝之宝”的意思。元宝最开始也出现在铜钱上,但是后来成为银锭的通称。大体而言,从汉到明清,银锭开始有圆饼形,后来逐渐变为向长条形发展,随后是束腰形,最后发现出元宝形。这种发展,有钱币学家认为是更美观,反之这认为不方便,是一种倒退。至于银元,中国自制银元之前,银元基本源自海外银元,所谓“外洋”。

作为称量货币的白银,不仅成色和品质需考察,而且各地换算方法林立,直到民国“废两改元”才以算正式全面以银元取代银两,白银得以制币形态流通。此外,中国货币历史上虽然有各类当铺银铺钱庄等类金融机构,但是长期没能发展出现代银行体系,对于中国信贷体系的深化乃至现代国家转型拖累甚深。(作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本文内容部分取材于作者新著《白银帝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