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关于人工智能,我们知道的可能都是错的
2017-09-13 16:48:06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对比《西部世界》与《异形》新一部《契约》中人类的糟糕表现,很容易发现人类的昔日自信至少在科幻界已经所剩无几,我戏谑说世界共识已经是这届人类不行。

这种恐惧,甚至盖过了原来电影中对于惊悚恶心的异形生物的恐惧,其背后折射是人工智能时代的集体迷茫。有意思的是,在中国,驱使人工智能的更多是利润,除了BAT之类公司纷纷下注人工智能,一些传统公司也趋之若鹜。对此乐观派往往认为,中国人工智能道路上被认为在超越欧洲紧跟美国。

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虽然他们最常接触所谓新事物往往不过是微信的语音功能,但是并不妨碍不同年龄层次在不同层次激动聊起AR、VR、AI之类名词。

关于诸多人工智能的讨论,其实解释了人类的自我矛盾和自我探索——这其实就对了,就像《西部世界》中主题公园创造者最后的告白,其间复杂而矛盾:一方面表示好的故事能使人高贵,修复我们内心的残缺,帮助我们成为我们梦想成为的那个人,另一方面也表示“新人”即将出现,而且将只有选择。

毕竟,尼采早就说过,恰恰对自己的害怕成了哲学的灵魂。面对人工智能觉醒,人类更应该反思自身。

如果更深入一些思考,某种意义上,我们和机器人区别并没有我们设想得那么大其实大家都处于不同版本的《西部世界》:从出生成长求学到成家育儿甚至衰老死亡,无论是粉红色的还是黑色的设定,无非各种套路的演绎。回忆起来,抛开不是惯于自我感动的那类人,剩下的人大概也自觉命运的俗气吧。

这是另一类现实,我不知道这一结论是让大家的焦虑也就稍微缓解了,或者说更绝望了。如前所言,当下是人类的尼采时刻,也就是真正的人死了时刻,但是大家对此安之若素,这其实也是人性的麻木甚至优势,或者说进化多年的自我保护。

《西部世界》中说,人类意识不是有序列的从下而下,而是由内而外。人类比起机器人,优势不在于正确,其实在于错误,只有错误,才能意味着无数随机的可能性与创新性。就像电视剧中机器人,并不在于他们多么强壮正确,只有他们偏离设定出现失误的时候,那才是他们自我意识的觉醒萌芽。

不过,无论我们如何回答,最终的解释都会随着新的剧情结论,无疑会刷新我们认识。就像我们现在对于人工智能的诸多解读和猜想,在事后看来可能都毫无价值——但是这种错误甚至纠结,可能恰恰是机器无法追赶人类的一点。


(作者近期出版《白银帝国》《印钞者》,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