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权力的游戏:龙母的合法性何在(一)
2017-08-29 15:36:13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权力的游戏》原著小说名字是《冰与火之歌》,其中充满参差意向,冰与火,龙与异鬼,火与凛冬,构成对比效应,一如在第七季中,“风暴降生”丹妮莉丝(Daenerys Stormborn)与北境之王琼恩·雪诺(Jon Snow)注定的照面。

第七季看起来多少有点儿像龙母丹妮莉丝胜利的最后乐章,她来到,她看到,她征服。她的版图从自由贸易城邦扩展至草原,最终渡海来到维斯特洛,从龙石岛进攻首都君临城。至于她的头衔,也从“风暴降生”到不焚者、龙之母、弥莎、母亲、银发女王、弥林女王以及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全境守护、大草原的“卡丽熙”、解放者等等。

冗长的头衔背后,满满不服来辩的势头背后,并不是作者搞笑,其实是权力合法性的展示。今天的英国女王,其全称也是长长一大串,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领地及海外领土的女王、信仰的守卫者,跟英联邦多国元首,再加上跟从先生爵位的爱丁堡公爵夫人等称呼。上位不久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以及她先生的称呼在国内也引发不少议论,最后香港行政署发出的总务通告言正式场合宜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女士及她的丈夫林兆波博士”,看起来已经朴素不少。

《权力的游戏》虽然有玄幻色彩,但是底本却是基于欧洲历史。例如丹妮莉丝的祖先征服者伊耿对于七国的征服,不考虑龙的因素,实际上英国历史上也几次被入侵,尤其著名的是诺曼底的威廉公爵在1066年对英格兰的入侵,而小说中的龙石岛,地位类似诺曼底与威尔士的结合,既是登陆第一站,又是第一继承人的封地。

话说回来,丹妮莉丝一回来就引来举国关注,但还没有到了望风而降的地步,正如丹妮莉丝在龙石岛会议上讽刺地反问,难道维斯特洛的领主们真的渴望真王归来吗,难道会偷偷举杯,“祝我龙体安康”。

这其实就涉及统治的合法性问题。对比名义上控制七国(实际也就只控制着三个国家)的瑟曦,丹妮莉丝的胜算是什么呢?或者说,大家为什么接受她统治?

首先,来自于龙母的血统。血统论从古至今都很重要,至少名义上如此。中国晚唐的节度使即使已经是实质上的独立诸侯,仍旧需要唐代王室的承认,而古代日本天皇常常被架空,没有什么执政权力,但是他们作为万世一表的天皇血脉还是得到承认,幕府将军仍旧不敢篡位。

丹妮莉丝的父亲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Aerys II Targaryen),可谓维斯特洛人的恐怖记忆。据说,他晚期统治残酷甚至疯狂,因此被称为“疯王”,他活活烧死了北境守护瑞卡德·史塔克公爵,也因为行为疯狂,最后死在了本应该保护国王的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的剑下——詹姆·兰尼斯特也因此获得一个终生甩不掉的外号是“弑君者”。

即使如此,无论“疯王”如何疯狂残暴如何反复无常,但是他是合法君主,并不是所谓的“伪王”。也正因此,丹妮莉丝作为坦格利安家族一员,即使坦格利安是曾经的入侵者,即使她的父亲恶名昭彰,即使她的海外经历,她的统治仍旧具备合法性。

丹妮莉丝的银色长发以及紫色眼睛绝不仅仅是美貌的象征,更是血脉纯正的象征。但是,仅仅有血统仍旧不够,龙母仍旧需要其他合法性支撑。(作者近期出版《白银帝国》,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