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郭德纲事件,经济学如何看?
2016-09-10 15:49:32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6年9月初,德云社郭德纲师徒翻脸的事占据了各个头条,各路评论家评论说理之外,抛开个人恩怨,从社会博弈以及行为经济学角度,如何看?

      首先,师徒关系即使没有一纸证明,其实是一种隐性契约。社会处处有博弈,有利益的地方,就难言绝对公平,如果有契约,那么成交双方就表示默认,在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下,不公平也是常态。

       典型比如很流行讨论的白领“996工作制”,也就是所谓早9点到晚9点、一周工作6天,且没有任何的补贴。每天12小时多吗?问了几位朋友,真不多。越来越多公司这样要求,除了理直气壮要求all in 的创业公司,即使大公司,也开始公开做出类似要求。

       然而,“996”还不是最悲催。悲催的是“996”之内不仅身体被掏空,而且消耗在无聊琐事上;“996”之外还要应付各种宫心计,在朋友圈左右打卡。更悲催的是,你不喜欢“996”,门外有大把人挤破头要进来。

       其次,存在即合理,从个人到公司甚至社会,都是如此。如果说郭德纲曹云金之间纷争,多少因为成名之后利益难以分配,也让人看到温情脉脉师徒关系之外,冷冰冰的金钱关系;而放在公司层面就是,经济越不好,公司折腾员工好像就越起劲。一句话,你不想被压榨,人还不给你压榨机会,压榨完,还觉得你占了便宜。

       人人力争上游的社会,其实人人不快乐,尤其这是一个阶层固化的时代。现实情况是,大环境不好,小环境就更刻薄,人对人也就更小气(mean)。这就是人生,除了互相伤害一下,就是被首富的一亿小目标伤害。

       小环境如此,其实不过大形势的缩写。以前有一位日本经济学家提出一个理论,人生分为三种,A 忙得没空,收入很高,B 忙而有闲,收入还行,C,又忙又穷。理论上,B种人生满足最高。然而,在现实中,不少人,都是过C种人生的生活,怀抱着A种人生的梦想。

       师徒之间的事,闹到公共场所,这在演艺圈不算罕见,毕竟艺人多了点曝光度,虽然两边都不算好看,也不算多吃亏。对于企业界或者学术界,甚至普通员工离职,其实很少看到公开吐槽,除了没人关心,更主要原因是公开撕不划算,失了体面还没啥好处,大家想都是青山绿水回头要么不见,要么回头暗暗再报一箭之仇。

      话说回来,值得追问的是,如果明明知道不划算,为什么身边还是很多人公开撕闹?这同样是因为人性,如果说忍受不公平是人性,那么憎恨不公平同样是人性。如果觉得太恶心人,太不公平的情况,即使沉默之下双方都有好处,但对方的好处多于自己(或者不能接受对方还能享受好处),这种情况下虽然也明白公开摊牌对大家都没好处,但还是豁出去撕闹,实在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焦土策略。

       对此,行为经济学已经有不少实验验证,甚至不少诺贝尔经济学得主参与不少实验,最典型就是一个叫最后通牒博弈(ultimatum game)的实验。

一般这类游戏包括两类人,其一为提议者( proposer,为了方便叫路人甲),其二为应答者(responder,为了方便叫路人乙),两人来分配一笔钱,提议者决定份额方案,应答者可以拒绝或者接受。这笔钱往往是一百美元(也可能是10美元),路人甲可以分给陌生人路人乙任意数额,如果路人乙接受,两人就按照你的方案分批这笔金钱,如果对方不同意,那么你们俩就什么都没有。        一般这类游戏包括两类人,其一为提议者( proposer,为了方便叫路人甲),其二为应答者(responder,为了方便叫路人乙),两人来分配一笔钱,提议者决定份额方案,应答者可以拒绝或者接受。这笔钱往往是一百美元(也可能是10美元),路人甲可以分给陌生人路人乙任意数额,如果路人乙接受,两人就按照你的方案分批这笔金钱,如果对方不同意,那么你们俩就什么都没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