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印度的许可证制度如何解除?
2016-09-04 16:33:26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曾几何时,民主的印度也曾热切拥抱计划经济思潮。

  印度经济一度以“许可证经济”而闻名,其诞生确实有文化历史因素。所谓许可证制度或者许可文化(permissionism),也就是印度通过许可证制度来限制外资,也借高关税等管制海外商品进入印度。

  按照印度经济学家巴苏在《An Economist in the Real World : The Art of Policymaking in India》(中文暂名《政治制定的艺术》)的记录,这一制度本身源自殖民时代的伤痛。从17世纪开始,创立于1600年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垄断东印度贸易多年,几乎成为英国在亚洲等地主要代理人,甚至随着印度政治变化成为印度的实权机构,介入印度的统治与管理,控制印度达两百余年。巴苏解释正因为印度对东印度公司造成的伤害“心有余悸”,因为印度一度拒绝所有海外公司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用规则、条例和许可证,把经济封闭了起来,以确保这些开放的障碍不被逾越”。也正因此,印度甚至被称为“许可证制度”之国,在政府管制经济情况下,“任何人想要开设新工厂,甚至只是将产量高到一定水平,都需要获得政府的许可证。”

  其结果如何呢?经济逻辑自然会说话。当中国等后发国家通过80年代改革开放吸引外资之际,印度尚且僵化固守这一制度,直到90年代陷入危机之后才开始改革这一制度,当时的情况可谓被迫而为之。

  印度的经济政策以及经济状况决定其没有太多外汇储备,这也导致在外部冲击来临的时候很容易陷入被动情况。因为外汇储备少,政府只好对外汇流出加以管制,导致外汇流入也因此更少,无怪乎经济学家往往评价印度以往外汇政策“幼稚”。也正因此,在90年代初期海湾战争等冲击下,汇回印度的汇款减少,印度陷入危机,新一届政府在1991 年上台之际,政府状况可谓捉襟见肘,据说当时印度外汇只能支撑13 天的正常进口贸易。

  危机中,印度不得不谋求外部帮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为救星,但该机构一贯也有促进印度改革的呼吁。通过IMF 的借款,印度市场平静下来,当时总理是纳拉辛哈·拉奥,财政部长是日后著名的辛格。该政府也借此机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甚至一些和危机没有直接关系的制度也因此失去立足之地,许可证制度就在其中。

  90年代的系列改革导致了印度的重生,一放就活似乎也是后发国家的惯常戏码。印度系统改革了外汇以及国际贸易政策与制度,关税在十多年内也一直降低,工业制成品关税从最高150%下调到15%。这一系列改革不仅没有如有些人预言的那样,消耗印度所剩不多的外汇储备,反而吸引更多国际资本流入印度。之后印度不仅外汇增加,制造业发展,而且随着进口关税下调,借助外力,印度本身的语言优势以及人力资本得到释放,信息技术产业开始腾飞,印度服务业增速也超过其他很多国家,这才会有今天为人所知的印度外包等种种神话 。巴苏指出,1995年开始,印度的实际国民收入和 GDP 的增速均连续三年达到 7%,随后的增速中断也更多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等外部原因。

  对比中国印度改革历程,虽然差别只有十余年时间,但是间接导致印度落后中国不少。在全球化时代,类似许可证之类制度无疑非常落伍,即使它在90年代之后逐渐取消,但是许可文化本身在印度仍旧有其根本,这事实上直到今天仍旧是阻碍印度经济发展的不合理传统。问题在于,这一看似不合理之极的制度如何诞生并且进入制度固化?仅仅用印度排外就可以解释了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