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英格兰银行为何崛起?
2016-08-30 16:29:24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历史背后都是有一只金融的隐性之手,谈金融进化的时候,你不能不谈中央银行。现代经济本质是信贷经济,这意味着我们要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金融危机以及经济周期,在其中,中央银行必然要发挥核心作用。

  谈中央银行则不能不谈英格兰银行,它堪称现代央行鼻祖,为什么中央银行乃至现代体系诞生在欧洲?这要从欧洲银行体系的一些特点说起。首先,在欧洲的货币体系中很早就采用铸币,甚至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之前。所谓铸币制度,就是用贵金属如黄金、白银等来铸币,铸币上标明面值,而不是像中国的银两和碎银那样,按照实物重量来计算。其次,欧洲政治分裂,客观上存在各种铸币之间的竞争,总体上而言铸币不断贬值,但也有劣币和良币之间的竞争,总体而言优良铸币的币值维持稳定。

  尤其在十五六世纪以后,随着地理大发现与欧洲贸易的复苏,也使得当时欧洲逐步酝酿出现代银行业的发展。我们常常讲中国很早就有票号、钱庄,但是为什么中国没有发育出现代银行业?中西之间的这种分叉其实在十五六世纪就开始有一些细微而巨大的分别产生。现代银行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不单有储蓄,而且要作为一种货币创造的机构,而这个货币创造的过程中,主要是以贷款的形式来体现。欧洲的银行体系一个主要特点,是发展出基于铸币部分存款保证金基础上的银行券,也就是民间纸币。欧洲十五六世纪的时候,已经诞生了非常伟大的银行家,比如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他们的家族出了三位教皇,两位法国王后,以及很多的执政大公,作为一个银行家族存在,统治佛罗伦萨三个世纪,而且他们也资助了很多艺术家。

  我的新书《印钞者》全书是关于400年以来全球中央银行发展的一个历史。全书是分成四个部分,18世纪是关于中央银行是怎么发展出来的,19世纪是关于金融革命和英国的崛起,因为18世纪和19世纪事实上都是英国的世纪,当时英格兰银行也在其中作为现代央行的鼻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20世纪主要是关于大箫条以及美联储的崛起,这是第三部分。第四部分是21世纪,涉及全球金融危机和债务狂欢,包括美国、欧洲和中国的一些状况;这部分篇幅也比较多,和现实结合得也比较紧。

  为什么想写中央银行主题?一方面是因为中央银行很重要,另外一方面关于中央银行写的主题,目前并不是特别多。我既不是很赞同左派的“阴谋论”,也不是很赞同右派那种把金融历程简化成一个自由解放人类的旋律故事。一些左派和右派对于金融史解读过于简单化了。对于金融,我觉得一方面方面是还原历史,另一方面能够从历史中梳理出一个金融的脉络,这个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所以《印钞者》里面有一句话,你必须向后看,才能够向前看。

  再看英格兰银行作为现代中央银行鼻祖,如何兴起?从18世纪到19世纪,其实英格兰银行经历了几个阶段,从诞生到如何不自觉地成为现代中央银行,再到到发挥中央银行的作用。我们在说中央银行的时候,往往有很多误解。比如《货币战争》之类著作里写美联储怎么会是一个私人银行,大家都很惊愕,就觉得背后有什么阴谋,但其实,英格兰银行诞生之初就是一家私人银行。为什么它要以一种私人银行的形式来做呢?因为当时欧洲各国国王的信用很差,欧洲的多数国王没有能力经营一个公共银行让大家有信心去解决国家财政。换言之,一方面国王缺钱,需要一个私人银行来解决国家财政的问题;另一方面商人们也不相信把一个银行直接给国王,目的是希望这个机构独立经营,因为这个机构除了为国王服务,同时它也要为自己的董事会服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