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川普旋风背后的经济不平等诉求
2016-08-30 16:24:57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每逢大选之年,政治总不缺奇葩。然而这次美国大选更胜往年,直如同一场真人秀:美国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俗称川普)起先看似陪跑玩票,目前看起来却越来越有总统派头。川普领先趋势一再刷新人们的预期,继续领跑共和党选情,已经获得共和党提名,正如他的夸张的风格一再拉低竞选的底线。

  川普的强劲表现,好像构成一个新规律,精英越不喜欢川普,民众或者说他的粉丝似乎就越喜欢他。其中分别在哪里呢?与其思考川普是什么样的人,不如思考什么土壤滋生了川普现象,尤其在经济层面,在过去这一因素总是被遮蔽,川普的浮现,正是击中了美国社会的痛点。

  经济的周期比政治周期长,但是其影响持续而隐蔽。某种程度上,川普的兴起,与经济不平等加大关系直接相关,尤其是与金字塔尖的最富有1%相比较的中下层民众的失落相关。从大时代审视当今世界,似乎回到了十九世纪美国小说家马克·吐温笔下的“镀金时代”(Gilded Age) :那是一个繁荣与腐败并存的时代,野心家与投机家在新潮流下崛起,“强盗大亨”(Robber Baron) 成为时代成功者,资本与权力共同苟合掠夺民众财富。从那之后,镀金时代就成为专门表达贫富分化社会的词语。

  不幸的是,就当大家以为市场经济与自由竞争把不平等(或者说机会的不平)送进历史的尘埃中的时候,这一现象却在历史的钟摆中再度回归,以金融危机的形式还魂纠缠美国社会,“强盗资本主义”之类说法也重新出现——我们或许再一次回到镀金时代,甚至东方与西方同时出现这一状况。

  时至今日,即使金融危机过去了接近8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仍旧没有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而社会的不平等鸿沟却在加大。美国社会的基础之一在于美国梦的存在,即个体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真相却是,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其趋势甚至超过中国。近期北京大学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财产,而最贫穷的25%家庭仅拥有全国1%的财产。这看起来或许令人不安,但是美国状况更为不妙,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埃曼努埃尔·赛斯等研究,2012年1%家庭财富占全美国全部财富的42%。这一数据也高于欧洲,欧洲1%的富有人群大概占有全国四分之一的财富。而根据2015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的研究,最富有1%人口占有财富很快超过一半,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财富总额很快将超过其余99%人口财富之和。

  不平等有起点不平等与机会不平等两种,前者尚可接受,而后者如果被公众认为确立,那么其结果则很容易让公众失去信念,对于经济也有负面影响。财富不平等现象背后反映出社会创新的停滞与经济活力的消失,根据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的研究,1970年代前后创新开始趋缓,而富有人群财富比重上升正是开始于1970年代。

  比起贫富差距的加大,社会流动性的降低也加剧美国人的痛苦感受,阶层固化也在这些年不断加重。某种程度而言,从2008年占领华尔街,到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引发全球媒体关注,再加上川普作为美国政坛黑马,本质是一样的,正是欧美世界贫富不均感受加大的镜像。川普的出现,其实是这股不满思潮的最新涟漪。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面对信贷危机,政府不得不化身印钞者,出手援助金融家,这是应急状况之下的不得不然,此后经济也逐步回升,但是即使如此,其结果却未必令人满意。经济增长的大部分红利,也是被1%分走。某种意义而言,我们正处在最近二十年来的经济差距加大同时政治极化不断恶化的双重周期之中,更令人绝望的是,目前左派和右派提供的解决思路都不足以面对目前困境。川普所在的共和党政治上保守而经济上偏市场化,即使如此,在共和党的支持者中不乏感受到贫富不均、感受到被边缘化的中下阶层,他们成为川普崛起的主要支持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