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雷曼的诅咒
2016-08-29 21:44:19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无论全球金融危机过去多久,雷曼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黯淡话题,换个说法,我们或许仍旧生活在20089月雷曼兄弟倒闭的阴霾之下。

那个夏天雷曼的倒闭,不仅终结了一家超过150年历史的投资银行,更使得华尔街诸多机构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遭遇血雨腥风,危机也从金融蔓延到经济,进而从美国蔓延到全世界,此后几年全球经济也陷入了衰弱的恢复中——而这一曾经称雄华尔街的庞大资产帝国的清算也持续了六七年。到今天,雷曼前CEO重新回到公共舞台,宣称美国政府应该为金融危机负责,甚至“雷曼时刻”已经成为类似“明斯基时刻”一样的词语进入金融经济术语,但公众对于雷曼事件仍旧存在不少疑问,其中最关键的质疑在于,如果雷曼不倒闭,那么金融危机是不是可以避免,至少其危害程度大打折扣?

最应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谁?自然是主持了美国金融危机救助的救市三人组,分别是时任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第三人蒂莫西·F.盖特纳则时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主席,后又出任奥巴马政府财长。

技术官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随着三人陆续离任,他们也各自出版了自身传记。伯南克的传记《行动的勇气》出版(中文版近期中信推出)之后,再加上保尔森的《峭壁边缘》与盖特纳的《压力测试》,金融危机期间“三个火枪手”的回忆录庶几也算功德圆满——某种程度上,他们的传记不仅仅像一般离任高官撰写传记自我表扬,更有着自我辩解的意味,这些传记也类似一份份证词,不过对象不是法庭或者国会,而是公众以及历史。

对照三人叙事尤其是雷曼事件的叙述,是一件有趣的事。虽然出版时间不同,但三人自传基调基本类似,在对“不负责任”的银行表达批判之际,也表达了对于不救助的民粹言论的批判,卖点都在于披露自身不遗余力而筋疲力尽的幕后过程。某种程度而言,多人发言类似囚徒困境,谁先发言(告发)谁占优,顺序是谁最先说,谁就基本奠定基调,谁也最得益。有趣的是,三人观点如果非要说存在不同,关于雷曼的记载可能算是其中最大一笔。从三人披露信息来看,当时提出来的救助雷曼策略的基础是找到一个收购方,这一策略需要两方面努力,一方面寻求动用美国国内公共资金,比如类似救助贝尔斯登时美联储额发出的无追索权的贷款——但是这些贷款需要担保,这不仅需要国会谅解和授权,也需要财政部和美联储的联合,但难点在于雷曼的资产品质并不被认可;另一方面则是积极寻找买潜在买家,尤其是海外买家。他们为此曾经积极撮合巴克莱银行收购雷曼,但是最终英国监管机构否决了这一提议。

正是一系列的营救不顺遂,使得雷曼最终穷途末路,而这两条营救之路其实又彼此干预,没有政府(或者监管机构)提供某种担保,雷曼很难找到收购方,没有收购方,政府很难提供担保。美联储作为中央银行可以做出一些应急机制,但是这些机制需要贷款有充足抵押品,虽然美联储对于抵押品有自由裁量权,但是毕竟不能无视法律与现实,在没有意向性买家之前,让雷曼的资产烂在手上。

保尔森离任最早,他的自传基本上表示了他为了救助雷曼的无能为力以及雷曼倒闭的无可避免。值得一提的是,在雷曼倒闭那个可怕的周末之前,也就是收购交易达成与否的关键时刻,保尔森再度向媒体透露说不会用纳税人的钱,保尔森在自传中表示盖特纳曾经就此表示过担心,即保尔森最终会食言,保尔森回应这为了促成私人买家的交易,甚至表示自己可以不惜食言。而在盖特纳自传中,对此描述的措辞则严厉得多,他表示自己当时就对保尔森指出这是巨大的错误,“不负责任地摧毁了市场信心”。盖特纳当时担任纽约联储主席,对于救助雷曼的态度看似最为积极,他的自传中则表示了某种遗憾,甚至表示这是自己与保尔森和伯南克在金融危机中隔阂分歧最大的一次,“我意识到他们的顾问教给政治权宜之计……承诺不再冒任何风险,我认为是冒火上浇油的风险。这些异议最终证明是无效的。汉克的伯南克本来有改变进程的勇气。”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