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徐瑾
六六:没有信任的社会很危险
2016-08-22 16:29:21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比起刚出道时,现在的六六看起来精神得多,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一再对记者宣称把“本年度最后一次露面献给你们”。
  从不讳言渴望认可的六六坦言出名之后“挺方便”,而《心术》让她度过一次人生危机,重拾信任。
  问:大家一直觉得你写小说挺快,据说《王贵与安娜》写了15天,《双面胶》写了30天,《蜗居》40天就写完了。对比之下,《心术》花了很多力气,但是有的读者反应有点“平”,冲突性可能没有《蜗居》那么大,是否写作心态有了变化?
  六六:我的一生都在变化,下次我还写情色小说呢(笑)。 《心术》的写作确实让我平静地度过一次中年危机。有段时间我不相信所有的人,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不是因为经济的问题,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必须让儿子站在门口——他是小男孩儿,我怕他丢,需要听见他数数的声音——我才会放心。
  问:谈到信任,《心术》和《蜗居》大不一样,开篇就强调信任,为何如此?
  六六:是,《蜗居》里可以看得出敌对情绪,人和人之间的壁垒。我经过对上海多家知名医院卧底调查完成了《心术》的写作,最大的感受就是人与人之间信任的珍贵。每个人都习惯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人分两类:对我有益的人就是好的,对我不好的人就是坏的。如果每个人都这样不信任人,我们的生活会变得很危险。
  但是,“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当你把百分之百信任交付别人的时候,每个人都该对得起这份信任。比如我和滕华弢的合作,第一次《双面胶》还比较粗糙,很多人劝我不要再和他合作了,但是我没理会,任何人都需要磨合;到了《王贵与安娜》,他已经拍出我心目中的“王贵与安娜”;而《蜗居》的成功就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的成功,是团队的功劳,甚至可以说《蜗居》是滕华弢的作品。
  问:医患关系就像一个罗生门,以往我们听到患者的抱怨比较多,《心术》中对医生的描写比较正面,你怎么看?
  六六:我觉得媒体的功用就是打黑打假,就像“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媒体要是总报道社会一片大好我们就会觉得这个媒体有问题了。不过,每天看到大量的负面新闻,我们就会变得没有安全感。我们会认为没有好的官员,都是贪官,没有好的商人,都是奸商,也没有好的演员和导演,都是互相潜规则,但是老滕和海青合作那么多次了也没传出绯闻啊(笑)。
  问:《心术》里面出现了很多和网友互动的语言,网友给你提供了很多素材?
  六六: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是文学作家或者专业作家,也不知道什么叫文学,我需要别人的肯定,而最初的肯定就是来源于网络。很多网友说我写的好,在他们的鼓励下,这些文字最终就变成了书。我写《心术》的时候也不知道它叫不叫文学,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变成出版物,这个时候使它最终变成书的是《收获》杂志。我小时候就是看《收获》杂志上那些名家长大的:苏童、铁凝、莫言等等,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获得这样的认可。
  问:看来你还是很看重读者的反馈,潮流来去,没有焦虑过会被下一批取代吗?
  六六:所有人都会有骄傲,都有被肯定的愿望,对我的文字的所有肯定、赞扬最初都是来自网络,我需要的就是这种被肯定、被认同的感觉。我非常感谢网络上所有陪我一起走过来的网友。
  只要读者需要,我还会继续写。但我不会焦虑,而会平静的退隐江湖,这是正常的新陈代谢。小的时候我们看的很多东西现在都不看了,因为,时代在不停地往前走,潮流在不断的变化。
  问:很多作者都表示不堪出名之重,比如麦家就说自己像一只快被吹爆的气球,你呢?
  六六:前日还有人问出名对我的改变是什么?我回答“方便”。以前我无法和那些我仰慕的人交流,现在我有机会了。我想得到的东西都可以用便利的方式去得到了,比如,书、话剧票都不用自己买,就会有人给我送过来,我觉得特方便。
  潘雯亦有贡献
  《心术》/六六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8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徐瑾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