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雪珥:牟其中出狱了,谁还将进去?
2016-09-28 14:13:55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这种慷慨陈词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前提:倡导“在商言商”,未必就是倡导“莫谈国是”,而更可能是探索如何更有效、更有建设性地“善谈国是”。此种“在商言商”,并非对“在商言政”的自我禁锢,而是自我超越:如何“言政”。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某些企业家痴迷于在180字的微博上指点江山时,那绝非“言政”,而仅仅是“言政表演”,不仅无益,且易生非,甚至招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必能将自己的企业治理得像样,却认为那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为治理国家出谋划策,这样的自信未免有些过头。

  政治、或者说政商关系,对于企业家来说,就如同空气与水一样,不可忽略。所谓的“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很多企业家将这句话挂在口中,那是因为将“政治”等同于“政争”了,等同于投效哪个山头了。相当一些落马的著名企业家,其问题不在于关心政治,而是卷入政争。超越政争之上的政治,才是值得关注的,也是相对安全的。这方面,孙大午及其“私企立宪制”的尝试,就给政商学三界都提供了很好的样本。

  中国的企业家不甘于“在商言商”,好啊,但首先就是要关注技术、路径等细节,这与企业管理是一样的。慷慨陈词、乃至大言炎炎,最多只能算是企业形象包装,而绝非治理方式。偏爱宏大叙事、偏爱“主义”,不关注治理细节、不关注“问题”,是中国特色的病态,政、商、学三界都如此。

  有人称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其实,这何尝不是很多官员的宿命呢?对于中国的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来说,要走出这种中国式宿命,必须齐心协力,而非简单地指控“体制”——所谓“体制”,不就是你们共同构成的吗?中国之病,是你们共同造成的,别装无辜清纯;中国之病愈,也必须依赖你们共同的努力。请看,牟其中出狱了,等着进去的人难道还少吗?

  在《南德集团理事会关于牟其中刑满释放的声明》中,这样说:“此次释放是牟其中先生平生第三次获得释放。前两次共计关押5年半,这一次近18年,三次共计关押23年有余。前两次均经中央领导直接批示得以平反,这一次仍在立案再审的审查程序之中。三次关押均与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有关。”

  这样的字句足以令人拍案叹息:以牟之见识、尤其丰富的牢狱经验,何必仍孜孜于官家在形式上之认可?何必继续给自己寻找言辞的护身符呢?这并非与时俱进,而是缺乏自信。

  我认识一位曾经叱咤风云之长者,盛年时政坛落难,甚至被遣送回乡、失去了城市户口,痛过之后潜心创业,30多年后,他的企业达到了年利润数亿;而与他一同落难的一位同僚,用同样的30年不断上访,最终也赢得了一纸平反。两相对比,足以感慨呀。同样的,褚时健和孙大午也经历过牢狱之灾,却不改豁达,不斤斤于讨说法、追求所谓“平反”,最终给了自己、给了亲人、给了朋友以最大的解放与解脱。

  以当下的各方面环境看,牟其中最好的出路,乃在于回归他真正的专长——做个思想者。平心而论,他从来不算是个“企业家”,那个年代走出来的也没几个堪称“企业家”,最多是冒险家。失败是他们的宿命,大多数在攀登途中摔下了深谷,一部分见好就收得以保全,只有少部分“幸存”至今,继续挣扎着学做“企业家”。相比牟的生意、企业,尤其相比牟那些在商业上曲高和寡的宏大设想,牟的阅历、苦难、思考,于己、于人甚至于国都更有意义。我们期待一个“真思想者”,而不是一个“伪企业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