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澳洲“义和团式”反华凸显其战略迷失
2016-09-14 14:55:50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但是,“胡狼外交”有两大风险:一是被狮子逼着充当先锋,无法再继续混在后面;二是狮子改变了方向,一个急转身扬长而去,“胡狼”就必须单独直面对手,硬着头皮收拾残局。尤其是美国这样的“狮子”,从来都是将自己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对小兄弟们“始乱终弃”的事情没有少做。

  在美国压力和历史惯性推动下,澳大利亚自然还是公开选择与美国站边,但未必没有疑虑和保留。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中资企业租赁达尔文港一事,澳政府也顶住了美国的巨大压力,多少展示了自己当家作主的勇气。在南海问题上,澳政府高调得近乎夸张的表态,固然可以解释成紧跟美国老大哥表忠心,但未必不是疑虑重重下高喊口号敷衍美国。

  澳国内认为不应在中美间选边站的呼声日趋升高,澳洲实力有限是其中一个原因。澳前任驻华大使芮杰锐(Geoff Raby)昨日(9月13日)在报章反驳那些认为中国对澳洲进行软实力渗透的言论时指出:“澳洲太微不足道了”(Australia: too small to matter),“中国就像美国一样,都是大国,也清楚如何运用其实力。他们不需要、也不会通过小数额的付款来换取相关支持言论。如果他们希望,他们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前总理基廷日前也公开感慨,与20年前相比,澳影响力如今更为边缘化。

  澳不应选边站,还源于曾经有过被美国大哥“始乱终弃”的惨痛教训。前外长鲍勃·卡尔尖锐地提醒澳人:“当空军一号降落在北京,美国突然与中国结成一种新的伙伴关系时,澳大利亚将被独自扔在一潭死水中傻傻地漂浮着,就像尼克松在1972年将麦克马洪(澳前总理)晾在一边那样。”实际上,当年正是深受美国老大哥“挖坑”之辱,才令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惠特拉姆下决心与华飞速建交,迈出自主外交的历史性一步。

  毋庸置疑,在美国因素的压迫下,澳对华政策是摇摆的。工党前领袖雷森(Mark Latham)昨日(9月13日)亦公开刊文,痛斥澳洲“自产自销的鹰派”追随美国,在过去50年犯下了一系列重大外交错误,包括越战、伊拉克战争、认定普京的俄罗斯是澳洲的敌人,直到如今试图与华为敌,某些政客对美国表现出“毫无底线的谄媚和虚伪(sycophancy and hypocrisy)”。

  澳洲国内人士如果对华态度与美国政府不一致,会常被澳洲的所谓鹰派扣以“叛徒”、、“威胁”大帽子,甚或被污称收取中国政府好处费,似乎只有跟着美国一起骂中国,才是“爱国”。资深财经记者帕斯高(Michael Pascoe)日前在主流媒体刊文,对此大加嘲讽,历数美国历史上诸多恶行及虚伪,比如侵略窃取他国领土、扶植独裁者、煽动政变和大屠杀,然后趁机买卖军火大赚特赚。他指责澳大利亚两大党的政客向美国争宠,刻意迎合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不惜把澳大利亚孩子们送到南海充当炮灰。他也指出,中国在南海岛礁上的建设常备澳洲政客拿来说事,但中国的那些军事设施是防御性的,岛礁也不能移动,倒是美国有着10个可以移动的高科技“海岛”(航母)。

  前外长鲍勃·卡尔则感慨澳洲的“冷战斗士”们“浸淫美国智库太久了”,“澳大利亚是否具有基于本国利益及价值观制定政策的智慧,还是只能以意识形态并透过华盛顿的眼睛看中国?”

  与时俱进、推行独立自主外交的呼声,在澳大利亚国内也时有所闻。前总理基廷明确表示,澳需要更加巧妙的外交,不能一直陷在对华遏制政策,不应协助美国“保持亚太地区的霸权”,何况美国也无力于此。前外长鲍勃·卡尔也提醒澳应该保持“外交的弹性”,保留“灵活的选择权”,绝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美国永远独领风骚上”。基廷甚至表示,澳应以朋友身份,劝告美国调整自身在亚太的定位,在亚洲与中国共同分享战略地位。雷森则表示既不能做“中国的傀儡”,也不应做“美国的傀儡”,“应从中国的经济关系及美方的政治及文化关系中均等获益”。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