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澳洲“义和团式”反华凸显其战略迷失
2016-09-14 14:55:50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四、增加对华谈判筹码。澳中两国虽然经贸关系密切,但贸易的依托度并不对等:澳大利亚此前的对华出口主要是矿产品,对中国而言可替代性很弱,需求刚性强劲;中国的对澳出口主要是劳力密集型产品,对澳洲来说可替代性很强,更多的后发国家如越南、泰国等都可以作为替补。诸如此类的不均衡直接影响到双方经贸,导致中国对澳贸易长期逆差。但是,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对澳产品的依存度大大降低,澳大利亚亟需寻找新的筹码。

  五、大国情结推动。随着澳大利亚近二十多年的经济发展和国力强盛,其精英阶层不再满足于仅仅担任南太平洋诸岛国的领袖,大国情结急剧上升,不断试图在更大的地区和全球事务上发挥更大作用。


【图:澳媒刊文,认为澳洲成为“中美软实力竞争的中心舞台”。但其配图完全不符是是,操纵袋鼠的并非中国龙,而是美国秃鹰。

  值得注意的是,与其在南海上的强硬姿态不同,澳大利亚也在一些方面展现了相对柔性的对华姿态:如美国第一次派军舰到南海宣示“航行自由”后,澳大利亚并没有中断与中国的海军联合演练;再如其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同意中资企业租赁达尔文港,并坚称这无损国家安全。

  在今年上半年公布的《国防白皮书》中,澳大利亚政府承认,随着国力和军事现代化的提升,中国将寻求在地区内发挥更大的作用,也将拥有更大的能力承担地区和国际安全的责任。《国防白皮书》认为,中美之间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双方爆发“大的冲突”(major conflict)的概率很低,但是针对东海、南海等一些分歧可能导致“摩擦”(friction)。《国防白皮书》认为,中美之间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将是今后20年间影响澳大利亚防务安全的最大因素。

  应该说,新版《国防白皮书》的基调,与2013年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另一白皮书《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类似。在2013年的白皮书中,澳大利亚明确表态欢迎中国的崛起。显然,这样的姿态展现了其政策中有别于美国的一面。

  其实,细细推敲下去,澳大利亚在海权议题上不加掩饰的双重标准仅仅是个表象,其背后是澳在新形势下的国家定位和外交战略出现深层次上的“分裂”。尽管澳分享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红利,但在美国执意围堵中国的“再平衡”逼迫下,澳此前有意无意淡化和回避的澳中美三角关系,已经很难继续保持模糊。诚如美军助理参谋长汤姆·汉森(Tom Hanson)近日公开指出的:“澳大利亚需要做出选择,在平衡与美国联盟关系和与中国经济接触之间走钢丝很有难度。”这一说法虽然被五角大楼淡化为个人观点,但完全可以看出美国老大哥对澳洲小弟的敲打。

  此前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其背后闪耀着美国式“胡狼外交”的影子。所谓“胡狼外交”(Jackal Diplomacy),也被一些历史学家称为“搭便车外交”(Hitchhiking Diplomacy),指的是十九世纪后半叶美国奉行的对华政策。为了追求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与欧洲列强一样的利益,美国对中国从不挑头打压,而是跟着英、法等“狮子”后面拣漏,对于中美双边关系则强调对话、友谊,从不主动对抗。这一政策由林肯政府的国务卿西华德(William H. Seward)力推,成为其太平洋战略的基石之一,取得巨大成果。直到中日甲午战争之后,随着美国国力提升,无法继续藏在“狮子”背后,“胡狼”的角色才告终结。如今澳大利亚的南海角色定位,颇似“胡狼”,跟着美国这头“狮子”后面捞现成的,对于澳中双边关系时则强调合作、友谊、互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