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澳洲“义和团式”反华凸显其战略迷失
2016-09-14 14:55:50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澳大利亚媒体近一个月来突然掀起了反华浪潮,几乎对华人和中国的一切都表示质疑,从中资投资、华人参政到华人与中国的感情,断章取义、上纲上线,甚至不惜恶意歪曲华社领袖的言论,扣上各种“莫须有”的帽子,颇有澳版“义和团”的架势,俨然已经将反对中国和华人的“和平演变”当作了头等大事。

  这一次反华浪潮持续时间之长、波及面之广,是三十多年来罕见的,甚至可能是自19世纪那场臭名昭著的排华运动后最大的一次逆流,也是战后针对单一族群最为集中的一次抹黑行动。联系到近期一些政客运作修改《反种族歧视法》的相关条款,其幕后可谓是“细思极恐”,对澳大利亚立国的基本原则构成了潜在的挑战。

  随着联邦议会本周复会,这股反华浪潮似乎逐渐让位于更为急迫的国内民生议题。但是今天(9月14日),《澳大利亚人报》头版头条刊发对即将离任的美国驻澳大使贝利(John Berry)的独家采访,专门谈论围堵“中国在澳软实力”,似乎显露出这场反华浪潮的幕后端倪。

  美国驻澳大使毫不掩饰对中国及华人在澳影响力增强的担忧,甚至直截了当地批评澳大利亚的政治体制居然可以接受外国捐款——尽管媒体所披露的所谓“中国捐款”基本都是澳洲华裔公民或居民的捐款,尽管美国在澳洲长期进行了更为庞大的各种软实力投资。工党前领袖雷森昨日(9月13日)亦公开刊文,针对此前媒体指责澳洲政客和研究机构接受华人捐款,指出:“澳洲的新保守派接受过美国和日本数以百万计的资金……日本政府和美国军方都给堪培拉的澳洲战略政策研究院提供过资金。”


 【图:今日《澳大利亚人报》漫画。图中文字为:外长毕晓普:“美国人要求我们停止接受华人的政治捐款。”总理特恩布尔:“那他们能提供什么?”

  早在这次反华浪潮之前,澳大利亚已经在南中国海议题上对华表现出相当强硬的姿态。上周,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甚至在德国呼吁欧盟就南海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而其理由是:“澳大利亚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支持对俄发起制裁,所以欧盟应该在南海问题上和菲律宾站在一起”。

  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澳大利亚紧紧追随美国,持续高调发声,在美国的盟国中也是独树一帜,凸显“澳铁”姿态。其实,这种姿态下,澳大利亚也有苦衷,其与东帝汶的海上边界纠纷,也同样闹到了海洋常设仲裁法庭,但澳大利亚坚称仲裁庭对此没有管辖权。苛以待人、宽以律己,这种澳式双重标准甚至令澳国内精英尴尬,有资深记者在主流媒体刊文对此反讽,并建议中国多学学澳洲如何用“坑蒙拐骗”(bully and cheat)的手段让东帝汶签订不平等条约。

  澳大利亚在南海表现活跃,背后的原因大致有:

  一、自身经济与安全的需要。澳大利亚有60%的海上贸易需通过南海航道,因此的确对南海有强烈的关切。与美国作为地理上纯粹的“域外国家”不同,澳大利亚至少还可算是南海的毗邻国家。

  二、配合美国大战略。澳大利亚的基本国情是“大国寡民”,国土广袤、人口稀少,其军队包括预备役仅有8万人,国防主要依靠老大哥的保护——先是英国、后是美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三国还订立了军事同盟,至少在防务领域,澳大利亚是美国不折不扣的小兄弟。

  三、选举政治作秀。澳大利亚每3年进行一次全国大选,选举政治的特点之一就是制造议题、吸引眼球。在这点上,澳大利亚与美国相似。不过,相对来说,在澳大利亚渲染中国威胁论的市场比较狭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