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雪珥:130年前,中国错失压制日本崛起的战略良机
2016-09-02 10:41:58 来源:中国经营网

  大多数中国人淡忘了,刚刚过去的8月份,是“长崎事件”发生130周年;

  大多数中国人更淡忘了,“长崎事件”发生之时,正是国际局势对中国最为有利之际,中国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可一举解决日本的威胁;

  这一个半世纪来,中国不是缺少机会,而是缺少抓住机会的勇气,无论是战术勇气还是战略勇气。

  错过一次就等于错过百年。现实是残酷的,历史是公平的。

北洋官兵在长崎遇袭

  “长崎事件”的发生,似乎源于小事。

  1886年8月1日,中国北洋舰队到访日本长崎港。8月13日,北洋部分官兵登岸,在当地一家妓院“丸山家”,酗酒之后与当地人发生口角,继而斗殴。闻讯赶来的日本警察并与中国水兵冲突,水兵2人被捕,其余的逃离了现场。

  随后,逃走的中国水兵召集了10-15名同伴,冲入警察局。其中有一名水兵还在岸上购买了一把日本刀,在双方打斗过程中,这名水兵将一名日本警察刺成重伤,他本人也受了轻伤并被捕,之后移交给大清国领事馆。

  这是一起典型的治安事件。次日,日本警方与中国领事馆开始交涉,最后决定限制北洋水兵的上岸人数,并规定了必须根据上岸士兵数量配备军官,以便监管。

  但同时,当地日本人也开始在周边的乡镇遍传消息,召集拳师,暗藏利刃,准备对中国水兵进行大规模报复。种种迹象显示,日本警方也在背后进行策划和股东,长崎闹市的各商铺都事先得到了通知,提前关门。

  8月15日这天下午,在英国人、北洋舰队副提督(副总司令)琅威理的坚持下,丁汝昌同意北洋舰队放假,450名水兵上岸自由观光。根据军纪,他们没有携带任何兵器。水兵们发现,长崎的店铺突然打烊了,全副武装的日本警察、浪人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而街道两边店铺内的“日本人民”,或向北洋水兵扔石块,或从二楼泼开水。

  在日本人的“人民战争”中,手无寸铁、猝不及防的北洋官兵死伤惨重。事后统计,北洋官兵“致死五名,重伤六,轻伤三十八,无下落五。”也有资料说,中方“死八名, 伤四十五”,日方“死二人, 伤二十七人”。事后验尸或验伤,中国水兵伤亡者几乎都是背后受伤。

日本人绘制的长崎事件冲突

  这就是近代中日史上著名的“长崎事件”,中方一般称为“长崎兵捕互斗案”(简称“崎案”),日本则称为“长崎暴动”、“长崎清国水兵暴行”。这一事件发生后,匆忙发稿的西方媒体对事件起因曾有不同说法,中日双方也有不同解释。以上的因缘,则是中国政府经调查而得出的大致过程。

  日本方面的说法是,上岸后的水兵们到处滋事,与警察发生冲突,有的将日本警察的帽子打落,有的辱骂日本警察,日本警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要抓捕肇事者,结果双方发生大规模的械斗。

英军突占巨文岛

  北洋舰队为何要去长崎?

  公开的说法是,刚刚服役的主力舰定远号、镇远号因为舰体庞大,中国的船坞还不具备维修能力,只能就近前往长崎。而更深一层的原因是,此时的大国博弈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在东北亚地区进一步发挥领导作用的机会,北洋舰队因此武装巡游整个东北亚地区,当然也包括日本。

  中国的机会,来自于英俄的全球博弈。

  自拿破仑战争之后,全球角逐的主角就从英法两国换成了英俄两国。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整个19世纪的国际政治,焦点就是英俄的“大博弈”,西方史称 the Great Game。随着英国在欧洲、近东、中东渐次堵上俄国南下的通道,英俄博弈的战场从欧洲日渐东移,竞争焦点集中在到了远东地区。(参阅雪珥《关联危机:从土俄战争到中国国运》,本报2015年12月7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