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撕裂的海岛 —台湾贫富分化与政治操弄 (下)
2016-08-30 16:11:25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民进党走向“中左路线”的途中,在其大力转向阶级斗争话语体系之后,一个微妙而危险的难点是:如何避免滑向民粹主义。

  首先是民进党自身如何避免成为民粹主义政党。毋庸置疑,作为长期缺乏执政资源的民进党,从主打省籍、族群、统独议题,到如今主打民生、阶级议题,民进党相当依赖于民粹主义工具。学者指出,民进党最初选择诉诸省籍族群的民粹主义作为政治动员工具,当然有现实的考虑:第一,台湾本省人占人口绝大多数,而福佬人又在本省人占绝对多数,所以,直接诉诸于台湾本省籍民众甚至是福佬人容易获得强大的民意基础。第二,由历史问题造成的省籍矛盾、族群矛盾、“统独”矛盾等议题相对突出,难以形成共识,本省人在历史上受到过国民党的残酷镇压,因而有一种潜在的反外省人情结。如果借助这些议题诉诸于占人口多数的本省人则可以获得广泛的支持。第三,在台湾本省人中,相当多数是南方的农民,他们纯朴、善良,易于受到政治人物的鼓动。即便在2008年民进党开始改革,转向“中左路线”,其强化、放大、刺激、动员阶级情绪的做法,依然还是民粹主义的手段。

  无论是诉诸族群,还是诉诸阶级,其目的都是为了争取选票,至于当选后是否能否兑现、甚至是否需要兑现,并不重要。这种“选举主义”(electoralism)的“危险在于过分强调选举的竞争性,而忽略了民主的其他维度。”(美国学者拉里·戴蒙德)。而这也是政治动员中“化约主义”(Reductionism)的手段,并非华人政治的新常态,而始终贯穿于国史之中,在“夹生民主”之下更为频繁。

  在“夹生民主”国家或地区,比较容易跌入选举主义的陷阱。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认为,在非西方国家,选举民主常常诱使政治家去提出那些最为他们带来选票的诉求,而这些诉求往往带有种族主义、宗教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色彩。选举的工具性在台湾尤其突出,而民粹主义则成为政治营销的有效利器。牛津英文字典对民粹主义的解释是,“声称代表民众利益的一种政治”。2000年版的柯林斯英文字典的解释则是,“一种基于精心预谋的诉诸民众利益或偏见的政治策略”。或许,后一种释义比较切合台湾人语境中的民粹主义。台湾的民粹主义曾经是对国民党专制统治的反动,包含了民主的内核,但是到了李登辉和陈水扁时代,这种民粹主义已经“被政客半路骑劫,成了操弄民众情绪的工具”,变成了“一种基于精心预谋的诉诸民众利益或偏见的政治策略”。

  台湾之病

  其实,将贫富分化的议题放大,以此攻击执政党,在台湾的政党轮替中已经成为常态。民进党如此,国民党也如此。

  民进党当政时,国民党以此为武器攻击对手。连战在2004年竞选时,就认为台湾的中产阶级、小康家庭正在弱化,而新的“新贫阶级”正在形成,所面对的是一个严苛的社会救济标准与不完备的社会安全制度。在2008年选举中,国民党的广告“负面攻击”比例(69.2%)多过民进党(21.4%),集中在民进党执政八年来经济不佳与阿扁弊案等较为宏观的事件上,相比之下,民进党的负面广告则多是针对马英九个人。

  在2012年面对民进党对ECFC的猛攻时,国民党转而应战,加大力度宣扬ECFC能够促进台湾就业和产业链的整体发展,缓解台湾的贫富分化问题,与民进党针锋相对。

  吊诡的是,同出一门的亲民党,在2016年选战中,最近也突然在贫富差距问题上猛攻国民党。7月1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立法院”公布首波5名区域“立委”提名名单,重炮猛轰国民党无能,“你是蓝还是烂?”他高调提出“台湾特色的三民主义”,即:提倡分配正义、缩短贫富差距、健全政府财政。攻击力量毫不亚于民进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