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撕裂的海岛 —台湾贫富分化与政治操弄 (下)
2016-08-30 16:11:25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对不起,我真的还不起——毕业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欠银行的30万学贷怎么办?”

  “对不起,我真的不敢结婚——我的薪水只有两万多,买不起房子也撑不起一个家。”

  “对不起,我真的不敢生小孩——因为物价飞涨薪水却不涨,老婆去年还失业将近半年。”

  “对不起,不是我不努力——40几岁不好找工作,投了一堆履历都没有消息。”

  几则发布在主要媒体上的广告,痛诉了台湾从大学毕业、结婚、生子到中年的艰辛,吸引了广泛的注意力。

  这是2010年11月民进党的政治广告,矛头针对的是国民党所组织的11月21日拉票大游行,在每则广告的下方,都以弱势群体的口吻质问马英九,“你也能为我办一场游行吗?”

  这些广告,诉求点直指台湾社会最为关注的贫富分化问题,在刺激民意上相当精准与到位。

  这些广告推出的时机,正是“五都选举”之前——“五都选举”是指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这五个直辖市市长以及市议员的选举。

  从各种官方数据以及其他数据来看,台湾的贫富分化问题相比其他国家与地区并不严重,但在民众看来,这一问题似乎到了刻不容缓、无法忍受的地步(详见上篇)。各种原因之外,还有个台湾特色的原因:那就是对贫富分化议题的政治操弄。

  阶级政治

  2008年的败选,对民进党来说,是重大的挫折,也由此掀开转变之幕,关键就是从族群议题转向民生议题、从统独政治转向阶级政治。

  蔡英文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民进党主席。她在就任演说中提出:“台湾在将来面临着两个威胁,一个是中国(大陆)的崛起,一个是全球化的挑战。”所谓大陆的威胁,是老生常谈,与全球化威胁并列,相当微妙。

  蔡英文说:“在全球化方面,我们也面临挑战,这是无可避免的挑战。……我们在执政时期建立的包括就业保险、劳工退休账户、国民年金等很好的社会安全制度,必须要让这些福利网络更为完备,才能在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防止M型社会的恶化。”显然,她将应对全球化作为“防止M型社会的恶化”的手段之一,而其潜在前提就是台湾已经陷入M型社会——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八年,是民进党执政的八年。

  蔡英文接掌民进党之后,以担任民进党中常委兼任党务改革小组召集人的罗文嘉等为代表,民进党内的少壮派掀起“二次党外”运动,推动“中间偏左”路线。

  罗文嘉明确提出:“民进党要走中间偏左的路线”。他说,本土化是民进党的价值之一,但本土化无法涵盖所有层面;台湾社会非常多元,本土化无法涵盖、响应或吸纳社会的多元价值与需求。这可以从陈水扁执政第二任期看得出来:扁做了很多本土化措施,选票却流失很多。这不是本土化没有市场,而是除了本土化之外,还要有其他价值。

  罗文嘉认为,民进党应该走中间偏左路线,“这与民进党的阶级属性有关”。“民进党要站在哪个阶级说话呢?当然是受薪阶级、传统农工阶级及白领阶级,这些都是不可移动的劳动力,民进党要站在这群人的立场为其代言,民进党要走的是‘中间偏左’的进步路线”。

  罗文嘉强调,走中间偏左的路线不是口号,而是实践;执政的时候要表现在政策上,在野时期要展现对执政者的批判态度,与执政者清楚区隔,并点出问题的症结。民进党当务之急是要扩大社会基础,与各个友党、盟友在不同议题上合作,与台联合作主权议题,与绿党合作环保议题。

  至此,这位操盘民进党党务改革的少壮派,鲜明地点出了改革的方向:一是“阶级斗争”,二是统一战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