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雪珥
撕裂的海岛 —台湾贫富分化与政治操弄 (上)
2016-08-30 16:09:55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网

  经常被当作典型的案例是,北市“信义之星”在2008年每坪100万,投资客在涨到170万元后卖出,大赚1亿元多,但只需缴52万元房屋交易所得税。若以实价课税,则要缴5200万元,相差近100倍。

  台北信义计划区在1980年市府正式公布重划计划时,还是一片苗圃、稻田与联勤兵工厂,但宏泰集团林堉璘在公告前后陆续就买下区内近万坪土地。当时其购入价格,一坪不过台币7万元到12万元不等。但如今,单以占地2600余坪的威秀影城土地为例,市价已经涨到约每坪650万元,总值169亿元。换言之,24年间,林堉璘几乎不用做任何事情,就赚到了整整68倍的财富。而且税负极其低廉。林堉璘本人,曾名列福布斯(Forbes)台湾富豪榜首位。

  同样地,台湾的股票交易所得也不课税,1980~1998年,台湾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从2191亿元,增长到8.38兆元,平均每年增加22.4%,加剧了财富的集中。

  媒体因此批判:“台湾落后国际的税制和缓慢产业升级,等于变相鼓励用钱滚钱的资本交易,让台湾成为富人炒作资本的天堂。原是支撑社会的中产阶层,普遍有强烈的相对剥夺感,担心落入‘向下沉沦’的趋势;没有‘富爸爸’的年轻世代,靠自身才能与努力翻身的机会,也愈来愈小。而富人,也觉得社会仇富,缺乏安全感。”

  个人所得税方面,税负不公更明显。根据台湾“财政部”财税数据中心的统计资料,1998年全台湾所得税来源中,只有5.7%的所得来自受雇人员的薪资报酬;产业主所得则为16.0%;但是在个人所得税来源上,薪资所得者却缴了72.3%的税,企业主只缴5.3%。2003年全台湾排名前40名的最高所得者,总所得额共270亿元,排名第40名的人也有所得3亿元,这些高所得者中有15人缴的税率不到1%,有8个人没有缴一毛钱税,只有五六人缴税达到38%的正常税率。

  何来撕裂感?

  台湾究竟是否存在贫富分化问题?台湾的贫富分化问题究竟有多严重?从政府数据与民众感知的分歧,可以看到台湾社会所展现的“撕裂感”。

  其实,台湾的所谓“贫困”,依然是“丰裕社会”(affluent society)的贫困,即以相对贫困为主,兼有绝对贫困。真正无法维持生存的人属于极少数,即使是依靠政府救助为生的穷人,其生活水平也远比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贫民高。台湾的无业者年均收入都能达到39万元,相当于年均8万元人民币,月均6667元人民币,即是明证。

  台湾官方大约也注意到了民意与官方在数据方面的分歧,在官方统计中,特别列了“主要国家(地区)家庭所得分配状况”,以资对比,这些国家(地区)包括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意大利、芬兰、挪威、卢森堡、新西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巴西、哥伦比亚等。而无论是基尼系数,还是“五分位数据”比较,中国台湾都是最好的。

  同样地,WTID的数据也表明,尽管台湾的贫富差距在官方统计中因技术原因被低估,但与其他地区相比,台湾的情况并不特殊与另类。如最高1%人群的收入在所有人群收入中的占比,中国台湾与法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英国相比,还是相当缓和的。

  问题在于:为什么台湾的民意会对贫富分化如此敏感和尖锐,远超其他那些贫富分化更为严峻的地区?

  正如台湾媒体所言,对贫富差距扩大的感知,很大程度在于“相对被剥夺感”。有学者甚至认为,台湾民众对贫富分化的忍受度较低,习惯于较低贫富差距水平且经过舆论传播、政治宣传影响,其对于即便是0.345的基尼系数依然感到非常不满;此外,也普遍有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普遍心态,受益于ECFA等诸多利好,台湾经济成绩单亮丽夺目,可是普通民众却未能雨露均沾,感同身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雪珥

职业商人,非职业历史拾荒者,有良心的历史发明家,一直致力于收藏与晚清有关的海外文物,通过挖掘海外史料,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以国际化的崭新视角、跨学科的宽阔思维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尤其是中国改革史,不仅十分注重历史研究的实证,更重视思想的理性和宽容,及历史研究成果的大众传播效果。兼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战略分析师、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