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监会重拳治车险 刑上“大佬”治沉疴
2018-03-03 09:09:57作者:宋文娟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月23日晚,保监会在官网上一连发布10份处罚决定书,其中涉及的机构包括: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保财险”)、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财险”)。处罚的主要原因是这些企业参与了与互联网平台公司合作的积分抵扣商业车险保费活动及编制提交虚假报表。

四川市场的人保财险、平安财险以及太平财险领到罚单:“罚款、暂停三个月车险新业务、当事公司主要领导分别被处以罚款、撤销任职资格等。”除此之外,平安财险宁波分公司、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也被叫停了商业车险新业务三个月。

此外所涉险企总公司相关负责高管人员也受到了处罚,如时任人保财险副总裁华山、平安财险董事长兼总经理孙建平、平安财险副总经理兼总精算师梁小英、平安财险总经理助理吴军、太保财险总精算师陈森、太平财险副总经理戴曙燕、太平财险副总经理何绍铭等人也受到了处罚。此次处罚力度之强、所涉高管层级之高前所未有。

而这次处罚或许只是开端。在2018年的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说:“监管‘长牙齿’才能让违规机构长记性,要使‘从严监管’成为2018年保险监管工作的关键词,集中整治车险市场虚列费用、虚开发票等违法违规乱象。”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加严厉的监管措施,特别是第三次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即将启动之际。

处罚缘起

2017年7月7日,保监会下发《中国保监会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以下简称“174号文”), 开启了针对车险市场乱象的专项整治行动。

174号文下发以后,保监会进驻一些财险总公司开展现场检查,并延伸检查了部分省级分公司,发现其中存在严重问题。

而此次处罚结果的信息监管在2017年9月即曾透露。2017年9月20日,保监会产险部在南京召开治理车险市场乱象座谈会华东片区会议。保监会产险部主任刘峰表示,“当前,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人保、平安等大公司带头出手,破坏市场,甚至影响行业声誉。所以监管部门真的该出手了。”他透露,2017年产险部组织对四家总公司(人保、太平洋、平安、太平产险)及其中一家省公司开展了现场检查,查实了总公司及分公司层面一系列严重问题,包括调数据、分摊费用等问题。“这次处罚力度非常之大,超乎你们的想象”,刘峰说。

2017年12月下旬,有关监管对四川当地三家大型财产险公司分支机构暂停商业车险新业务的消息就已开始在业内广泛流传。四川保监局于2017年12月21日下发紧急通知,指出当地财险公司不得借机对同业机构进行诋毁,不得扰乱市场秩序和盲目拼抢业务。

2018年2月12日,保监会正式对上述财险公司公布处罚信息(注:2月23日为保监会官网发布时间),当日四川保监局再次颁发特急文件。四川保监局文件通知,被处罚公司停止接受的是商业车险业务,交强险业务不受影响。停业期间被处罚公司不能受理商业车险新业务,包括商业车险投保单录入和生成、保费试算、出单以及与商业车险信息平台进行投保交互等。被罚公司不能将四川省机动车辆的保险业务挪至外地承保和出单,除对车险到期客户进行一次有效通知和情况告知外,不能对四川地区客户进行商业车险销售活动,包括电话呼叫、信息推送等。

除了四川地区的部门保险公司,平安财险宁波分公司、太保财险福建分公司也被叫停了商业车险新业务三个月。

此外部分保险公司总部的相关高管人员也受到了处罚,如平安财险董事长、总经理孙建平等7人,6人警告、罚款,1人撤销任职资格;人保财险副总裁华山等5人警告、罚款;太平财险副总经理戴曙燕等6人警告、罚款;太保财险总精算师陈森等6人警告、罚款。

从此次被惩罚的机构看,主要是人保财险总公司以及四川分公司,平安产险总公司以及四川、宁波分公司,太保产险总公司以及福建总公司,太平财险总公司以及四川分公司。被罚金额依次为145万元、150万元、110万元、110万元。从人员方面来看,相关33位负责人合计被罚款322万元,7人被撤销任职资格。

“这并非保监会首次叫停险企省公司车险新业务,但此次涉及很多总部高管,这是以前很少有的。为什么处罚总部高管,这就是保监会的态度。”某险企人士认为。

而在2017年9月20日,保监会产险部在南京召开治理车险市场乱象座谈会华东片区会议中,刘峰也透露,大部分地方保监局建议建议强化监管的上下联动。实行上下联动监管,有效阻断总公司与分支机构间违规行为的联系,防止总公司违规分担分支机构的费用、延迟入账或违规调节准备金提取。

“达到停业标准的,该停业就要停业;处罚高管,能取消任职资格的,就不要搞警告罚款。只有这样的力度,才叫贯彻落实174文件。”刘峰说,“我们这么做,就是要压实总公司和省公司规范经营的主体责任。”

新病沉疴

事实上本次处罚的是险企的老问题。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实际上是变相的返现。保险法第一百一十六条明确要求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在保险业务活动中不得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174号文明确各财产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及个人不得通过返还或赠送现金、预付卡、有价证券、保险产品、购物券、实物或采取积分折抵保费、积分兑换商品等方式,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不得以参与其他机构或个人组织的促销活动等方式变相违法支付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

2017年,保监会官网公布对某新兴保险公司的处罚通知。该公司通过PC官网、手机官网等自有渠道开展商业车险业务过程中,存在向投保人或被保险人返还合同以外其他利益的行为,累计向投保人或被保险人赠送各类礼金、礼券4.57万元。而在2016年“双12”,滴滴出行双十二车险促销项目也因优惠补贴问题被监管叫停,参与此次活动的保险公司如国寿产险、阳光产险官网发布声明停止此类业务合作。

在传统保险公司里,车险赠礼也是积习已久、司空见惯。“现在客户一买车险就是问送什么礼品,送多少油卡?而服务呢?保障呢?”某保险公司业务人员告诉记者。

“集分宝是变相的返现,扰乱了市场,容易产生市场失控。现在保险高费用实际是侵害消费者的权益,赔付率低,中介赚取了中间的利益。保监会长期容忍这种做法就置保险业于被动的地位。”某财险公司副总经理认为。

而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看来,返点抵扣问题的主要原因还在于企业对于“被惩处”抱有投机心理。“一般被罚款所涉及的金额企业都能承担,而且企业会认为监管机构不会盯着某一家不放,心存侥幸。”

两难局面

此次处罚对于保险行业的影响,特别是对财产保险公司影响巨大。

在中国的财险市场,车险是财险单一最大险种,有车就有车险。2017年全行业财险公司车险业务实现原保费收入7521.07亿元,非车险业务3020.31亿元。

来自人保财险2016年的年报显示,人保财险的车险业务为2256亿元,保监会的数据显示当年人保财险的保费收入3104亿元, 占比为72.68%;平安财险的车险业务为1485亿元,当年平安财险的保费收入1779亿元,占比为83.47%;太保财险的机动车辆保险业务收入为761亿元,而其全公司的保险业务收入为961亿元,占比79.18%;太平财险的年报显示其车险保费为145亿元,保监会显示其当年的保费收入为181亿元,占比为80.11%。

“车险是公司立业之本,输不起。”人保财险总裁林智勇曾在其2017年10月会议上直言。而在四川,2017年人保、平安以及太平三家公司车险市场,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三家公司同时暂停业务,对于当地市场格局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现在我们业务都是猛增。”一位中小财险公司四川分公司副总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在四川车险赠礼基本停掉,现在这方面要求很严格。”

据了解,本次涉事险企一开始并不接受,人保财险川分、平安产险川分以及太平产险川分行使了听证的权利——因为受到处罚而发起听证会,这在国内保险行业尚属首次。三场车险处罚听证会分别在1月17日、18日、19日依次进行。

据参加车险处罚听证会的人士介绍,三场处罚听证会保监会备战充足有理有据。“感觉监管本身挺难的,又要市场化改革,又要管控费用水平,这太矛盾了。”该人士说。

此前曾经的监管官员张宗韬也曾公开感慨:“监管部门工作比市场主体难度大多了,主要原因是各相关利益方对车险市场化目标要求太多元了,既要维护消费者的利益,确保社会平稳,又要维护行业利益,提升行业在产业链中的地位,既要引入竞争机制,又要平稳增长,不能产生风险。”

张宗韬认为,车险是标准化产品,随着大公司拉高市场成本,中小公司如果跟随大公司竞争,因后线成本高就会造成亏损;如果不跟随大公司竞争,固定成本难以摊薄,亏损也难以避免。这就是目前很多中小公司的两难局面。

“车险高手续费,大公司是祸首。大公司本来就有优势,他们涨,小公司就只能跟着涨,要不更拿不到业务了。” 某业内人士的观点也是现在大多数的看法。

而来自人保系统的人士却认为高费用返还,是小公司为了抢市场,最先用的招数,巨头们看到危机自然反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保监会重拳治车险 刑上“大佬”治沉疴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加严厉的监管措施,特别是第三次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即将启动之际。[详情]

“开门红”下半场:保险文化待重塑

根据四大上市险企公布的今年1月寿险保费数据,中国人寿、太保寿险、平安人寿、新华人寿四公司保费合计负增长0.79%。[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