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业高增长背后的冷思考: 防范利差损风险
2016-11-15 14:29:3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评论:

  事实上,一个成熟的保险市场必须经历种种磨砺。正如北美精算师协会主席Jeremy J.Brown所言,“短期利率下行、资本市场波动,这是世界共同的问题。没有魔法、没有诀窍,保险公司必须降低成本、降低收益,美国公司在低利率环境下生存了较长时间,对此已经习惯。中国保险市场刚从高利率水平往下走,利差缩小难免感觉阵痛。这倒逼保险公司进行更精细化、更科学化的经营管理,而不再沿用之前的粗放模式。”




  一瞬回眸,保险业已然换了天地。

  当保险业屡次成为舆论焦点,彰显其社会影响已今非昔比。大国保险养成记的序幕徐徐拉开,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正跃跃欲试。

  保监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9月,保险业保费收入2.52万亿元,同比增长32.18%,增幅较去年同期上升12.69个百分点;资产总量14.63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8.38%。

  然而,如若因为取得上述成绩而满足于现状,或注定骄兵必败。考验正悄然来临,长期低利率和资本市场跌宕已兵临城下。同期,保险业资金运用收益率3.95%,同比下降1.97个百分点;预计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5.68%,降幅较上半年略有收窄。

  一面是保费收入、资产规模规模的持续高速增长,另一面是投资收益率、预计利润的下降,冰与火交织,利差损风险不言自明,保险业滚滚车轮将驶向何方?

  实际上,我国保险业早已未雨绸缪,无论是负债端的回归保障本源、延长久期、调整利率,还是资产端的提高投资能力、扩大范围、划定底线,抑或“偿二代”的正式落地、人身险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无不昭示着保险业这场转型革命,正值进行时。

  事实上,一个成熟的保险市场必须经历前述的种种磨砺。正如北美精算师协会主席Jeremy J.Brow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所言,“短期利率下行、资本市场波动,这是世界共同的问题。没有魔法、没有诀窍,保险公司必须降低成本、降低收益,美国公司在低利率环境下生存了较长时间,对此已经习惯。中国保险市场刚从高利率水平往下走,利差缩小难免感觉阵痛。这倒逼保险公司进行更精细化、更科学化的经营管理,而不再沿用之前的粗放模式。”

  保险业正在赶考路上。

  三大指标向好

  与其他金融主体的发展情况相比,保险业可谓是“风景独好”。

  从宏观来看,“十二五”时期,全国保费收入从2010年的1.3万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2.4万亿元,保险业总资产实现翻番,利润增加了2.4倍,累计为经济社会提供风险保障4753万亿元,年均增长38%。

  从微观来看,评价保险业会否迎来潜在危机,则主要观察行业的整体净现金流、偿付能力、盈利能力三个方面。

  首先,保险业现金流充足,2016年1—9月,保费收入2.52万亿元,同比增长32.2%,年末有望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保险业总资产已经达到14.63万亿元。

  其次,保险业2016年截至6月末的偿付能力溢额为19054亿元,较年初增加649亿元;寿险公司“偿二代”下的平均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0%,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27%,均远高于监管要求的100%和150%的达标标准。

  最后,保险业盈利水平主要表现在当期利润和公司未来利润贴现(内含价值)两个方面。盈利水平的短期指标“当期利润”的波动主要受现行会计准则和资本市场的影响:因传统寿险的准备金提取金额与750天国债收益率曲线挂钩,而过去750天的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水平在下降、导致准备金增加、当期利润下降;

  而保险业存量业务中,包含相当部分的分红、万能、投连等业务的准备金评估不会受到该收益率曲线下行的影响。因此只要长期投资收益率水平在穿越经济周期的基础上不出现大幅度的下降,则保险业利润下降的幅度并不会无休止地扩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保险业高增长背后的冷思考: 防范利差损风险

当保险业屡次成为舆论焦点,彰显其社会影响已今非昔比。大国保险养成记的序幕徐徐拉开,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正跃跃欲试。[详情]

信披、风险提示不足 国民信托被判“违规推介”

近日,国民信托投资者收到了北京银监局对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天冶线缆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核查意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