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子与“女子银行”(上)
2017-05-06 09:06:06作者:一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上次提到,20世纪20年代后期,张幼仪从“婚变”(她是徐志摩结发妻子)的阴影中走出,自欧洲回到上海,经营云裳服装公司之余,还搏击股海,屡有斩获,可谓人间四月,春风得意。

其实,她商场生涯中更重要的一笔,是以江浙财团领袖、大银行家张嘉璈(公权)之妹的身份,出任上海女子储蓄商业银行要职十余年,在“民国银领”圈几乎为男性所垄断的局面下,扎扎实实当了一回“女金领”。

男女搭配 赚钱不累

话说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以下简称“女子银行”)1924年成立之初,原拟命名为“坤范银行”。《周易》有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1918年,上海新昌路曾成立坤范女子中学,该银行既同为女子机构,或受此启发而冠名。后来经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创办人陈光甫提议,才改为现名。

这家女子银行由男女股东共同发起成立,女界发起人主要为严叔和、欧谭慧然、张默君等,男界则主要有邬挺生等,创办时股东共约20人。银行的主要股东及高管,大多是当年政界、商界、金融界卓有成就者。

比如严叔和,浙江鄞县人,曾先后任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行妇女部主任、虹口分行经理,在该行服务长达9年。自女子银行创办之日起,她一直担任总经理、行长,后来又当过董事长。

欧谭慧然,籍贯广东香山,是上海先施百货公司创办合伙人、总经理欧彬(澳洲华侨)的夫人。作为创始人之一,她出任女子银行第一任董事长,直到1925年11月去世。

张默君,是国民党元老邵元冲(绍兴人,官至国民党中央宣传委员会主任委员,在“西安事变”中中枪身亡)之妻,夫妇俩都是同盟会早期会员。1912年民国建元,她曾创办神州女学校并自任校长,1918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专攻教育学,著有《战后之欧美女子教育》一书。1924年后,历任江苏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杭州市教育局局长。她长期担任女子银行董事及监察人等职。

姚稚莲,浙江嘉兴人,其父姚慕莲是著名官商,亦当过女子银行的董事长。她本人自1924年起在该行担任副经理,1943年升任经理。

男界发起人之一邬挺生,早年为英美烟公司出资成立的协和烟公司总经理,又在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任营业部经理。20世纪30年代早期,牵头筹组中国许昌烟叶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

为女子银行“一锤定名”的陈光甫本人,长期担任该行董事,直到1947年才辞职。1933年到1936年间,张幼仪的四哥、中国银行总经理张嘉更是出任副董事长,1936年4月,他一度获推举为董事长,不过未到任。

股东与高管阵容如此“豪华”的女子银行,自然十分引人瞩目。经过近半年的筹资集股后,1924年5月27日(农历四月二十四),该行在上海南京路465号正式开幕,沪上政、绅、学、商各界社会贤达均来捧场,据称观礼嘉宾名流多达2000余人,可见该行人脉关系之深广。

内外通吃 放手投资

当时沪上各大报纸,如《申报》《新闻报》《时报》《民国日报》《商报》等,都对这次开幕典礼作了报道。《申报》报道中更着重强调其“女子”特色:

“女界向典当抵押物品时,取息既厚,且妨观瞻,该行从事矫正起见,对于女界之以贵重物品向该行押款者,取息极廉。该行对于女子职业,极为注意,行员将用女子充任,投考者至少当有高小毕业或中学一年级之程度。”

后来在1951年12月曾统计过该行128位股东的“背景”,女性股东68位,占一半以上,其中又48位的履历表中标注为“家务”,即家庭主妇。这些“主妇”股东持有的股份数,从十几股到几百股不等,也有多达数千股的“大户”。

自1932年起,张幼仪担任该行副经理,1936年至1946年12月出任副总裁,而她的女子银行董事一职,直到1949年才卸任。据她晚年回忆:

“有几个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的女士跑来与我接洽,我想是四哥要她们来的。她们说希望我到她们银行做事,因为我人头熟,又可以运用四哥的影响力守住银行的钱……她们不得不明讲,找我进银行是看我的关系,而不是能力,因为我从来没在银行做过事。”

从张嘉璈的角度讲,肯定也愿意借助自己在业内的威望和人脉,让逐渐展现商业天分的妹妹进入银行界一试身手。

张幼仪“决定抓住这次机会”,“我把我的办公桌摆在银行最后头,这样银行前面的情形就可以一览无余。”她每天早上九点准时到达办公室,这分秒不差的习惯,是早年留学德国时养成的。

上海的这家女子银行与普通商业银行一样,非常注重吸收存款,特别是与学校相关的银钱来往业务。它在上海各女校创办储蓄分处,代学校收取学费,到1949年为止,委托该行代收学费的学校一共有10家。

据张幼仪晚年回忆,女子银行“往来客户多是女性”,“许多在附近商行做事的年轻妇女,喜欢拿了支票立刻上我们银行来兑现,再在户头里留点钱当存款”,“大多年纪大的妇女都用我们的银行存放珠宝”,“很受老少妇女欢迎”。

但在银行业竞争激烈的沪上,女子银行的经营范围和服务客户,当然不能局限于女性,任何人都可以前来开户。除了主营款业务外,该行还代售旅行券,各埠轮船火车之船票、车票,且可代订舱位。同时,它以吸纳的可观存款参与投资,如购置房地产,入股若干生产厂商和公用、交通事业,上海滩有名的世界书局、商务印书馆、永安纱厂及内地自来水公司等,都有女子银行的投资。

前面已提及支持女儿姚稚莲参与发起女子银行的富商姚慕莲,他自己就是上海内地自来水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看来女子银行涉及的“关联投资”,还是相当活跃的。

未完待续

作者为学术期刊编辑,历史学博士,专治民国金融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奇女子与“女子银行”(上)

张幼仪从“婚变”的阴影中走出,在“民国银领”圈几乎为男性所垄断的局面下,扎扎实实当了一回“女金领”。[详情]

从第一口波尔多开始

欧洲和美国的葡萄酒专家经常问我, 为何新的亚洲葡萄酒消费者对波尔多葡萄酒如此痴迷?[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