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一口波尔多开始
2017-05-02 13:38:42作者:李志延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我喝的第一口高质量葡萄酒是波尔多的红葡萄酒,当时我正就读于牛津大学。坐在牛津大学的同学们中间,我十分害羞地询问,出现在正式晚宴里的应该是怎样的酒。我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如此痴迷于种类繁多的红酒,那些倒进我酒杯中不同口味的葡萄酒,似乎在不断变化。
  这是我葡萄酒之旅的开端。自那时起的20多年间,我游历世界各地,也经历了感受葡萄酒的不同阶段。我曾迷恋加州的Chardonnay(莎当妮),接着是他们的Cabernet(赤霞珠),然后是澳大利亚的Shiraz(设拉子)和他们的Semillon(赛美蓉)。后来我发现了Burgundy(勃艮第)以及Pinot Noir(黑皮诺)。
  我差不多尝尽世界上每种类型和风格的葡萄酒,因为我一直着迷于去发现新的口味和风格。在香港生活的17年来,周围的人们最近也开始陶醉于波尔多红葡萄酒。而我则是持续不断地回到波尔多,享受一杯波尔多红酒就像回到家里面对熟悉的事物一样。
  欧洲和美国的葡萄酒专家经常问我, 为何新的亚洲葡萄酒消费者对波尔多葡萄酒如此痴迷?有些人认为, 它不太配亚洲人的菜肴;另一些人认为它的果味和亲切感都比新世界的葡萄酒逊色。它的质量也不一致,因为它的产区是如此广阔。然而,波尔多的影响力和吸引力持续地在亚洲扩展,甚至出现在一些较成熟的市场,例如在葡萄酒已经流行了20多年的日本。
  在香港的葡萄酒零售商中,超过半数的零售货架用来售卖法国葡萄酒,其中多数是波尔多的红葡萄酒。即使在中国内地销售的葡萄酒,譬如家乐福,在进口葡萄酒之中, 波尔多红葡萄酒也占绝大多数。2009年的进口数字来看,在进口到中国的葡萄酒之中, 总市价的一半源自法国,而其中,又有绝大多数是波尔多红葡萄酒。
  在香港,法国葡萄酒占55%的进口货值,总额接近5亿美元,其中波尔多创造了大部分的价值。尽管澳大利亚人、智利人和美国人付出了巨大的营销努力来夺取法国的市场份额,但按价值及数量计算, 波尔多的红葡萄酒却依旧保持其领导地位。这情况遍及亚洲主要的城市。
  有数个因素似乎能解释这种迷恋:波尔多已经非常有效地建立了自身在葡萄酒界的威望。高档的法国烈酒公司,例如法国人头马和轩尼诗,为建立法国成为优质酒精饮料来源的地位铺平了道路。最昂贵的葡萄酒产出自法国波尔多,反映了其巅峰的品牌力量;同时,波尔多酒庄现场营销的成功也能解释这种迷恋。
  另一种解释是民众简单地对波尔多风格的偏好多于营销的努力及威望。
  一般来说,波尔多红葡萄酒较加州或澳洲的葡萄酒芳香,较少甜味或果味。波尔多红葡萄酒也往往更纤细、含蓄、更为克制。这实际上可以很好地配合复杂、难以捉摸的亚洲美馔,无论是清淡的粤式海鲜菜肴或中国北方的烧肉菜肴。我们丰富的食物遗产说明我们对葡萄酒味道的要求相当苛刻。普通的葡萄酒不能与佳肴中的细致、多层次和含蓄的口味像umami 那般产生共鸣。高质量的波尔多红葡萄酒拥有多层次的口味,能随时间改变来配合同样复杂及多层次的美食。
  给大家一个忠告,在引进波尔多红葡萄酒到亚洲餐桌上时,请提防单宁的水平和质地。高水平的单宁出现在年轻波尔多红葡萄酒,能夸大香料或掩盖菜式的纤细味道。
  波尔多白葡萄酒也是很好的粤菜伙伴。这些葡萄酒有足够的body以及美妙的,清爽的酸性,来减少脂肪或油。最好的白葡萄酒往往缓缓地发酵,在木桶中成熟约一年,这为葡萄酒增加了另一层深度和特点。最好的例子,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和Haut Brion Blanc可以存放很长的时期,相等于最好的波尔多红葡萄酒,我就有一瓶存放了40~50年十分出色的Haut Brion Blanc!
  品尝葡萄酒应该是一个发现和探索的旅程,这个旅程在波尔多以外的地方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妥当。这是一个美妙的葡萄酒序言,而且这也是我的葡萄酒之旅的出发点。不要固守熟悉的名字和酒庄,其余的葡萄酒世界正等待着被发现。毕竟,波尔多的葡萄酒会经常出现在你的周遭。甚至现在,一杯上世纪80年代的波尔多葡萄酒就正在我的手里,它为我带来的那种舒适及熟悉的感觉, 就像我母亲在家煮的牛肉汤面一样。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从第一口波尔多开始

欧洲和美国的葡萄酒专家经常问我, 为何新的亚洲葡萄酒消费者对波尔多葡萄酒如此痴迷?[详情]

罗马角斗士剑断远东

意大利于1899年2月底向中国正式提交了照会,要求租借三门湾以及入湾处的三个小岛,面积与德国在山东的胶州一样大,其权限利益..[详情]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