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十年:错失的“白银时代”(下)
2017-03-16 10:53:00作者:高全喜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1916年的中国,君主立宪是不是一个真命题?复辟帝制是不是一个真命题?我认为它们都不是,那只是醉心君宪的杨度等人为袁世凯炮制出来的一个伪命题。

在当时的中国,落实民国宪法,即制宪与行宪,促进社会发展,才是时代的真命题,君主立宪那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如果说在晚清新政筹备立宪的某些阶段,不排除有过实现君宪的可能性,此时此刻,它早就有违历史潮流了。

同样,那时候的“革命”,也不是辛亥年间的革命了,“革命”也成为一个伪命题。革命的使命本来完成了,不幸的是它又被唤醒,所开启的是另一个可怕的故事,我们本来不希望它发生。

中国的学术界尤其是历史学界往往认为,民初十年是辛亥革命的延续,但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如果我们对此看不清楚,就很容易漠视那一段时间里,转型中的中国真正的历史任务何在。

违约复辟 乱臣贼子

1915年8月,以杨度为首的“筹安会六君子”(另五人为孙毓筠、李燮和、胡瑛、刘师培及严复)联名劝进,支持袁世凯称帝。同时内有交通系首脑梁士诒奔走呼应,外有美日两国宪法学家古德诺、有贺长雄等积极赞助。

问题是,杨度向袁世凯进呈《君宪救国论》时,他到底是真诚的幼稚,还是老谋深算的附和?难道他不明白,若实行君主立宪,袁世凯这样的政治强人,绝不会当“虚君”?既然袁不可能是“虚君”,所谓君宪的“宪”意义何在?宪制对“实君”又何来约束?任何制度的存废,都不能脱离实际的政治环境,清末的光绪、宣统二帝手中无权,或许还可以行君主立宪。有人会拿明治维新来跟袁世凯恢复帝制作对比,但日本天皇历来只是一个符号,不掌实权,而英国17世纪末的“光荣革命”,则是国外请回来的国王,也不是“实君”。

早在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杨度就在日本东京发表文章《金铁主义说》,称“所谓金者,黄金也,即金钱,即经济,欲以此来求得人民的生活富裕;铁者,即黑铁,即铁炮,即军事,欲以此来求得国家的力量强大”,也就是要通过君主立宪,实现国家强大的目标。

不过,有一个学理问题需要辨析:国家的强大,也分对内和对外。“金铁主义”追求的强国,是在国际层面上对付列强,君宪的“宪”是针对内政的,杨度似乎没有真正搞明白,这两者之间互相是存在张力的。一国政府对外部世界“强大”,与对治下的人民“强大”,意义怎么可能一样?英美政制的特点之一,就是对外强而对内弱。但杨度显然没看到这一点。

我认为杨度不是纯粹的理论家、思想家,他内心追求的境界,是当所谓“帝王师”,有投机事功的考虑。要而言之,第一,他很难为复辟帝制提供一套强有力的理论背书;第二,他在某种程度上误导了袁世凯;第三,他本身可能也是真糊涂,不知大势所趋,对新时代新潮流的认识,甚至还比不上他已年过八旬的老师王闿运(1833~1916,晚清著名学者,早年入曾国藩幕府,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后者曾力劝他不要鼓动复辟帝制。

从另一方面看,1912年2月颁布的《清帝逊位诏书》中,有一条我称为“袁世凯条款”,即清廷向袁世凯所代表的南北各派和平移交权力的前提,是他必须确立共和政体。袁世凯一旦复辟,就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成了名副其实的“乱臣贼子”。因此,复辟帝制虽然场面上热热闹闹,却是袁世凯自己否定自己,开了倒车,几乎必然失败。尽管他“登基”伊始即大肆分封侯王,可这都不值钱了,稍后眼见大事不妙才急踩刹车,无奈悔之晚矣。

选边站队 自有因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初十年:错失的“白银时代”(下)

在1916年的中国,君主立宪是不是一个真命题?复辟帝制是不是一个真命题?我认为它们都不是,那只是醉心君宪的杨度等人为袁世凯..[详情]

民初十年:错失的“白银时代”(上)

百年之后再回首,我们会发现,今天不少人热衷的所谓“民国范”,实际上多出现在北洋政府时期的“民国”,虽然这股热潮难免有过..[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