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十年:错失的“白银时代”(上)
2017-03-16 10:49:02作者:高全喜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当时,由宋教仁领衔的国民党完成合并重组,生气勃勃,其有效的组织路线及民主竞选等主张深得人心,已逐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型,且在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年轻的宋教仁成为国民党新党魁之际,孙中山在党内的实际政治影响力慢慢淡化,更多是作为一个有卓越历史贡献的革命家“符号”,以“全国铁路督办”的身份周游各地,过起半退休养老的生活。

武昌首义后转向支持革命的立宪派,此时或转向议会参政,继续其政治追求,或以士绅身份,投身商贸、教育等正常社会的建设之中,作为主流精英,他们获得广泛支持。前清王族则基本退出政坛,他们本来力量就很弱,乐得享受民国政府提供的优待,在政治上很快烟消云灭了。唯一保留强大军事实力又拥有丰富行政经验的北洋系,要解决的是如何提高国家能力,实现军队国家化等问题。只要其集团自身利益不会受到重大损害,又能够获得合法性和道义性,他们自然也乐见其成。

总而言之,1913年是民国真正意义上的开局之年,整个中国政治和社会基本上开始按部就班发展——革命党转向议会党,不再搞暗杀暴动等激烈行动;各派参与的政党政治起步;袁世凯如愿当其大总统,志得意满,名利双收;有望取代《临时约法》的《天坛宪法草案》,也在紧锣密鼓地着手制定中。

孙袁对决 赢家何在

但是,宋教仁遇刺案的发生及涉事各方对此的若干不当处置,迫使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制宪建国”的尝试中途夭折。

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集团,指责袁世凯为宋案幕后真凶,因而发动“二次革命”,但旋即失败。于是孙重整旗鼓,成立中华革命党,强调树立个人权威,为此不惜与持异议的黄兴之类党内大佬分道扬镳。以前,同盟会、光复会等革命党人的“革命对象”,是千夫所指的满清政府;现在,中华革命党公开对抗的,是民国政府(北洋政府),其“革命”性质与辛亥革命可谓不同。

更何况,本来已转向议会党的国民党,被改造成领袖个人独裁、带有极权色彩的政治组织,其对手则是自己曾经积极参与建设的民国新政权。限于自身实力,孙中山不得不寻求外国支持,先是期望与日本合作,短暂地得到过日方一些经济和军事支持,最终从组织上、军事上、意识形态上,几乎全方位依靠俄国,为此后走向“党国”定下基调。

由此可见,革命党人对宋案的激烈反应,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本来可以用行政和法律手段解决的问题和冲突,变成要用“枪杆子”来解决,谁有枪谁就有理,国内政治形成了越来越严重的路径依赖。此后,各地拥兵自重的军阀层出不穷,军阀的混战,使得中国社会从得来不易的和平状态,再一次走向非和平状态。

我个人认为,即使袁世凯确实是指使刺杀宋教仁的元凶,孙中山及其领导的激进国民党人,仍然要为借宋案做号召掀起风浪,最终彻底改变民国初年的国家正常建设进程,负上一定的责任。

我们不妨再来分析一下,袁世凯在宋案发生后心态的微妙变化。

袁世凯也说不上是一位好的政治家,面对围绕宋案的抗议声浪及反对派行动,他采取怀疑并强力打压的做法,又否决了对总统权力有一定限制的《天坛宪法草案》,另外授意搞出一套“袁式宪法”,这成为其1916年复辟帝制的主要诱因。

具体来说,因宋案而掀起的新一轮不同性质的革命风潮爆发,地方军阀自立苗头的暴露,显然动摇了袁世凯曾经有过的对民国和平建设的认识。本来,从辛亥革命时的南北和谈,到政党政治下的国会竞选,只要“制宪建国”这条路走得通,能给他及其北洋集团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和荣誉,他是乐意认同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初十年:错失的“白银时代”(上)

百年之后再回首,我们会发现,今天不少人热衷的所谓“民国范”,实际上多出现在北洋政府时期的“民国”,虽然这股热潮难免有过..[详情]

纸币如何成就与毁灭南宋小朝廷

两宋之中,南宋总被认为文弱,其实在货币制度中尤其值得一说。南宋大体继承了北宋体制,但是南宋偏安一地,经济重心进一步转向..[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