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2017-01-06 12:37:39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陪都抗战文化:另一次“救亡”


  1946年4月,蒋介石在“庆祝国民政府还都大会”上说:“最短期内即将离开重庆,又不免依依,本人自出生以来,除家乡以外,没有其他地方比重庆算得是我第二故乡。”
  据考证,蒋介石在重庆期间有四处官邸,最重要的一处位于现渝中区中山四路重庆市委大院内,为当年国共谈判的主要场所,蒋介石与毛泽东那张著名的合照即在此拍摄。目前这里除接待重要访客外,不对普通公众开放。笔者有幸因采访之便,匆匆浏览过它的外观。
  另一处是沙坪坝的林园,原是1938年担任蒋介石侍从室第一处主任的张治中为初到重庆的蒋所修建,蒋为表示敬老让国民党元老林森入住,故称林园,1943年林森去世后收回。重庆谈判期间,蒋介石毛泽东曾在此就中国现状和前途有过一番舌战。
  南岸区的黄山官邸,是重庆现在唯一对外开放的蒋介石官邸,1941年8月30日,得到情报的日军曾突然空袭此地,正在开会的蒋及时躲避才幸免于难。还有一座位于南泉的小泉官邸,是为了便于兼任校长的蒋视察迁至当地的中央政治学校(即中央政治大学,现台湾政治大学前身)而设立。
  重庆作为中国8年抗战的战时首都,既是国民政府军政要人云集的地方,也是包括中共在内的中外各种政治力量角逐的舞台,重庆的“抗战文化”内涵非常丰富和复杂。以往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南方局统战活动为代表的“红岩文化”,官方的舆论宣传和史实研究都很重视,蒋的四大官邸及其逸事,不过让我们有可能从另一角度审视当时的历史。
  近年来两岸关系回暖,国共交流频繁,国民党现任高层时时流露出浓浓的“重庆情结”,因为他们不少人与重庆渊源甚深。
  据邓平介绍,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就是在重庆上的小学,新党主席宋楚瑜出生在重庆,他名字中的楚系指其故乡湖南,而“瑜”很可能是“渝”的变体,而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父母,就是抗战时期在南泉的中央政治学校求学时相识并结婚的,婚后不久即生下马英九的姐姐马以南(邓称此“南”应该就是指南泉),10年前两位老人家还专程回南泉旧地重游。
  邓平说,重庆作为抗战时国民政府的陪都,拥有特殊的历史积淀,实属推动两党交流、国共合作的理想平台。但曾专门做过重庆抗战遗址调查清理工作的他,对那一时期文物保护的现状忧多于喜。
  比如位于南山的空军坟,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抗日空军阵亡将士实葬墓地,始建于1938年,是当年国民政府为埋葬和祭奠抗日空军将士而修建的,共埋有242名抗战空军英烈。1949年之后,墓地历经劫难,已成荒冢。今年才由重庆南岸区旅游局投资800万元人民币加以修复。
  坐落于渝中区两路口的跳伞塔,初建于日机频频空袭的1942年4月,既为培养空军飞行员之用,亦象征着重庆军民“毋惧日寇,抗敌到底”的决心。它是我国及亚洲的第一座跳伞塔,也是亚洲仅存的二战时期的跳伞塔。近几年来,有关这座塔拆除还是迁建,有关各方争论不休,而一般外地游客,即使路过此地,也很难知晓这座通体斑驳的高塔的光荣事迹了。
  还有已经成为重庆商业地标的解放碑,原来最早是1941年最后一天建成的7丈7尺高(象征“七·七”抗战)的“精神保垒”(意指坚决抗战的精神),后于1946年10月原址重建,命名为“抗战胜利纪功碑”,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后,由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题字,将其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这一段曲折的历史,恐怕连重庆本地的年轻人,都未必能讲得清楚。
  邓平说,抗战文物挖掘和保护之所以困难,从大的方面说,与建国后重庆长期定位为重工业城市,忽视文化建设有关,从具体的方面说,则是对抗战陪都遗址的价值认识不足,如红岩文化系列旧址、歌乐山烈士纪念遗迹等,都列为国家级保护文物,而有重要历史意义或国际影响的抗战胜利纪功碑和史迪威旧居等,却仅仅列为市级保护文物。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意大利著名史学家克罗齐说过的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什么时候我们才不必从庸俗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而能尽量客观理性地看待似乎正在逐渐远去,但其实仍与我们有割舍不断的联系的那段历史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1911年11月,一位来自佛罗里达半岛、28岁的美国步兵中尉,第一次踏上了陌生而神秘的中国大地。就在一个月前,一场革命在这个..[详情]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