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2017-01-06 12:37:39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重庆上空的“虎”


  尽管不能与4万万中国人一同迎接最后胜利,史迪威仍然是幸运的,时隔半个世纪,中国政府和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开始缅怀他的功绩。但另一位来华援助抗战的美国军人“飞虎将军”陈纳德(Claire Lee-Chennault),身后却留下不少争议。
  笔者参观史迪威博物馆那天是6月7日,两天前正值重庆大轰炸惨案68周年纪念日。1941年6月5日,侵华日本空军对“陪都”重庆实施连续5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导致防空洞内躲避空袭的超过2500名市民因窒息和踩踏而伤亡。1938年至1943年间,侵华日军共出动战机9000多架次空袭重庆,造成人员伤亡2.5万余人。这一切,都因为国民政府羸弱的空军形同虚设,被日军牢牢占据制空权。
  就在重庆大轰炸惨案发生后一个月,51岁的美国退伍空军军官陈纳德带领从美国招募到的大约100名退役飞行员,组成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抵达缅甸进行集训。他还通过美国的“租借法案”为中国购入了100架P-40 战斗机。
  1941年12月20日,这支后来被称作“飞虎队”的传奇空军首次出击,迎战由越南起飞进犯昆明的10架日军轰炸机,并击落其中的9架。蒋介石夫妇闻讯亲赴昆明,嘉奖陈纳德和他的空中勇士。
  据说饱受日军空袭之苦的重庆市民也能不时欣喜地看到,机头上漆着“飞虎队”标志——露着牙齿的鲨鱼头的P-40战斗机在头顶盘旋,重庆终于拥有了防空力量。陈纳德后来曾说,他为能够帮助这座城市解除日本飞机的空中威胁而深感荣幸。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参战,陈纳德恢复现役,成为美陆军航空兵上校,指挥美军第十四航空队。1942年3月,史迪威来华,决定由第十四航空队下辖的第二十三战斗机大队取代民间性质的“飞虎队”。同年7月,“飞虎队”正式解散。此后来华作战的一些美军飞行员,为了震慑日军,沿用了“飞虎队”之名,实际上与陈纳德那支志愿军已无直接关系。
  但因“飞虎队”一战成名的陈纳德,接下来在中国战场上所扮演的真正角色,国内史学界众说纷纭。
  有研究者批评,陈纳德逐步听命于蒋介石,在蒋介石与史迪威的“较劲”中,被蒋用作筹码。1943年夏到1945年春之间,陈指挥的第十四航空队(又称陈纳德航空队)听从蒋介石“保存实力”的授意,在占有绝对空中优势的情况下,未尽全力打击日军。
  更严厉的指责是,从1945年8月日本投降到1946年6月全国内战爆发,10个月的时间里,陈纳德航空队和美国海军把54万国民党军队及数十亿美元物资运送到了内战前线,帮助蒋介石抢夺了百余座城市。
  不过也有说法称,1944年七八月间,作最后挣扎的侵华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攻势,逼近桂林、柳州、衡阳一线,陈纳德不顾守卫桂林地区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非蒋嫡系的事实,命令下属向薛岳部队空投了一批美式武器弹药,自此为蒋记恨,处处刁难,不久便愤而辞职返美。
  陈纳德曾感叹:“8年来我唯一的野心就是打败日本,而现在我却被剥夺了参与那最后胜利的权利,在战胜日本后,我热切希望能够在东京湾登上‘密苏里号’战舰,看看日本人正式宣布他们的战败。”
  让他感到失望的是,中美双方政府和军方都没有向他发出任何邀请,而与他关系微妙的老上司史迪威,倒是应邀出席了“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的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唯一能安慰他的,可能是云南省政府在他离开中国前发来电报:从昆明到巫家坝机场(飞虎队昆明总部所在地)的那条道路,已正式改名为“陈纳德路”。有意思的是,1945年1月,全长1700多公里的“抗日生命线”中印公路通车,3个月前竭力把史迪威赶走的蒋介石亲自宣布,这条公路将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邓平说,陈纳德和“飞虎队”声名显赫,志愿飞行员们的牺牲精神和彪炳战绩备受爱戴,近年重庆也曾有人建议为他们建立纪念馆,遗憾的是当年飞虎队的遗址已经难寻,原设在白市驿战时机场的“飞虎队”重庆总部旧址,因缺乏保护,如今几乎荡然无存,只留下两个混凝土浇筑的防空掩体,据当地人称是战时遗物。参观过史迪威博物馆的人都会注意到,该馆对面设有一个飞虎展览馆,不过无论其规格和内部陈设,与前者相比均有明显差距。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1911年11月,一位来自佛罗里达半岛、28岁的美国步兵中尉,第一次踏上了陌生而神秘的中国大地。就在一个月前,一场革命在这个..[详情]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