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2017-01-06 12:37:39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11年11月,一位来自佛罗里达半岛、28岁的美国步兵中尉,第一次踏上了陌生而神秘的中国大地。就在一个月前,一场革命在这个古老东方帝国的心脏地带突然爆发,并彻底改变了它此后的命运。
  33年后,即1944年10月21日,这位刚过花甲之年的“老兵”极不情愿地离开了他倾注半生心力的土地,当时他的头衔是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兼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那一天,距中国艰苦的八年抗战取得最后胜利不到11个月了。
  他是约瑟夫·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在他身后,留下了迄今为止中国境内唯一以美国军人命名的一条公路和一座博物馆。
  我们的故事,就从重庆嘉陵江畔那座博物馆开始。

史迪威往事


  第一次与史迪威“面对面”,是2009年6月初一个细雨濛濛的午后,已经入夏的重庆,天气难得如此清凉。
  手中最新出版的重庆市区交通旅游图上,并没有标出博物馆的位置,还好当轻轨列车驶进佛图关站时,车厢里的广播会提醒说:如果要去参观史迪威博物馆,请在此站下车。
  走出车站,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在山城这样的路司空见惯,但四周某种说不清的特殊氛围又提醒着来访者,这里与别处不同。
  1942年3月,史迪威也是沿着这条幽静的小道第一次走进那座宅院的。他是第五次来华了,此前,他一共在中国生活工作过13年:先后两度任职于驻华美国公使馆,又在驻天津的美军部队中服役,还一度被国际赈灾委员会借用,担任晋、陕两省的筑路工程师。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爆发,身为驻华武官的他马上成立了一个情报组,及时向美国政府报告战争进展。他游历过几乎半个中国,能说流利的汉语,有时用中文写日记,甚至自称“是一个中国人了”。
  当时担任蒋介石常住美国代表的宋子文(1942年10月回国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把重庆市区制高点鹅岭山脚下自己的公馆,让给了这位美国盟友派驻中国的最高将领。但雄心勃勃的史迪威没在这座背山面江、风景如画的宅院里待多久,随即亲赴缅甸指挥中国军队作战。1942年5月,缅甸战役失败,年近60的他拒绝乘坐派来接他撤往印度的飞机,坚持与部下一起徒步走出缅北丛林,而且经常走在部队的最前头。
  此后发生的故事,对中国抗战史感兴趣的人都耳熟能详。退守印度的史迪威训练出一支勇敢善战的中国远征军,经过浴血战斗,在印缅战场上屡次击败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但是,由于主张在中国战场对日军采取更加积极的进攻战略,大幅改革国民党军队的管理系统以提高战斗力,并认为应该平行援助共产党的抗日部队,令当时的中国最高统帅蒋介石大为不悦,后者三次要求罗斯福总统将这个“傲慢”的副手调离中国,最后迫使史迪威不得不收拾行装。接到调令前,他因为战功卓著,刚刚晋升为四星上将。
  临行前他留下了两封信,一封给他西点军校的校友和印缅战场上的战友孙立人将军,他在信中说:“我一直坚持中国军队只要有适当的装备和训练,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军队比肩,我很欣慰我们已经有机会将之证实了……我希望您能够忘却我们之间以往的所有误会和冲突,把我当做您和中国的朋友。”
  极有军事指挥才华与主见的孙立人,时任中国驻印军新一军军长,在训练和作战中多次与史迪威发生争吵,有一次甚至把他的美国上司关在指挥部门外足足一个下午。但宽宏大量的史迪威对孙十分欣赏,常常委以重任。
  另一封信写给朱德,他对比自己年轻三岁的八路军总司令说:“对不能与您和您不断壮大的杰出部队并肩抗日深感失望。”
  也许是长期戎马生涯辛苦操劳,也许是中国战场上壮志未酬而郁郁不乐,离开中国仅仅两年,史迪威因病在旧金山一家陆军医院去世。去世前一天,美国官方根据他的请求授予他一枚步兵战斗纪念章。这是一种极普通的奖章,只有在第一线战斗的步兵才能获得。
  这不禁让人想起与史迪威同时代的麦克·阿瑟将军那句名言: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悄然隐去(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just fade away)。25年后,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费正清在《乔·史迪威及其中国使命》一文中耐人寻味地评论说:“他在中美友好时代度过了他的中国生涯,当时两国人民之间有了广泛的接触,幸运的是,他没有活着看到我们变成了敌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抹去历史的浮尘 —重拾被遗忘的“陪都”抗战

​1911年11月,一位来自佛罗里达半岛、28岁的美国步兵中尉,第一次踏上了陌生而神秘的中国大地。就在一个月前,一场革命在这个..[详情]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