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烟台:芝罘华商说“二张”(下)
2016-10-17 14:44:50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30年2月4日清晨,烟台张裕酿酒公司突发通天大火,公司整整三层楼二百余间房,包括生产厂房、机器设备及营业厅,几乎尽毁,损失总计达30万银元。

  据烟台《东海日报》当时报道,该大楼锅炉房的烟囱经过储藏室通到楼外,烟囱漏火点燃室内堆满的木箱、稻草等,此处僻静夜里无人,初时未被发觉,加之时值冬末,北风乍起,火借风威,烧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接报赶来的消防人员全力扑救,仍无济于事。

  尽管张裕藏于大楼地窖内的大批桶装葡萄酒得以保全,属不幸中之大幸,但这家头顶耀眼光环的民族资本标杆企业,经此重大天灾打击,其累积多时的经营困难和矛盾,一夜之间暴露于世人眼前。

  张裕公关术

  且不提创办人张弼士南洋侨商首富的巨大号召力,也不提人尽皆知的1915年旧金山“万国商品比赛会”上金奖白兰地载誉归来,光是“国父”的一幅亲笔题词,就足以让好几代张裕人引以自豪了。

  1912年8月21日,卸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四个多月的孙中山,应“接班人”袁世凯之邀,乘船赴北京共商国是。途中在烟台港登岸考察,专程到张裕公司参观并品尝葡萄美酒,兴之所至,挥笔题赠“品重醴泉”四字。“醴泉”意即甘甜之泉水,典出《礼记》:“天降甘露,地出醴泉。”孙中山借此一语双关,既称赞了张裕之酒品,也褒扬了张弼士之人品。

  此时,这位大革命家无官一身轻,正四处宣讲其雄心勃勃振兴实业的“建国方略”,张裕公司无疑是他号召工商界学习的好榜样。张弼士早年回国投资时虽屡获李鸿章、盛宣怀等前清大员照应,却曾秘密组织侨商资助反清革命,又同意儿子加入同盟会,自然乐意借助民国元勋的崇高声望,提高张裕葡萄酒在国民心目中的影响。

  此后,来访张裕留下墨宝的名人政客不少。如大名士康有为1917年和1927年两度光临,且赋姊妹诗抒怀,传为佳话,张学良、宋子文及古应芬(国民党元老,张氏家族的广东老乡)也先后欣然挥毫。

  张弼士发家于南洋,但颇善利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乡缘、族缘以助力商务。他以同为“清河后人”(相传天下张氏均出自古青阳国,即今河北清河县)为由,与晚清重臣张之洞、状元实业家张謇以及势力一度覆盖华北的奉系首脑张作霖,都先后有过来往。

  1916年,张弼士病逝于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张裕公司先由他两位侄儿,再由长子张秩君、嫡孙张世环相继掌舵。张秩君谨守乃父遗教,与少帅张学良以“同宗世好”名义相结交,与奉系悍将、直鲁联军总司令(1925年底~1928年初在任)的张宗昌攀亲,为张裕立足烟台取得了地方实力派的支持。

  据说有一次张宗昌到烟台巡视,张秩君在张裕公司设宴款待,席间也请张宗昌题词留念。张总司令出身绿林,哪懂得舞文弄墨?遂吩咐秘书代笔。那秘书低头苦思之际,张宗昌一眼看到墙上高悬的孙中山手书“品重醴泉”横幅,立马对秘书说:“用不着咬文嚼字了,给我写上‘醉卧沙场’四个字吧!”

  后来韩复渠任山东省主席期间(1930年9月~1938年1月),派人刺杀了已经失势的张宗昌,而张秩君次子张世钫,还是在韩氏治下,谋到了文登县(今属威海市)县长一职。

  就在韩复渠入主山东前半年许,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主持张裕大政的张秩君,烧了个焦头烂额。

  繁华付流水

  张弼士创办经营张裕多年,累计投入银洋共计300万元,在烟台周边置丘陵地数千亩种植葡萄,并建筑厂房、酒窖,购买国外先进机器设备等。企业规模确实越做越大,又借助名人效应,重视市场宣传,海内外声誉一日高过一日,但内部也出现了重大隐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