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淘金梦断玲珑山
2016-09-30 11:27:12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年末,山东巡抚李秉衡向北京上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奏折,指责官商合办的招远矿务公司所开采的山东省内最大金矿——登州府辖下之玲珑金矿,“办无成效,亏负累累,矿丁易与威海之倭兵发生龃龉”,并以此为由,“奏请止办”。

  清廷在甲午战争中新败,谈“倭兵”而色变,李秉衡又一向以清正廉明、勇于任事著称,故朝廷很快准奏,李巡抚奉旨即行派人将公司查封,时为西历1896年1月8日。大约20天后,该公司督办、广东籍大商人李宗岱因连遭重创,急火攻心,在济南郁郁而终。

  事有凑巧,李宗岱淘金梦碎之日,正是他采矿招远十载之时。

  二代接班

  招远矿务既是官商合办,因管理不善,业绩欠佳,政府作为大股东,当然可以严令停业整改。但总不能就此捧着金饭碗讨饭吃吧?不久之后,清廷果然下旨开禁。李秉衡虽遵旨执行了“松绑令”,但仍限制该公司“不得使用外资、外国技师及洋法”。1897年5月,李宗岱之子李家恺继承矿权,勉力恢复开采。

  据记载,此时玲珑金矿内已有蒸汽机,只是因交通不便,运煤费用较高,还不如雇本地人力合算。因此生产仍多用土办法,即先以人工凿炮眼,装黑火药爆破,由工人将矿坑内矿石、毛石分离挑运至外面选矿场,选矿工将矿石破碎成二三寸大小的矿块,再以石磨碾磨成石粉,然后用簸箕冲淘金粒,最后放进坩锅熔炼成净金。

  1897年11月1日,山东曹州府巨野县两位德国籍天主教神父被人杀死,史称“巨野教案”或“曹州教案”。德国以此为借口出兵山东,强行进占胶州湾(今青岛)。经历过中法战争与中日战争的李秉衡态度强硬,坚持“土地不可自我而失”,派兵抵抗。事后清廷屈服于德国压力,签订《胶澳租借条约》,德国强租胶州湾99年,并取得山东境内的铁路修筑权及采矿权,李秉衡则遭撤职处理。

  30年前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实地考察山东矿产资源后写成的详尽报告,终于派上了用场。

  1899年,山东省与德国立约,准其在金牛山、铜锡山(均属今威海市乳山)等登州五矿采金,但德国人耗费多时,都没有在这些地方发现主矿。第二年,德资荣华洋行派人到玲珑金矿,提议由中德合资经营,并与急需资金的李家恺签订了《合办经营契约》。后来地方官员出面干预,认为此举有违“不得使用外资”的条例,合同被取消。

  实际上,玲珑金矿在李家恺苦心经营下,业务已比其父主持时期有起色。据1897~1898年统计,该矿日产黄金20两,年产黄金7000两,每年盈利银1300两,全盛时期有矿工3000人。李家恺一心想扩大开采规模,可惜外资不能引,内资又引不来,资金匮乏及技术落后的难题,总是无法妥善解决。

  屡起屡仆

  翻开1900年至1937年之间的招远金矿开发史,会发现李宗岱的子孙尽管处境艰难,却辗转腾挪,始终未曾放弃父祖辈的“淘金梦”。

  1900年引入德商合资经营的计划功败垂成,李家恺心有不甘,但无力抗命。到了1912年,清朝覆亡,民国初建,以往官方对招远矿务“不得使用外资”的限制寿终正寝,首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又大力鼓吹民族资本发展实业,李家恺的机会来了。他随即与美资烟台马高洋行签订出售玲珑山矿石契约,同年8月,输出矿石180吨,后因矿石品位下降,双方合作告终。

  民国十三年(1924年)5月,李家恺与日商中山辰次郎签订《暂时买卖矿石契约》,兴建日处理矿石15吨的冶炼厂,开采量大幅提升。中山辰次郎及其他5名日商又集资10万日元,组成了一家专门投资玲珑金矿的中山矿业公司。按1924年前后的国际汇率,1日元可换1美元,约值1.75元中国银洋,10万日元购买力大体相当于如今的2500万~3200万元人民币,可见日本人此番也算投入血本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