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 盛衰无常一港城
2016-09-30 11:24:26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32年7月,经海坝工程会催促,东海关通过海关总署渠道,向国民政府财政部提出,无息借用海关税款投入建港的动议。获得批准后,财政部仍要求以“海坝捐”作借款抵押。海坝工程会再次委托荷兰治港公司进行工程设计,提出了一个增设码头、疏浚淤泥、敷设窄轨铁路的扩建计划,预算造价30万美元上下(按当年汇率约85万银元,大体相当于今天1亿多元人民币)。

  烟台港的扩建,从首个方案提出,到经费初步落实,前后花了五六年时间,但工程并未从此顺利进行。这一次,是涉及港口权益的中外力量之间,出现了严重的矛盾分歧。

  先是海坝工程会会计主任、荷兰籍税务司崔楷德大权独揽,未经工程会集体审核,便与外国领事团及西商会代表等两位“洋领导”一起,擅自与荷兰治港公司签订工程合同。身为工程会会长的中方领导成员吴絜华得知消息,认为此举涉及民族主权,事关重大,坚决不承认已签订的合同。

  经过近一年争执,财政部及山东省政府介入调停,方案重新设计。这一回,轮到烟台的洋商发难了。原来洋商的泊位、货栈,大都集中在人工港池东部的烟台山下,他们主张既然要增建码头,最好就近选点以便利其扩张业务,可新方案主旨考虑港口整体规划,要向空间更开阔的港池西部展开。

  洋商占据烟台进出口贸易半壁江山,自然很有话语权。而外籍高官掌控的海关总署,更是干脆不同意烟台港再增建码头,认为“以驳船装卸货物之办法,对于船主货商均有裨益,且复适合当地情形”,潜台词还是觉得扩建方案未能照顾洋商利益。

  于是,烟台港扩建工程三度搁浅。这下子,才惹急了孔祥熙,他不得不亲自发电报督促追责。

  “孔财神”发火,非同小可。海坝工程会连忙整理出新的方案上报,但直到1935年年底,仍未收到批示。那段时间,孔祥熙两度替班,当了近三个月的国民政府行政院代理院长,可谓日理万机,估计真没工夫再过问烟台港的事了。

  扩港既然无望,海坝工程会唯有先行实施费用较低的疏港作业。1936年10月20日,该会从上海购入的挖泥船“建海”号投入使用,此时离“七七事变”只有不到九个月了。抗战爆发,烟台危在旦夕,1937年11月16日和24日,中国军队两次以炸药炸毁烟台港180多米长的北码头,以免资敌。一个多月后,烟台陷落。

  逆水行舟

  近代以来,烟台这座城市完全是“因港而兴”。1861年,它依靠优良港湾取代登州港,与天津、营口并列为中国北方最早对外开埠通商的“三口”之一,此后近40年里,也是山东境内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

  据统计,自1863年至1909年,烟台港进出口贸易总额从390万两(海关两,下同),增加到4431万两,增加了10倍以上。1903年,经过烟台的进出口贸易总额占到了山东全省的73%,可见其兴盛程度。而到1914年为止,烟台仅华商轮船公司就有七家,共拥有轮船十多条,总资产40多万银元。

  但1898年德国强占胶州湾,青岛被迫开埠后,烟台的发展受到强有力挑战。青岛港口条件更佳,而且开埠之初,德国人即苦心经营,展开大规模的建港工程。到1906年,青岛先后建成小港和大港,防浪设施坚固齐全,所建码头均配备必要装卸机械,还铺设专用铁路与胶济铁路连接,两座码头可同时停泊6000吨级海轮12艘,装卸72000吨货物。

  反观烟台港,1921年北码头落成前,商船只能泊在外海,由驳船来往装卸货物。一艘400吨的商船,有时候要花36小时才能装卸完毕,导致“塞船”现象严重,每天200~250元的停泊费,也让着急等候的船东货主叫苦不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