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亲怨?川盐济楚开新途
2016-09-21 15:20:39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古谚有云:天下未乱蜀先乱。但在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席卷大半个华夏的太平天国战争爆发初期,僻处西南的天府之国,却一度因远离战火且物产富庶,成为协助清廷击败太平军最得力的大后方。

  自流井和贡井,一河之隔,相距10里,是四川省会成都东南约四百里外一对本不甚起眼的产盐市镇,因能抓住此“天”赐良机,迅速崛起,为日后名闻中外的“井盐之都”自贡之横空出世,铺平了道路。

  祸兮福兮 低谷反弹

  清咸丰三年二月二十(1853年3月29日),天王洪秀全“驾临”南京,称孤道寡。在此前后,太平军控制了长江下游部分水陆交通枢纽,依照清朝严格的食盐区域专卖制度法定供应湖广市场的淮盐,运输通道被拦腰截断。湖南、湖北食盐奇缺,一时人心惶惶,告急文书雪片似发至中央。

  咸丰皇帝不得已,下旨“敕湖北行盐专用川盐二千引”。盐引即政府发给商人运销食盐的专利凭证,当时川盐每引折合可售重量约8000~10000斤(视盐的质地成色不同有所差异)。换言之,朝廷特批每年四川可向湖北出售1600万到2000万斤食盐,此即所谓“川盐济楚”。

  “川盐济楚”本是战时的权宜之计,奈何太平军与清军在大江南北的拉锯战,一打就是十几年,临时政策遂成长期制度,运销量也水涨船高。据当时的地方官员推断,战时每月进入湖广地区的四川盐引至少有800张,而每年运入该市场的川盐,估计不下8640万斤。这还没算上避开税卡非法输入的那部分私盐的数目。

  食盐紧缺以至于盐价走高、利润丰厚,是鼓励四川盐商争相贩盐到湖广的最直接原因。而可向食盐转运收税,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以支付日益膨胀的军费和民政开销,还有各级官吏们同样膨胀的胃口,就是四川与湖广官方对川盐输入格外热心的重要原因。

  自1854年起,官府向运入湖广的川盐征收厘金(为解决战费而收取的过境内贸税),第一座厘金局设在川鄂咽喉要地宜昌,仅一年多里,共收到盐税两万多两白银。宜昌下游的沙市不久也建立了第二道税卡。食盐离开四川之前也得课税,主要盐场及出川要道分别设立厘金局和稽核点。这样一来,四川湖广两地官员,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了。

  当然,“川盐济楚”的主要受益者,还是四川主要产盐地的众多盐场和盐商们,尤以自流井、贡井一带为最。此前,川盐销路长期限于四川省内,产能严重过剩,一些传统产盐区在道光(1821~1850年)末年已呈凋零状态,实力较弱者如“夫妻式”作坊产盐商,几近走投无路。

  富世井盐 创富千年

  据古代西南地方史志名著《华阳国志·蜀志》记载,战国时秦国的水利专家李冰“穿广都盐井”,亦即在今成都南郊双流县一带,为四川井盐业开了先河。

  自贡地区最早见诸史料的大盐井,东汉早年(公元一世纪)在今富顺县城开凿,“以其井出盐最多,人获厚利”,被誉为“富世盐井”。南北朝时(公元五到六世纪)则在今贡井附近开凿了另一口有名的“大公井”。故不久官府相继设富世县和大公镇,开了因盐设县(镇)的历史先例。

  到隋唐时,富世盐井深达350尺,月出盐3660石,为剑南道(辖今四川大部及云贵甘各一部分)最大盐井。宋代的四川井盐业继续发展,如富世盐井年产盐已达50多万斤,全县所属盐井“岁出盐货三十余万贯”,无疑为地方GDP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

  时人记载,县境内“相去尽不远,三二十里,连溪接谷,灶居麟次”。灶居(即井盐工场)一个接一个排开连绵二三十里地,可以想见产业之发达。之所以能如此,与当地凿井工艺技术发生了重大革新,能更快钻探出深井密切相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