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亲怨? 富甲全川八大家 (上)
2016-09-14 14:30:47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不过,你要是知道同样大名鼎鼎的前任四川总督骆秉章,也曾是王朗云的“手下败将”,就可以明白为何他如此胆大包天。

  同治二年(1863年),为防范活跃于河南的捻军入境侵扰,陕西巡抚刘蓉奏清加收四川盐厘,以筹措陕南军费,理由是“川省各厂井灶,秦人十居七八,蜀人十居二三”,“如能岁筹二三百万,不惟秦蜀,实赖其利”。也就是说,四川盐场大多是陕西人经营获利,如今老家有难,抽点税回去理所当然。

  时任川督骆秉章从地方本位出发,心底里不愿意利税外流,但又不能公然违抗朝廷一再急令。于是以“灶有定课而井无水厘”为由,同时向盐商征收灶课和水厘,在自流井新设水厘局,规定井户每汲卤水一担,征厘金铜钱一二文。这样一来,是卤未成盐已缴水厘,灶未售盐先有定课,运盐外销又缴税款厘金,前后征至少三次盐税。

  自贡盐场中无论秦人、蜀人,对骆秉章的“新政”群起反对。像“王、李、胡、颜”老四大家族之类的自贡大盐商,无不集井、灶、号于一身,被迫重复缴税,利益受损最大,态度最为激烈,而“王四大人”王朗云自然又是带头大哥。

  他与颜氏家族首领颜晓凡(因其子贵为国子监拔贡,故人称“颜太老爷”)联手,会同其他盐商,密谋捣毁水厘局,给骆秉章一点颜色看看。具体分工是王朗云在自流井策动指挥,颜晓凡星夜赴成都拜会盐道及各衙门官员,疏通关系。

  受雇的师爷带着一帮盐工,把水厘局及旁边的票厘局砸了个稀巴烂。可是,一名盐工行事时贪饮局中所藏之酒大醉,被闻讯赶来的官差拿获,严刑之下,他把主谋者“王四大人”“颜老太爷”都供了出来。

  骆秉章奉朝廷谕旨办水厘局,砸了水厘局就是贻误军务、对抗川督、犯上作乱,罪名可谓大矣。加上人赃并获、口供坐实,骆秉章又是以办事精明、作风凌厉出名,王朗云哪里跑得了?立马被富顺县(管辖自流井地区)知县扣押入狱。

  但是自古有云:财能通神。这边厢,有“案发时不在场”证据的颜晓凡在省城大肆活动,打通关节。那边厢,那一年恰逢顺天府(辖区约相当于今北京市)及直隶、山西、河南、安徽、湖北、陕西及四川等省大灾,王朗云在牢房中遥控运作,捐助赈灾款7万两白银,朝廷特命嘉奖,授予按察使衔、赏二品顶戴及三代一品封典。

  据说,此道圣旨发至富顺县,王三畏堂派人搭天桥于监狱高墙之上,王朗云顶戴花翎,高视阔步出狱。而被砸毁了的水厘局,终因商民反对声音太大,未再复建。此役,只有一介虚衔的王朗云挑战久经战阵的川督骆秉章,钱财固然花了不少,但场面上可谓完胜,足见自贡盐商能量之惊人。

  官商斗法 鹿死谁手

  王朗云凭巨大财势公然“羞辱”骆秉章之后,更意识到“朝中有人好办事”的重要性。他早年即出资培养族内及乡里中的贫苦读书人,助其通过科举当上京官,又由他们广泛联络川籍京官,不时予以金钱馈赠,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这些受惠之人遍布各个衙门,广通声气,有事时为其所用。尤其是都察院的御史们,官位不高,本事很大,能够“风闻奏事,上达天听”,随时可以制造舆论。

  同治五年(1866年),即水厘局之争后三年,王朗云借举办53岁寿宴之机,请官居云南迤西兵备道、翰林院编修的表侄赵树吉撰祝寿辞,并藉其关系,让历任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的贾桢,工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瑞常,翰林院修撰翁同龢等列名拜祝。

  众所周知,贾桢、瑞常均为清中后期朝廷重臣,翁同龢父子又是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声震天下士林。王朗云以盐商身份,结交朝中显贵,不免越发心高气傲——资历比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李鸿章等中兴名臣都老的骆秉章,尚且要对我甘拜下风,区区一个官场“后起之秀”丁宝桢,岂能入我法眼?何况,他深知丁宝桢为官耿直,公事不留情面,得罪过不少朝臣疆吏,捕杀太监安德海一案,虽未受到直接打击报复,但至少是逆了慈禧心意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