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亲怨?富甲全川八大家(下)
2016-09-14 14:26:13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当大清王朝摇摇欲坠之时,自贡盐商“老四大家”中最后一个亮相的胡慎怡堂,却达到了它事业的巅峰。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前后,胡慎怡堂每年盈利白银12万两,流动运营资金20余万两,加上旗下井、灶、枧、号各项固定资产,坐拥盐业总资本近百万两,此外还有佃户170余家,每年收租谷七八千担,成为名副其实的“贡井首富”。

  胡家的盐号遍及重庆、宜昌、沙市,在成都有一处固定当本一二十万两白银的大当铺,在嘉定(今乐山)还开了家白蜡行。

  一手把家族生意做大的胡汝修,乃胡慎怡堂第三代传人,时年四十五六岁。堂主勤奋有为且正当壮年,胡家看起来“钱”途无量。可惜,世事往往难以尽如人意。

  “一代雄才无败事,一乡仁气有余思”

  胡汝修的祖父胡元海,是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才来到自流井的江西移民的后代,年幼丧父、家境贫寒,靠勤勤恳恳经营布店为生。经过二三十年艰苦打拼,胡元海的元和布店居然做出了名堂,从自流井扩张到贡井,当地人都说“要买布找元和”。

  道光三十年(1850年),胡元海拿出贩布赚来的部分资金,共计铜钱八千串,买下贡井一处水田坡地,水田收租,坡地则开凿水火盐井,尝试一把盐业。不知是他运气太好,还是天道酬勤,三年后,因太平天国战事,清廷被迫推行“川盐济楚”,自流井、贡井盐场迅速兴旺起来,胡元海无心插柳,竟然大获其利,于是决意由布商转为盐商。

  胡元海投资盐业有两大规矩:一是独资经营,以免一井功成大家分利,一旦产出不如预期,股东纠纷不断;二是“以井创井”,即将开凿甲井所获盈利,投入乙井,成功则利上加利,失败也不至于血本无归。胡元海当家期间,一共凿成5口盐井,都是卤咸质佳的浅井,投资小、见效快、产量大,还有瓦斯灶(天然气煎盐)30口,有流动资金数万两。于是布商“胡元和”得以跻身盐商富豪之列,与同时的富商张三和、肖致和并称“贡井三条河”(河和同音)。

  同治初年(1862年左右),胡元海退休,长子胡勉斋接班。他继续凿新井扩大经营之余,积极投资运盐业务,对各处盐运码头行情多方打探,了如指掌,远近同业都称之为“盐场诸葛”。同治六年(1867年),胡勉斋主持兴建的家族大宅落成,取名“慎怡堂”,正式取代胡元和的名号。

  到光绪十八年(1892年)胡勉斋逝世时,胡慎怡堂名下产业,在原有井、灶基础上,又增加了水火盐井6口,瓦斯灶58口,光推卤水牛就有500多头,投入盐业生产运销的资金多达白银30余万两。

  胡汝修是胡勉斋次子,接掌家族生意时适值而立之年。有关他主持胡慎怡堂十数年的辉煌业绩,说来话长,此处仅举两例:

  一是时人评价他“一代雄才无败事,一乡仁气有余思”,说的是其经营管理制度详尽周密,很有一套,而且善于团结亲朋故友,整合家族力量;二是他独资新办、接办水火盐井15口,将瓦斯灶总数增加到500口左右,远远超过前两代人的规模。

  但也许是操劳过度,胡汝修常年体弱多病。民国二年(1913年),才五十出头的他不得不主动退居二线,将全盘生意交给子侄打理。无奈接班人都是不善经营又挥金如土的纨绔子弟,胡慎怡堂自此江河日下。

  “袍哥要讲,正业要务”

  胡汝修无奈退休之日,正是自贡盐商新势力冒起之时。后来成为“新四大家”之首的侯策名,刚刚开始他行走江湖的生涯。

  说侯策名行走江湖,并不是随便讲讲。辛亥革命那年,26岁的他加入贡井袍哥组织“文武会”,当地二十四个袍哥码头(行话称“公口”)中,这个码头排行第一。在此之前,出身低微、没读什么书的侯策名当过学徒、干过茶房、做过小贩,也赌过钱,怎么看都跟做事业发大财不沾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