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亲怨?盐钱两帮数沧桑
2016-09-13 16:45:15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40年的某一天,自流井长生街上有一家永通银号开业了。一开始,它只有两间租来的营业兼办公房,没想到接下来近十年里,却成为自流井最兴旺的私营金融机构。它的后台老板,乃是自贡盐商“老八大家”之一颜桂馨堂颜氏家族。

  此时已是自贡设市(1939年9月1日)的第二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二次“川盐济楚”的战时经济格局,再度让这座地处西南大后方的盐都变得极为繁盛。代表传统盐帮势力的颜家,以实业资本适时介入金融市场,无疑是顺应“特殊繁荣”的明智之举。

  少年老成

  话说早在清咸丰三年(1853年)第一次“川盐济楚”之初,颜氏家族即牵头筹组自流井第一家盐业公司。但清亡前数年,因经营不善、内耗不已,颜桂馨堂落到了破产分家的田地。到颜心畲、颜宪阳兄弟这一代,才另起炉灶,艰苦打拼,抗战期间重新崛起为自贡盐商大户。

  永通银号启动股本法币80万元(抗战中前期法币还比较值钱),主要由颜氏兄弟投资,颜宪阳之子颜继阳出任总经理。颜继阳时年不到25岁,所聘用职员也多是年轻人,故自贡钱庄业内戏称永通银号为“娃娃班”。但这帮“娃娃”可不简单,因店小人少,思路统一,反应灵活,颜继阳又颇有大将之风,用人不疑,故业务迅速发达起来。

  到1942年,永通银号租赁的两间房已不敷使用,颜继阳决策在市中心新修一栋三层办公楼,工程耗资90万元,数额超过了原来的全部股本。新楼落成,颜继阳随即增资扩股,将永通银号股本增至400万元。除自贡总号外,在川省的成都、内江、威远、荣县相继设立分号,与大码头重庆的钱庄也建立了汇兑合作关系。

  永通银号的主要运营模式,是以颜氏家族产业、灶井做抵押,向中央、中国、交通、中国农民等四大国有银行的自贡分行借款,低息借入,高息放出,赚取利差,并兼营汇兑。别看颜继阳资历不深,却游刃有余,擅长与“四大行”业务经办人搞好公关,博取好感。

  同时,颜家在自贡及各地经营的井灶交收款,均由永通办理,使得它既获得稳定的资金流通,又可作为颜氏旗下各项实业的总金库。

  抗战期间,自贡大盐商不仅投资传统的银号钱庄,还尝试涉足新式银行。1944年,号称贡井盐场四大家族之一的余述怀,与人合资3亿元(抗战后期法币逐步贬值),接手原由川籍军阀持有的“建设银行”。稍后,刘瀛洲、侯策名(自贡盐商“新四大家”之首)等同行陆续入股。“建设银行”总部设在重庆,上海、汉口、宜昌、成都、内江及自流井、贡井均有分行,雇佣职员200人以上,以当时一家地方性私营银行的水准而言,其资本额及规模实属可观了。

  “汇水风潮”

  自贡号称盐都,无论钱庄、银号还是后来居上的新式银行,历来都是围着盐业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同时期官方实施的行盐制度屡屡变化,对盐业金融影响也不尽相同。

  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以前,自贡盐场经营者大多为外来的陕西帮(又称西秦商人),实力比土著强得多,很少借贷本地资金。第一次“川盐济楚”时崛起的王、李、颜、胡“老四大家”,均兼营运销, 盐号遍及川东南及鄂、云、贵各省,主要在重庆、宜昌、沙市发生借贷,也不太依赖自贡地方上的金融支持。

  再加上大盐商通行“以货易盐”,经重庆等口岸售盐的大宗收入,多由自家盐号购运棉纱、布匹、杂货等支出抵销,造成地区间的资金流转量极为有限,且汇兑很不方便,因此自贡地区从来就是缺少头寸(即支大于收)、现银紧张的内陆码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