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记·东莞:吾粤中路咽喉地
2016-08-31 09:55:02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广东官府在南头就地将各葡船船长、水手长、领航员及商人斩首,余下葡人关进广州的监狱。船上大部分货物作为“海盗赃物”充公,另一部分则被广东布政使、按察使以及汪鋐和南头备倭等各级官员私分,5艘葡船干脆分给了前来广东经商的占城(今属越南)人、马来人和暹罗人。

  在遭到斩首的20余名葡人中,有一位梅尔古良神父,他应该是现存文献记载中,明代第一个来华的天主教神职人员。

  据幸存的葡人推断,正是为了防止自己私自侵吞葡人财物的消息外泄,汪鋐等明朝地方大员才决意赶尽杀绝。恰好6月20日,由葡人科埃略船长率领的两艘帆船(其中一艘装备精良武器)到达东涌港,与此前陆续来到的3艘葡船会合。汪鋐接报后,马上命令规模占压倒性优势的中方舰队发起攻击,第一次东涌海战由此爆发。

  到了8月31日,北京的嘉靖皇帝批准礼部及兵部的提议,正式宣布断绝与葡萄牙的来往,遣返其使臣,同时致信葡方驻马六甲、印度各要塞司令及葡萄牙国王本人,“令归满剌加之地”。明廷还下令广东沿岸“禁绝番舶”,全面封海,连例行应入贡的“番夷”诸国船只,也须转往福建的漳、泉二州靠岸,广州市面一时萧然。9月22日才辗转南行到达广州的皮雷斯大使等使团成员,马上遭到逮捕,明廷声称:放人的条件是葡国从强占的马六甲撤军。

  而早先初战不利的明军舰队,改用围困策略,双方在东涌港内外相持不下数十天,葡方船只、兵员损失惨重。9月8日,陷于绝望的科埃略船长得到来自马六甲的一艘葡国大帆船接应,决意突围,汪鋐则仿效三国时赤壁之战手段,用小船满载“枯柴燥荻,灌以脂膏,因风纵火”,试图烧毁葡船。

  说来也巧,那天正好是基督教传说中的圣母玛利亚生日,据说明军纵火之时,东涌港上突然风雨大作,仅存的3条葡船在科埃略船长带领下趁机逃出重围,在南海上颠簸了一个多月后,总算平安回到马六甲。

  而在广州城里,广东的官员们又一次将葡国使团携带的“赃物”(其实大都是他们留京期间交换回来的明廷礼物)收入库房。这批价值不菲的货物计有:

  大黄20公担,锦缎1500~1600匹,丝巾4000条,麝香粉45公斤,麝香3000多囊,银锭4500两,黄金160两(一说180两),还有一些银器、质地华贵的衣服、香木、沉香、龟甲、胡椒等等。

  惨淡收场“二进宫”

  1522年8月7日,在末儿丁·多·灭儿使臣兼司令官带领下,葡萄牙派往中国的第二个使团共300人,乘坐6艘帆船,自马六甲驶抵东涌港。上次战事死里逃生的科埃略船长也在其中,他心有余悸,单独将船停泊在东涌港外不远处。

  刚在中国吃过大苦头的葡萄牙人,为何硬着头皮“二进宫”?原来是他们国内的政局发生了大变动。上一年年末,派遣皮雷斯使团访华的国王曼努埃尔一世去世,由其子若奥三世接班。由于上一次使团访华受挫,中葡关系断绝,主要靠与亚洲通商发家的葡萄牙损失很大,新国王很希望远在马六甲的殖民地葡人官员能“设法把中葡关系恢复到最初状况,保持同中国的和平友谊”。

  因此他调整对华政策,要求下属采取更加实用主义的灵活方式,即只要葡船和葡商能重返中国港口,不一定要先“搞定”远在北方的中国皇帝,可以先从各省地方官员入手,后者往往掌握着是否允许对外通商的实际决定权。

  尽管听说了去年明军围攻东涌港葡船一事,但使臣多·灭儿始终对此半信半疑。船队停泊妥当后,他派人给广州官员捎信,表达与中国议和通商之意。那时候,因战功升任广东按察使的汪鋐拒绝议和,又一次命令水师准备攻击葡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冯仑:君子三变

1992年年底,六个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用近乎自我拷问的语气开篇,写下了跳出体制共同创业后的第一份年度总结,长达..[详情]

风云录:马茂兰父子“仁德”传奇

光绪十九年(1893年),南洋侨商首富张弼士忙着筹备烟台张裕酿酒公司之际,原籍北爱尔兰的英国传教士詹姆士·马茂兰,在烟台大马..[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