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徐留平带着尚方宝剑入主一汽 立下复兴红旗军令状
2017-09-21 11:20:44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

9月18日,一汽集团迎来一轮大规模的高层人事调动。其中,张丕杰由一汽-大众总经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原职务由一汽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轿车总经理胡咏调任一汽集团战略管理部部长;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同时,张丕杰、胡汉杰、陈辑等人升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

这场涉及一汽集团、一汽-大众、一汽轿车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的人事剧变并非毫无前兆。

9月9日,一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在一汽“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总结会上透露,将针对红旗品牌的管理和运营架构进行改革,“要集一汽集团之全力,来打造红旗品牌的产品和服务。”而在此之前,一汽集团已从一汽-大众借调20余人进入红旗团队,为复兴红旗品牌提供技术和销售方面的支持。

从这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与构架改革中不难感受到,时不我待的改革紧迫感与分秒必争的危机感成为履新仅月余的徐留平释放出的最为强烈的信号。

国企改革是场攻坚战,而对于利益盘根错节,内部关系错综复杂的“巨象级”企业一汽来说,“大船调头更显不易”。尽管有消息说徐留平入主一汽带着国资委赋予的“尚方宝剑”,但在上任后近50天内几度公开亮相并发声,徐留平改革意愿的坚定与改革步伐的果断,还是出乎大部分业内人士的预料。

据一汽集团内部员工透露,目前,一汽集团领导与员工已经自发实行“7·11”工作制,即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1个小时。工作计划和目标从以年为单位计算变为以月、天为单位。快节奏、高效率的工作氛围在一汽内部蔚然成风。

“要在一个月内摸清楚一汽状态,两个月内给出改革发展方案,3个月内实施。”徐留平提出的改革时间表近乎苛刻,而“工作到后半夜”也成为他一个多月以来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

无论是在一周时间内先后4次前往一汽轿车进行调研,还是夜访一汽技术中心,或是组织“我心中的红旗”大讨论,进而迅速发起涉及面广泛的组织结构调整,不难看出,徐留平在就职会议上“直面问题,直击痛点,大胆改革,快速行动”的表态发言得以迅速落实。毫无疑问的是,一汽大刀阔斧改革的第一只靴子已经抬起。

是品牌讨论 更是思想解放

作为新中国第一个高级轿车品牌,承载了几代汽车人不懈追求的红旗见证了共和国发展壮大的历史时刻,也寄托着中国汽车工业的灵魂与荣耀。

然而,红旗的市场化之路饱受质疑。改革开放后,一汽集团先后推出了“小红旗”“大红旗”“红旗名仕”“红旗世纪星”等车型。但是,这些车型大都根据外资车型改进而来。没有独立自主的研发体系作支撑,红旗不仅质量得不到保证,更没有连续开发下一款车型的能力。

为了复兴红旗,一汽集团曾投入上百亿元资金用于研发,但从不过几千辆的年销量上来看,习惯于“用脚投票”的消费者们并不买账。巨额的研发、营销投入与销量不成比例,这也让一汽背负诸多指责。在自主品牌上行之路本就布满荆棘的当下,徐留平决定在红旗打响振兴一汽的首场战役,可以说是选择了一块最为难啃的硬骨头,更充分表明徐留平上任从红旗入手,振兴自主品牌的决心和魄力。

在徐留平看来,红旗踏上新征程,从一场“大讨论”开始。红旗要不要复兴?如何实现复兴?红旗的品牌定位和精神内涵究竟是什么?8月21日,一汽集团对各职能部门及旗下分公司、合资子公司以及控股子公司就大讨论活动发出动员令,要求全体员工就如何干好红旗,如何复兴红旗品牌建言献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徐留平带着尚方宝剑入主一汽 立下复兴红旗军令状

9月18日,一汽集团迎来一轮大规模的高层人事调动。其中,张丕杰由一汽-大众总经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负责红旗采购业务,..[详情]

徐留平强势洗牌一汽管理层 夏利品牌或从此消亡

谋局改革,人事先行。伴随着徐留平入主一汽集团后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进,一汽集团再次传出重磅人事调整消息。而关于近段坊间沸沸..[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