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商业模式不清晰 千亿充电桩市场大浪淘沙
2017-09-09 09:41:32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郑宇、吴小飞

日前,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和管理的实施意见》规定,将充电设施配建指标纳入规划设计规程,办公类建筑不低于配建停车位的25%规划建设;商业类建筑及社会停车场库不低于20%;居住类建筑100%;其他类公共建筑不低于15%。

按照今年4月审议通过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四纵四横”城际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网络,新增超过800座城际快速充电站。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按照上海电科所的计算,目前业内直流电桩最低价2万元,交流电桩3000元的购桩成本,以6:4的比例分配,到2020年,围绕充电桩铺设产生的价值超过千亿元规模。

然而,面对这个千亿元级的大蛋糕,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却显得有些无所适从,目前业内普遍的共识是:现在蛋糕还没有做起来,更谈不上如何分。

“摸着石头过河”

“目前没有一家企业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发展方式能保障企业的存续,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万邦集团副总裁、万邦充电设备有限公司(又称“星星充电”,以下简称“星星充电”)总经理郑隽一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多位受访者均向记者表示,商业模式不清晰在行业内是心照不宣的事。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主要有三种业态:前端的充电桩销售和运营方案提供商;中端对接B端平台或公司和C端消费者,依靠充电服务盈利的运营商;提供智能软件服务的互联网公司。按企业的资质属性,主要是民企和国企。

据郑隽一介绍,星星充电和电力公司、场地供应方采取80:20的利润分成比来解决运营商所需的电力扩容和场地问题,这对于没有强大资金支持的民营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出身于民企的还有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来电”)。对于主打的充电桩运营,特来电中层管理者王涛坦言“商业模式尚不清晰”,目前特来电正在和国家电网以及一些专用车公司合作,共同探索如何实现优势互补,把市场做起来。

不同于民企,资金雄厚的国企在充电桩铺设上一直是领头羊,其中较为突出的是国家电网公司(以下简称“国网”)。“充电桩这块一直是国网牵头在做,在规模和贡献力上无人能出其右。”中国电动汽车充电技术与产业联盟常务副秘书长郑甲兔说。

据国网内部员工陈阳介绍,“就短期目标来看,国企要的是充电桩的铺设规模,而其他企业要的是盈利。”据悉,目前国网下属车联网平台已实现与普天新能源、特来电等17家充电运营商互联互通,接入的充电桩总数超过16.7万个,同时也在积极筹备充电桩的统一接入和支付。

“裸泳者”出局

“2014年~2015年是充电桩市场的爆发期,很多企业涌入。”据郑甲兔介绍,彼时国家政策明显倾向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充电桩的补贴基本没有什么门槛,审批很容易通过。

在转行做充电桩业务之前,星星充电是北汽新能源汽车的经销商。“那时候我们发现,消费者比较关心的就是买车之后的充电问题,没有充电桩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就不高。”郑隽一告诉记者。

天然的灵活性和市场敏锐度让很多民企集中涌入了充电桩市场。据郑甲兔介绍,2015年前后,市场上大大小小的企业有300家左右,它们的前身有来自供电公司、电力公司的供应方、汽车厂家、给通信企业做电力模块的企业以及汽车供应商等。

市场除了投资者,还有投机者。王涛表示,当时很多小型民企进来,他们主要目标就是补贴,钱到手就退出。彼时行业里非常混乱,很多小企业盲目铺设电桩,而且还以充电效率和造价成本都比低的交流充电桩为主。真正适合公共区域的电桩是充电效率高、兼容性好、同时造价高出交流电桩近10倍的直流电桩。上海电器科学研究院网控事一部总经理汤晓栋表示,当时之所以鱼龙混杂,与充电桩市场基本没有形成技术壁垒及准入机制有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