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共享汽车:绿色概念包装的资本游戏?
2017-05-25 16:20:37 来源:新浪创事记 评论:

2014年当德拉诺埃卸任巴黎市长时,民众对他的评价颇高,多数人不在乎他的性取向,也不管他是否带来了漂亮的GDP,他们关心的是巴黎的活力与文化(animation de la ville et la vie culturelle)。在这一指标上,法国老牌市调公司Ifop给出了81%的超高满意度,而力挺这一结果的就是德拉诺埃于2011年12月5日开启的Autolib共享电动车项目,一个被认为可以取代私家车的零污染出行方案。

最近两年,中国也连续出台了《关于积极发挥新消费引领作用,加快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的指导意见》和《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加上新能源车的一系列刺激政策以及共享单车崛起的示范效应,都让共享汽车项目快速升温。

但美好愿景下的现实又如何呢?

分时租赁概念升格为共享汽车,唯一没进化的是成本结构!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分时共享汽车公司已有370多家,真正运营的不过100多家,其中90%以上是新能源车企设立的关联公司,规模小但市场声量可观。

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机会再克隆美国的创业公司,因为老牌共享汽车公司Zipcar早被租车巨头Avis-budget收购,改名Turo的RelayRides也已远离资本视野,而Getaround一直没法与Uber和Lyft分庭抗礼,所以不少国内的创业团队都改道去法国取经,但被视为图腾的Autolib,他们当真学得来吗?

先说业态。

Autolib并不是中国人想象中白手起家的创业公司,相反它是一个走了正常招标程序的公私合营的公共服务项目,是法国特殊经济体制下的副产品。

当初按照德拉诺埃的想法,巴黎市政府一次性投入了3500万欧元在45个周边市镇建立了253个取还车点,中标运营的Bollore集团则为项目注资2亿欧元,负责每年1亿欧元的运营开支,收取利润并承担财务风险。

这个玩法的实质你可以理解为通过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来抑制不正常的过度商业竞争,是此前成功的公共自行车项目Velib的延伸,这与中国的情况炯然不同。

在中国,十部委印发的《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是一份纲领性文件,只是笼统提到具备条件的公共机构要利用内部停车场规划建设电动汽车专用停车位,比例不低于10%,引进社会资本利用参与充电桩建设和新能源汽车应用服务。2016 年,公共机构配备更新公务用车总量中新能源汽车的比例达到30%以上,到2020 年实现新能源汽车广泛应用。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下面倒是有一个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有专项资金用于电动汽车的大规模分时租赁和集成示范运营。

但这更多是宏观层面的引导,想如Autolib那样由政府出资解决基础设施,自己只做运营,几乎是痴人说梦。在中国做分时共享,你跳不出重资产、重运营的藩篱。

再说成本。

Bollore对Autolib项目做过精确测算,如果每辆车2次/周出租,使用时长超过1小时的用户达到8万人,7年后就有望赢利,对这个可怕的财务模型,Bollore有两手准备。

其一,公司在与巴黎市政府的合同中塞入了一个条款,即Autolib的亏损超过6000万欧元,那么溢出部分将由巴黎市政府埋单;

这个条款后来被巴黎市议员Danielle simonet形容为“无能者签署的骗子合同”,Bollore在财务模型上也犯了错误,因为Autolib的用户如今已有13万人,却仍未赢利。

其二,今年初Bollore发布财报称Autolib亏损1.79亿欧元,它当然知道市政府不会轻易就范,但赌的是后者不敢违背民意,叫停这个让巴黎人自豪的项目。

更重要的是,Bollore并不靠Autolib赚钱,它看中的是项目背后的衍生效应。

Autolib的车型采用老一辈车迷很熟悉的意大利皮尼法利纳公司的设计,3.65米的4座车型看起来很迷你,用的是Bollore自研的续驶里程250公里的锂电池。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