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汽车“赌局”
2017-05-20 08:53:50作者:晏耀斌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编者按/ 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在北京奥运会时,获得令国际巨头艳羡的机会,但在一系列迅速的扩张之后,其强劲之势旋即溶解、消沉,相关项目,更变为一个个令各方都感到不快的泥潭。

最新的变化则是,青年汽车宣布将重新侧重于新能源汽车。但身后烂尾项目未远,加之经济形势已完全不同于十年前,转身之想,已不复当年豪迈。不过,曾经的扩张赌局,应该会是一个持久的警钟。

一线调查

起底青年汽车:“扩张赌局”的烂尾

和吉利汽车掌门人李书福一样,庞青年也是浙江台州人,他的浙江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曾先后获得中国客车企业10强、中国机械工业500强的称号。而如今他的青年汽车所有生产线都面临停产危机,企业濒临破产,而他的老乡李书福和吉利汽车已经稳稳地坐上了中国民营汽车的头把交椅。

5月1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浙江金华的青年汽车,在这个占地600多亩的厂区,冷冷清清,已不见往日车进车出、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两个数万平方米生产客车车间里只有几十号工人在工作,偶尔传出几声“铛、铛”金属敲击的声音。

经历了讨薪、诈骗、诉讼乃至停产等一系列风波后,青年汽车要重归“新能源汽车”行业,之前庞青年一次又一次从全国各地失信撤退,如何树立信任或将比资金更为重要。

奥运成名

放牛出身的庞青年,通过办小加工厂完成了资本初步积累。1995年和北京北方车辆厂等企业合作生产客车。由于合作方内部管理以及经营模式的问题,经营状况一直不佳。1999年,庞青年收购合作方的股权,后来成立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

有了跟德国尼奥普兰合作的成功案例,之后,庞青年又与德国“曼”进行卡车合作,与英国莲花进行轿车合作,青年汽车才有了雏形。

据青年汽车官网资料介绍,该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

庞青年曾公开表示,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小厂,要扩大实力,就要善于“借力”。当然前提是你的理想、实力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

2006年年初,北京为了打造“绿色奥运”,决定淘汰尾气排放量大的城市客车。两批近800辆“绿色大巴”订单,摆在了国内外汽车制造厂商面前。

这次北京奥运会汽车招标,一开始也是把目光锁定在国际知名公司如沃尔沃、奔驰等,它们一直占据着国际最高端客车市场。

开标结果出来后,青年汽车揽下800辆订单中的500辆。从2005年11月起至今,在北京市政府、公交集团4次全球招标中,青年汽车中标1300多辆奥运用车,占到北京低地板车的59.1%,打败了众多国外客车巨头。

“订单大,可不是因为我们搞价格战,我们出口客车的单价,都是国内最高的,每辆均价25万美元以上。”2008年,庞青年曾这样告诉媒体。那次北京奥运会的汽车招标,青年汽车中标价格也高出平均中标价10%。

北京奥运一战成名,国际订单纷纷涌向青年汽车所在的浙江省金华市。

疯狂扩张

基于北京奥运会,青年汽车底气十足:“中东那些产油的富国,原来只从发达国家进口豪华型的客车,现在他们把目光转向我们了;日本、欧美这些技术大国,原来只向外出口汽车,现在也开始从我们这儿进口了。”

自2009年起,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董事长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

据悉,青年汽车拟在浙江海宁市尖山新区投资20亿元,建设年产能达到15万辆乘用车的生产基地,计划生产莲花L7系列轿车,涵盖两厢、三厢、轿跑、SUV以及MPV五种车型。

2010年青年汽车宣布与宁夏石嘴山签约,计划总投资267.09亿元,在当地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2011年,青年汽车宣布在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25.75亿元。规划中,该项目将新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生产线、检测线、厂房及公用配套设施,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

青年汽车萧山基地位于杭州萧山开发区江东片区,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建有冲压、焊装、喷涂、总装四大整车工艺及检测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能达15万辆。

泰安青年汽车工业园生产计划占地3000亩,计划总投资100亿元,年产乘用车15万辆。在连云港,总投资27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轻型汽车5万辆,其中客车1万辆,轻型客车、卡车4万辆。在贵阳投资27亿元,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

项目遇挫

庞青年这种强力扩张,很快以烂尾告终。

几年不见动静后,2010年青年汽车被江苏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闲置土地877亩。由于规划始终未有落实,2013年4月13日,浙江海宁将总计36.91公顷的闲置土地收回。

在撤离贵州六盘水后,贵州省六盘水市工商联在两会提案中点名批评了青年汽车——“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车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唯一有所进展的则是泰安。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生产基地,在“僵死”两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不过,由于经营不善,2014年莲花轿车停产。

现在,济南青年汽车厂区内高高竖起的莲花标志,已经锈迹斑斑、模糊不清,公司大门紧闭,周边的群众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停产很长一段时间了。

青年汽车宣传处承认,济南青年汽车公司莲花牌轿车已经停产,目前正在改造生产线,不久将推出全新的新能源轿车。

因工人维权、资金断裂,2014年年初,号称投资267亿元的石嘴山汽车项目宣告流产,庞青年撤走青年汽车方面所有员工。

相比之下,济南直接起诉青年汽车。2016年12月29日最高法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因该项目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

判决书显示,法院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请求。

截至2012年,根据青年汽车的公开数据,青年莲花已形成80万辆年产能,而据中汽协数据显示,包括客车、卡车和乘用车三大汽车制造业务板块在内,2012年青年客车销量为3408辆,青年莲花销量为4.5万辆。

2013年3月15日青年汽车卡车事业部的2013商务年会上,青年汽车公布卡车销售目标也仅为3000辆。

曾经一度热烈的扩张,显然未能按照计划取得成功,而业界舆论则直指上述窘境即由扩张造成。

收购未果

大规模投资导致青年汽车资金链尤为紧张,庞青年开始了左右手互搏来完成汽车梦。其具体方式为,一方面通过投资获取当地资源,同时通过国际并购反过来获得地方政府的青睐。

2010年进入石嘴山后,青年汽车迅速将石嘴山配套的多家煤矿转手,获利高达10亿元。2011年2月,青年汽车高调宣布与瑞典汽车谈判并购合资事宜;5月,青年汽车联合庞大集团与瑞典萨博汽车公司商谈并购合资事宜。彼时,青年汽车雄心勃勃,希望自己像吉利收购沃尔沃一样,将企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政府签订多个投资协议,如果瑞典萨博汽车收购成功后,预计投资200亿元在鄂尔多斯东胜区生产汽车。

鄂尔多斯人民政府办公厅也出具了相关证明:“青年汽车宣称成功收购萨博汽车60%股权的前提下,三方才签订合作协议。而且截止到2014年1月20日青年汽车未在鄂尔多斯投资建设萨博汽车制造厂,鄂尔多斯人民政府未给其配置煤炭资源。”

所有的合作都要看青年汽车是否能把瑞典汽车或萨博汽车成功收购,结果青年汽车将煤矿出售。2011年11月5日,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亦宣告失败。12月19日,萨博汽车在瑞典维纳什堡法院破产申请被批准。

为此,青年汽车支付了1.1亿欧元,萨博收购失败,也引爆了青年汽车投资黑洞。根据法律文件,鄂尔多斯方面以诈骗罪报案并获得立案。此后,庞青年则四处写信控告警方插手经济案件。

此案在由吉林、浙江等多地公安机关参与的协调论证会得出的结论是“刑事立案有依据”。至此,庞青年才主动提出“返还定金”来协商,不过,该案至今再无更多进展被披露。

而青年汽车通过在投资所在地,成立一系列公司并相互担保质押,留下一些诉讼。已经通过司法确认的债务有:青年集团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欠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3000万元,欠光大银行济南分行1.7亿元等,账期超过4年。

也因此,青年汽车和庞青年,多次出现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

未来之路

大规模投资失败后,青年汽车再次回归新能源汽车。3月17日,青年汽车携新能源轿车、新能源物流车、新能源客车亮相2017中国金华新能源汽车展览会,“青年模式”启动。

一个月前的2月4日,国家工信部网站公布了对7家汽车公司行政处罚书,青年汽车就是其中一家。根据行政处罚决定,涉事的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被撤销,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被取消;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被暂停,并责成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改,整改完成后,工信部将对整改情况进行验收。

青年汽车宣传处负责人告诉记者,青年汽车已于今年4月底整改完成,并经工信部验收通过。

据了解,青年汽车现在年产传统能源汽车和新能源汽车总量不超2000辆,且利润较低,原本有2000多人的工厂,现在已寥寥无几,处于半停工状态。“新能源汽车没有了国家财政政策的补贴,几乎是没有利润的。”青年汽车宣传处的人告诉记者。

金华当地政府是非常支持青年汽车发展的。今年,在金华地区,将再开两条新的BRT公交线路,并全部使用青年汽车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但上述宣传处负责人否认金华建BRT公交线路是为青年汽车特建,也否认青年汽车已经破产,公司现在还在正常运行中。

同时,他承认,青年汽车现在确实比较困难,曾经一度资金链出现紧张,他把这些困难主要归结为人为因素造成,但他认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在庞总的带领下,随着一些新能源车的研发和推出,青年汽车必将迎来灿烂的明天。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青年汽车之所以会陷入今天这个局面,主要是由于战略决策失误,扩张过快,自由资金不足,融资能力不强和对人才技术的重视不够造成,想要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实现转身,难度很大。

故事并未就此完结,但对于当初积极招商的地方政府,他们更希望早点了结青年汽车带来的痛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汽车“赌局”

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在北京奥运会时,获得令国际巨头艳羡的机会,但在一系列迅速的扩张之后,其强劲之势旋即溶解、消沉,相..[详情]

奥迪食言各方将再战 经销商忧90万辆规划仅权宜之计

长期以来,主机厂与经销商都是鱼水关系,不过,在销售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下,主机厂与经销商间的不睦甚至冲突也是越来越多。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