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共享汽车上路最困扰难题是用户:奇葩用户偷换轮胎
2017-05-03 14:32:1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跟共享单车最大的不同在于,共享汽车是重资金、重技术门槛的产业;共同点是面临各种奇葩用户:过夜睡觉的,偷换GPS或轮胎的……

再过不久,22岁的蔡镇波就将迎来毕业答辩,这将是他作为华南农业大学学生的最后一次大考。不过,在那之前,他要先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以广东叮咚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叮咚出行”)总经理的身份,与其他运营共享汽车(分时租赁)的企业坐下来,共同商讨如何做大行业蛋糕。

自去年开始,继共享单车在一些城市风靡以后,“共享汽车”也纷纷亮相于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十余个大中城市,并呈快速扩张态势。但是,正如共享单车遇到的许多问题一样,共享汽车也面临许多困难。

“目前我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的机会都不具备,因为行业里还有很多的规范没有形成。”蔡镇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说起用户的不文明使用行为,蔡镇波忍不住扶额:“这应该是最困扰但又最无法解决的行业难题。”

绕不开的烧钱阶段

蔡镇波说,共享汽车跟共享单车最大的不同在于,共享汽车是重资金、重技术门槛的产业。这个“重”首先就体现在成本上。

叮咚出行是广州本土的民营企业,目前已投放了800台车辆,建了150个站点和部分充电桩。其中,仅车辆采购就花了4000万元,再加上商业保险、日常经营、研发支出,企业仍处在亏损中。

纯国资的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环球车享”)则更为大手笔。环球车享(广州)副总经理陈锐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北汽EV160为例,每台采购价8万元,加上1万多元的运营级商业保险,配套将近8000元的充电桩,还有日常保养,总共每台车的成本平均要近13万元。这还不包括整个公司的经营、研发、人工成本。

“我们计划用10年的时间来实现盈利,整个过程可能需要上百亿元的资金投入,但这是无法避免的。这笔投入集团已经做进了预算里。”陈锐辉说。

环球车享由上汽集团和上海国际汽车城共同出资组建,以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为核心业务,目前已进入全国25个城市,投入运营车辆超过8400台,今年要实现投放2.1万~2.5万辆;到2020年要进入全国100多座城市,投入运营30万辆车。

不过,相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共享汽车的盈利模式也更多,除了押金、租金之外,还有车内视频、车贴广告等等,这些将随着车辆投放规模的扩大而增长。

“而且由于用户是没办法拒绝视频广告的,这样方便了我们根据用户的驾驶习惯和出行习惯做精准营销。”蔡镇波说。

充电桩到底怎么建

在共享汽车还未进入大众视野时,为了鼓励个人购买新能源汽车,各地政府就已经在加快建设充电桩,但这与共享汽车运营企业建设的网点不可能完全匹配。因此,各家运营商要么选择自己建充电桩,要么邀请第三方公司建,然后营业额分成。

环球车享就选择自己建,一位一充,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实现大规模无人值守,从而降低人力成本。

“即便我们愿意出钱,也有困难。建充电桩只要一个月,但是前期谈判要很久。比如,我们之前想进入广州的某个楼盘,物业就是不愿意:一是小区很旧可能本身的停车容量有限,我们要进去就必须改装;二是他们担心建了之后会有新的安全隐患。”陈锐辉说。

此外,充电桩的建设与停车位的划定密不可分。若运营商自建充电桩,那么相应的用户就要定点停车,而在像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许多地方的停车位只卖不租;即使出租,高昂的停车费用对于运营商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叮咚出行选择引入合作方建充电桩,或是利用原本的市政设施,但无定点停车也面临一系列后续问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