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北汽瑞丽立足西南 “拓荒者”面临重重困难
2017-04-29 09:24:11作者:吴小飞 崔小粟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自主品牌海外市场拓展之路上,北汽集团另辟蹊径,选择了在西南边陲瑞丽建设生产基地,作为其立足西南,面向东南亚市场的桥头堡。

4月18日,北汽云南瑞丽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瑞丽”)在云南瑞丽召开首届供应商大会,参会供应商来自全国各地,共83家,现场签约16家。

然而,作为云南省第一个汽车企业,北汽瑞丽的海外拓展之路对内面临着起步晚,竞争压力大的问题,对外还要突破西南地区交通不便,配套工业不发达等问题。正如北汽瑞丽董事长董海洋所说,北汽瑞丽作为“拓荒者”,每一步前进都困难重重,唯有创新才有未来。

西南之难

对于汽车行业来说,产业链的紧密相连显得尤为重要。

北汽瑞丽公司质量总监刘云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云南的工业体系比较薄弱,有些特殊工艺企业没有。“好多锻造、热处理都很薄弱,连最简单的雕牌镀膜、拉丝等工艺都没有。”刘云达说,这些只能依赖供应商发达的江浙地带。

据刘云达介绍,从江浙地带到瑞丽的供货半径高达3000公里以上,供应时间要提前两个月,而一般行业时间标准仅需45天,加之原材料准备和二三级供应商众多,时间周期长,成本较高。

董海洋认为,上述问题最有效的解决方式就是在当地设厂,把供应商吸引到主机厂周边,形成和主机厂配套的产业集群。

然而交通问题却导致一些有合作意向的供应商打退堂鼓。“我从上海搭飞机来瑞丽,光在路上就花了22个小时。”一位宜兴的供应商向记者抱怨。因为没有飞机可以直达瑞丽,需在昆明转机到芒市,然后再乘大巴到瑞丽,中途辗转,加之航班延误,时间没有保障。

对于供应商来说,除了交通不便,摆在他们面前的头号难题是云南省的土地供应政策不能满足预期。“目前供应商反映的比较集中的问题,就是土地划拨问题。”北汽瑞丽总经理陈磊告诉记者,很多供应商由于拿不到地或者不能以心仪的价位拿地,迟迟无法和主机厂合作。

“已经两三年了,没有一个供应商的项目落地。”江苏鑫隆汽车材料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贾迎军告诉记者。2015年,北汽瑞丽在丹阳招商的时候,贾迎军带团队参加,当时云南政府的土地价位是40万元一亩。贾迎军说,土地价格太高,企业的投资回报周期就会很长,对于一般民营企业来说,资金压力较大。

多位供应商均向记者表示,地方政府在土地划拨方面的“保守”,使得他们投资建厂成本太高,所以还在等待后期政策的调整。

政策加码

“北汽瑞丽太会选地方了。”信义汽车部件芜湖有限公司总经理任航飞告诉记者,北汽瑞丽地处祖国西南大门,出口外销十分方便。

据悉,北汽瑞丽厂址位于云南省瑞丽市畹町开发区,芒满口岸北侧,距离中缅交界处仅400米。得益于邻近缅甸的关系,瑞丽境内有大批相对廉价的缅籍劳工。据瑞丽市政府招商手册,瑞丽普通劳动力月薪在800元~1500元,高级劳工月薪在2000元~3000元。瑞丽当地人告诉记者,1500元以下的,多是指缅籍劳工,“除了用工成本低,企业还不用给缅甸工人缴纳保险”,这对企业来说能节省很大一笔开支。

除了借助西南地区独特的区位优势,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政策补贴,北汽瑞丽还是云南省重点扶持产业。“政策方面给了很大的支持,在我们的建设期间的前五年地方税收是减免的,投产之后的五年,地方税减半,”陈磊坦言。

据《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瑞丽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的若干意见》,对于入驻试验区的新办企业,应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实行“五免五减半”优惠。即取得生产经营管理的第一笔收入起,前五年免征,后五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所有经过审批企业能同时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

除了税收,在金融方面地方政府也有政策倾斜。刘云达介绍,对于一些配套的中小企业,他们可以直接拿主机厂的货款作抵押去银行贷款,这对于零部件厂短期货款周转特别有利。

喜忧参半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布局,董海洋认为中国车企走出去的机遇来了,这也是北汽集团走出去的最好时期。“未来五年,北汽国际将会有四大基地,包括东南亚、南非、墨西哥和伊朗。”董海洋告诉记者。

其中,东南亚市场尤其被看好。董海洋介绍,根据北汽瑞丽的调研,未来几年以“新马泰”、菲律宾、越南、缅甸、孟加拉、印度为代表的区域会蓬勃发展,这些区域既没有中东的战火纷飞,也没有南美的政治结构问题。以缅甸为例,缅甸近年来市场开放后,虽然新车旧车总销量只有20万辆左右,但是随着新政府上台针对民生问题的调整改革,该区域随即进入快速增长轨道,未来市场前景非常可观。

然而,东南亚地区的出口外销也并非一马平川。北汽瑞丽在内面临自主品牌的竞争,在外也有来自日本汽车企业的市场压力。

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汽车出口量大幅下滑,仅为72.82万辆。2016年,汽车整车出口结束下降趋势,呈现小幅增长。汽车整车出口81.0万辆,同比增长7.2%。其中上汽集团、奇瑞汽车、北汽集团、华晨汽车、安徽江淮位居汽车整车出口前五名。

董海洋坦言,从1996年至今,中国汽车的国际化还在处于摸索阶段。这几年由于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品牌国际化比10年前还难。相对于上述企业,基地刚刚竣工的北汽瑞丽显得起步较晚。

且在东南亚市场,消费者也早就被日系汽车培养出了固定的消费习惯。董海洋对记者说,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企业首先进入东南亚,当地人对汽车的理解和消费观和日系汽车有很密切的关系,比较强调可靠性、耐用性和内饰细致贴心。

“丰田在东南亚的KD(散架组装)工厂非常厉害,品牌也好,不是国内品牌能比的。”任航飞说,市场调研发现,丰田汽车的质量、售后服务在东南亚市场享有较高声誉,而一般国内品牌的乘用车在路况适应性和受众接受程度方面都不理想。

汽车行业资深评论员钟师分析,目前自主品牌出海,面向的主要是东南亚市场,但大部分做的都不成功。问题在于我国的出口企业几乎没有针对性的对目标国家做产品的开发,加之规模太小,只能把国内的东西改头换面拿过去。产品若要占据一定市场份额,必须要适合当地的需求,这对于企业的考验很大。

“当初来到瑞丽项目所在地,大家心都凉了,在遍地甘蔗林上建工厂,来到第一件事就是砍甘蔗,埋基石。”董海洋告诉记者,北汽瑞丽是在一片不毛之地上做事业,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建一个工厂,而是“拓荒”,在一个基本没有工业基础的地方带动一个产业链的成长。未来,北汽瑞丽要走一条创新之路,这种创新不仅体现在市场定位的差异化上,也体现在整个体统的服务上。“预计在2020年,北汽瑞丽的销量目标是传统汽车销售7.5万辆、新能源汽车2万辆、专用车0.5万辆;同期营收目标是全年营业收入70亿元,净利润3.5亿元。”北汽瑞丽公司副总经理刘伟松如是说。不过,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这一目标的实现并非坦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