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易到钱去哪儿了?周航:拿打火机烧钱都没这行业烧得快
2017-04-21 11:15:15 来源:南方周末 评论:

易到曾是中国第一个约租车平台,但数年时间就被众多对手甩在身后。政策危机、资本大战、管理层易主,几度让其逼近生死边缘。

在找到乐视这个靠山之后,易到加入烧钱大战。今年4月,“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提不到款”的异常状况暴露其资金链危机,易到的钱究竟去哪儿了?

4月以来,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成为众矢之的--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无法提薪,网络上一片指责,群情激愤的司机们四处聚集。

2017年4月17日晚,始终保持沉默的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突然发声,称大股东乐视挪用了易到资金13亿。几小时后,易到和乐视控股共同发文指责周航恶意诽谤,称乐视已为易到投入40亿,“挪用13亿”是乐视汽车生态拿走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易到为主体的贷款资金。

第二天凌晨,周航在朋友圈说,这是在向自己泼脏水。

4月18日早上,乐视方面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针对我们的声明,周航并没有提出实质性的反驳,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资金链危机、创始人与大股东互“撕”,这并不是易到的第一次危机。自2010年成立以来,政策危机、资本大战、管理层易主,已经让易到几经生死。

近日,周航在一次讲话中形容创业的过程是“一边嚼着碎玻璃一边凝视深渊”。

4月18日,南方周末记者通过电话、短信约访周航,均无法联系上他。

打不到车,又提不出钱

一两个月来,易到的用户和司机们都在四处投诉。

王先生是向南方周末记者诉苦的乘客之一,之前因为易到充值返现力度很大,充100返100甚至120,他充了几千块在里面。那时车很多,发一个订单,几十辆车让他挑。

今年他又充了300,送500。但用过一次之后,就发现叫不到车了,“我刚开始以为就今天没车,然后就换地方叫,这里叫也没车,那里叫也没车,到处都没车。”

他开始想取出那300块,但是不行。客服电话打不进去,只能在App的客服平台上说,但是对方说,过了退款期限,不能退了。退款期限是充值后的三天以内。

在江苏的郭先生也是如此。2016年5月,他充了12000元,送12000元。现在还有17000元在账户里,打不到车,又提不出钱,这些钱就僵在那里,下一步不知道该怎么办。

知乎上也是怨声一片。有乘客说,天天下单都没人接,而且每过一分钟就会提示加价,一直涨到1.4倍仍然没人接单,账户里的钱也找不到退款的途径。

4月12日,南方周末记者在广州试着用易到叫车,近5分钟无人接单,直到价格涨到2倍,司机到来已是15分钟以后,车子破旧,外地牌照。

乘客打不到车,是因为司机不接单。司机不接单,是因为他们的工资锁在易到账户里,提不出来。

“钱也拿不出来了,还做个屁啊。”4月12日,在一个上海易到司机的QQ群里,一位司机在语音中喊话。司机们普遍反映,已经有一两个月提不出钱了,拿不出工资,还要垫油费、人工费在里面,没有司机愿意做了,越接单套得越多。

这位喊话的司机提出了自己最后的500元,他给同行们教“攻略”:易到每天上午10点可以提款,要提前几秒钟输入金额,到时间狂点提款,“十点钟过一两秒再输都晚了”。比运气、比手气,司机们说跟拍车牌差不多。他们听说易到每天只拿出600万可以提现,全国300万司机,每人分2块。甚至在群里还冒出来了提款中介--收取服务费1100元,提不出包退。

据报道,有司机也跑到浦东的公司所在地去找,只有两个保安,没别人。但易到方面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上海易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并非易到在上海注册的公司,跟易到没有任何关系。

在广州,易到司机杨师傅跟南方周末记者说,4月10日六十多位司机聚集在广州易到公司的办公地要求提现,甚至报了警。警察要求财务公司致电北京财务方,最后达成协议,两日后,这批师傅们陆续拿到车款,打款名为“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11日,更多来维权的司机们发现公司原址处于关闭状态,办公地点已迁至别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