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周航贾跃亭反目触发危机 易到急寻接盘侠“充值”
2017-04-20 15:15:5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我还有5000多元没提出来。”北京的易到司机李师傅18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同一天,上海也有不少专车司机聚集在易到用车上海分公司,有两位司机称自己有6万元还没提出来。

易到资金链有问题并不新鲜,但这次使易到濒临崩溃的却是公司创始人周航。17日下午,周航发表声明称“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还强烈呼吁易到实际控制方——乐视和贾跃亭能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截至发稿,虽然第一财经记者三次拨通了电话,但周航均拒绝接听。易到方面除继续给上门讨债的司机“打白条”外,也未作更多回应。乐视则还击称,已投入近40亿元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并暗指周航是农夫与蛇故事中那条恩将仇报的蛇。

如今各方都在关注三个问题:周航为何会对“亲儿子”发难?司机和乘客的利益能否获得保障?本身资金紧张的乐视最终会如何处置易到?

一位接近乐视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排除乐视会给易到找下家,“融资和找下家是并重的。”

易到危情24小时:不停打白条

“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周航的声明将易到陷入危机的矛头直指乐视,称“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也不可避免地殃及了易到本身”。

从周航17日下午发声至记者发稿已过去超24小时,其间,易到用车上海分公司及位于北京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易到用车总部,聚集了一批前来要求提现的易到司机和客户。在易到官方微博昨日发布的声明下,也充斥着司机和用户的吐槽。

然而,对于上门讨债的司机,易到唯一的应对方法则是“打白条”。

“打白条有什么用?人都找不到!居然让我们去北京找人?!”上海一位专车司机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易到的“白条”,上面记录着司机的姓名、账号和提现金额。


北京的司机师傅同样面对的是一张张的“白条”,上面写着“付款通知单”,代表易到承诺会让司机提现,但正式到账要等16个工作日。

多名易到司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年前提款成功要靠运气,年后提款基本上没希望。

心理窝火的还有使用易到的消费者。“现在基本都打不到车,就算能打到也非常贵,是以前的三四倍。”上海一名女白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前几天叫车,才五六公里路,居然要七十多元。”

北京市民王小姐则称,其账号里还有3000多元,但既打不到车,也取不出来。

“上次好不容易打到一辆易到的车,司机接单后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取消订单,给他现金,然后他把我送到目的地,因为易到的钱取不出来。”北京一位市民刘小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当然打不到车,现在大家都不开了,因为开了也提不到款!”上述李师傅表示,他们群里的易到司机很多都转投别的网约车平台了。

缺钱会传染

虎毒不食子,周航为何难为“亲儿子”?因为它早已深陷资金链困局。

从周航的声明来看,其态度主要为:易到缺钱是乐视的错;易到并非没人要,仍有人想投资。

事实上,财务问题一直是悬在乐视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缓解危机,乐视已经削减了许多投资计划,并寻找了新的投资方。近日又有媒体称,为了补充资金,乐视还将位于加州圣何塞的美国总部大楼出售给另一家公司。

不过,对于指责,易到和乐视控股两家公司17日晚共同发表声明称,周航所说的“挪用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对此,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